第15章 不去抗包真的可惜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缓过神来的艾汛,见岳东沉默好几分钟不说话,只好先打破僵局。
  “我也不知道你给曹科灌了什么迷魂汤,其实曹科让我来传达指令时,我也觉得你不太合适做什么代理主管,曹科非得坚持。”
  岳东一拍大腿,“大文书啊,你怎么不坚持一下呢?咱俩经常见面,可我和曹科沟通太少了,曹科免不了对我的想法有误解。”
  “我坚持有用吗?曹科坚持说你有能力,也有领导力!如果你坚持认为这等于被架在火上烤,那你只能亲自和曹科谈了。”
  岳东忽然瞪着艾汛,艾汛莫明其妙,“你这是什么眼神?”
  “原来你觉得我不太合适做代理主管,是因为我没能力?没领导力?”
  “不然呢?”
  “算了,去报到吧。和你说多了你也不明白,这么大个子,不去抗包真的可惜了。”
  “这又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我的智商?”
  “没什么好怀疑的。”
  “你还来劲了,没什么好怀疑的,就是说我没智商呗?哎,你上哪儿去?”
  “大文书说话都开始不正经了,肯定是没什么要交代的了,赶紧去报到吧。要不然,我们程大主管知道了这件事,怕是要为我打抱不平,会让曹科为难的,他也不好下台阶。他最烦的就是朝令夕改,咱俩先去投诉处理组把生米煮成熟饭,他就不会在曹科那里死缠烂打,逼着曹科撤回已经生效的指令。”
  “对对对,程剑伟有时候太护短了,管你多短他都护,欸?你又瞪我干什么?你说我说话不正经的时候我都没瞪你!”
  艾汛也不是夸张,程剑伟的护短确实出名。
  岳东刚参加工作时,业务不熟练没处理好问题,他帮岳东摆平了挺大的麻烦,要不然岳东有被开除的可能。
  所以焦兆松才有那句“是不是觉得你们程主管能护着你,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对于程剑伟,岳东前世今生一直心存感激,所以不想额外给程剑伟添麻烦,更不用说这次的麻烦连曹保苏都扛不住。
  如果真因为这事,程剑伟和曹保苏争执起来,不论自己有没有过错,曹保苏对自己刚产生的好感也难免打个折扣,更不利于自己的发展。
  此刻的投诉处理组,江学鹏正在无聊地看着屈磊敷衍一位老年游客。
  他真想把屈磊扒拉开,可惜不能。
  已经调到投诉处理组大半年了,他没独立接待过任何投诉者,除了在组里打杂,就是出去跑腿,因为冯高、屈磊、郑向鸿都说他还不够资格,要学习学习再学习,锻炼锻炼再锻炼。
  就他们对待游客的那些招数,江学鹏觉得自己不敢说领悟到精髓,但肯定不会让事情变得比他们亲自处理更糟糕。
  冯高正在窗边用两个硬币拔胡子,忽然看到两个人出现在来投诉处理组的路上,定睛一看,觉得有些奇怪,抬手招了招另一张办公桌旁的江学鹏。
  “小江,过来一下,你眼神好,看看走过来的是不是大文书和岳东。”
  一听走过来的还有岳东,江学鹏一下子来了精神,赶紧到窗边一看,“还真是,他们来干什么?”
  一边看报纸一边抖着腿的郑向鸿,扭头问道:“和谁?岳东?”
  冯高应了一声。
  郑向鸿就继续抖着腿看报纸了。
  他不觉得一个文书和一个工作没几年的小年轻值得关注,又不是陪着上级领导过来。
  不一会儿,艾汛和岳东就站在了挺宽敞的门口。
  江学鹏一看这架势,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宣布,就没冒冒失失地先和岳东打招呼。
  刚才屈磊没留意冯高他们说什么,艾汛和岳东往门口一站,室内的光线一暗,他想不留意都难,立刻看向了门口,满脸的问号。
  冯高却是满脸笑意地站了起来。
  江学鹏更是兴奋。
  郑向鸿只是瞥了一眼,就继续抖他的腿,看他的报纸。
  那位老年游客见其他人都看向门口,也身不由己地转身看过来。
  艾汛见已经吸引住大家的注意力,就开门见山。
  “我替曹科传达个事情,从现在开始,岳东代理投诉处理组的主管,大家欢迎一下。”
  艾汛带头鼓掌,江学鹏的掌声紧接着响起来,却没有第三个鼓掌的。
  艾汛和岳东都不惊讶,早就料到会出现这一幕,但这过场总得走一下。
  艾汛把手放下前,示意江学鹏也可以停下了。
  一直兴奋着的江学鹏,这才觉得手有点麻,下意识的扫了一眼,用力太大,竟然拍红了!
  艾汛扫了一眼宽绰的办公室,“椅子有的多,好像没有闲置的办公桌,里间有吗?”
  他正要去里间看看,郑向鸿“啪”地一声,把手里的报纸拍在桌面上。
  “搞什么?刚参加工作没几年的小年轻,能处理我们组里这些事情?而且还做代理主管?”
  艾汛看向岳东。
  岳东只是四处打量室内环境,有艾汛在这里,自己没必要一开场就和组里的人正面刚。俗话说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艾汛看不出岳东的心思,就不咸不淡地回了郑向鸿一句,“有不同意见,可以去找曹科,我没有权限也没有义务解答你的问题。”
  郑向鸿呼的一下站起来,“找曹科就找曹科,吓唬谁啊?”
  话一落音,他还真的满脸怒气出门了。
  岳东看向艾汛,艾汛面无表情,看来这也是曹保苏授意的,有不服的直接过去挨训,岳东心里更有数了。
  艾汛向里间走去,冯高短暂的愣神之后,再次堆上笑容,小跑着过去打开左边那间的门,江学鹏想过去都晚了一步。
  “大文书,这间是主管办公室,桌子一直没动,挺宽敞的,不过办公桌只有一张。再摆一张桌子的地方倒是有,把文件柜和那几盆绿植挪挪地方就行。另一间是副主管的办公室,锁着呢,我们没钥匙。”
  艾汛和岳东走进去看了看,艾汛刚要开口,岳东说:“算了吧,先保留原样吧,外面也挺宽敞,我先在外面摆张办公桌就行。”
  艾汛摇摇头,“这哪行,连副主管都有独立办公室,你身为代理主管,哪能和下属拼办公室?”
  艾汛把“代理”两个字咬的特别重,还一边说,一边侧身向岳东使眼色,还加上从冯高的角度绝对看不到的小动作。
  意思是像我之前说的,暗示他们一下,你镀镀金就走,他们肯定会转告给郑向鸿。不要管以后怎么样,开局先顺利点。
  岳东却没按照他的意思说,“初来乍到的,在外面熟悉情况快一些,等副主管销了假再说,说不定那时候主管直接病退呢。”
  艾汛直眼了,什么意思?
  主管直接病退了,你就搬到这间办公室?
  你自己都说他们组里谁不盯着空缺?如果一点希望不给他们,不是给自己的开局制造难度吗?
  如果除了资历最浅的江学鹏,没一个真心配合你的,这盘棋怎么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