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消除怒气值的正确姿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今天的太阳很给力,还不到十一点,排椅就干透了,还晒得热乎乎的。
  海绵垫子也来回翻了三次,拍打了三次。
  岳东亲自去把木锯还给常有顺后,就让江学鹏、冯高把排椅和海绵垫子搬进屋里,等热气跑得差不多了,再试试效果如何。
  想不到还没等尝试,就有一个中年人气冲冲的来投诉。
  那满脸满腮的大胡子看上去挺凶的,郑向鸿和屈磊不打算过去接待,冯高也磨磨蹭蹭的。
  江学鹏觉得有岳东镇场子,挺直腰杆走了过去。
  “你好,是来投诉的吗?”
  络腮胡眼皮一翻,“废话!上你们这儿当然是投诉,难道来给你们唱小曲逗乐子?”
  郑向鸿差点笑出声来。
  岳东见络腮胡挺冲,担心江学鹏应付不了,就走过去一边把海绵垫子铺到排椅上,一边热情地招呼络腮胡。
  “你可是来巧了,我们这里刚添置了海绵垫子,晒了晒太阳,杀了杀菌,还没来得及铺上,你就来了。赶紧坐下,欢迎提出宝贵意见。”
  络腮胡大手一挥,“坐什么坐!都快气死我了!”
  岳东依然保持着笑容,“俗话说站着的客人难伺候,你这是一进门就向我们证明自己很难很难伺候吗?”
  络腮胡一愣!
  岳东指了指排椅上的海绵垫子,“你看看,确实很新,我没骗你。你也可以摸摸,太阳晒后的温度还在,在这一点上我也没骗你。我刚才已经说了,‘欢迎提出宝贵意见’,你觉得我只是随口说说吗?”
  络腮胡扭头看了看,走过去“呼嗵”一声坐下,嘴里还嘟囔了一句,“我就信你一回,倒要看看你帮着谁说话!”
  岳东在他对面的桌子后面坐下,把投诉受理单摆在眼前,询问、记录对方的姓名和要投诉的事件。
  络腮胡拍了一下大腿,“越想越上火!我跟你说啊,”
  他说着说着想站起来,但因为重心下陷,想一下子起来有点费劲。
  岳东伸手做了个安抚的动作,“你坐着说就行,我听得见。你是来解决问题的,又不是想和我吵架,没必要站起来,是不是?”
  络腮胡正打算用两只拳头撑着两侧站起来,却发现两只拳头也陷在里面不好用力,有心展开手掌试试,但听岳东这么一说,干脆停止了动作,以免再一下子站不起来丢了气势。
  他没想到这海绵垫子看着高度还可以,人一坐下去,整个身体都往下陷,还稍微有点窝肚子,很难痛痛快快地发出火来,所以才想站起来说话。
  岳东脸上带着微笑,“你来投诉,肯定是因为我们景区的某些方面让你心里面不舒服,我们投诉处理组就是帮你消除不舒服的。消除不舒服,从身体开始,所以不要在乎坐姿,怎么舒服怎么来。你可能有点窝肚子,你和我说话的时候,可以把后背靠在椅背上,就舒服多了。”
  络腮胡下意识地把身体后仰,靠在了椅背上,确实舒服多了,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开始叙述事情经过。
  郑向鸿把左手扶在额头上,那架势像是在看右手拿着的报纸,其实目光早就飘到了岳东那边,暗说简直是见鬼了!
  岳东怎么会这么快安抚下络腮胡的情绪?
  好像没什么很特殊的手段。
  难道秘密在沙发排椅上?
  屈磊没有掩饰自己的目光,在岳东、络腮胡、沙发排椅之间来回转悠。
  他以前也说过类似于岳东说的“你坐着说就行,我听得见。你是来解决问题的,又不是想和我吵架,没必要站起来,是不是?”
  但没人在乎,该站起来还是站起来,该吵吵还是吵吵,沙发排椅这么神奇吗?
  就是因为站起来比较费劲,所以就不站起来了?
  冯高的心里却开始突突跳了。
  高手!岳东果然是高手!主管争夺战的胜算要打个大折扣了!
  冯高在锯掉那些排椅腿的时候,还在想两个海绵垫子都摞到椅面上的话,椅背就显得很矮了,人坐上去如果下意识地一下子后仰,可能会被椅背的顶端磕到腰。
  没想到络腮胡往上一坐就深深地陷进去,椅背仍然合适,他的个子也不算矮,却不像硌得慌。
  反而因为肚子抻平觉得舒服了,他对岳东好感倍增,态度忽然就缓和下来!
  难道他忘了是岳东让他坐到那诡异的沙发排椅上,肚子才窝着不舒服的?
  冯高转念一想,如果自己先是坐着不舒服了,然后岳东提醒自己怎么坐舒服点,自己会不会也觉得岳东真是贴心的大好人?
  最兴奋的当然是江学鹏。
  看着络腮胡平心静气地和岳东叙述事发经过,联想到倪忠维坐到椅子上之后,岳东和自己说过“人在有火气时,是很难讲清道理的……同一个人,重心越高,越容易情绪高涨……座位越低越不容易闹脾气,会更快地冷静下来……”
  如果在投诉受理区摆放低矮的椅子凳子,投诉者很难心甘情愿地坐下去,但沙发排椅容易让人接受,谁也想不到那是一个没有恶意的陷阱。
  自己不太懂“消除怒气值的正确姿势”是什么意思时,岳东回答时还加了一句“火气大的时候,人经常下意识的一下子站起来。”
  可是这两层海绵垫子陷的太深了,谁也很难一下子站起来!那也就意味着火气被打了折扣!
  只要不是一鼓作气的发出火来,就可能再而衰,三而竭。
  而络腮胡因为大肚子窝着不舒服,下意识地听从了岳东的建议,摆了个舒服的姿势,火气一下子泄没了。
  江学鹏终于明白了海绵垫子一坐就陷下去,真的是岳东所说的消除怒气值的正确姿势!
  他越琢磨,越对岳东佩服的不要不要的,身不由己地摸出小本子,唰唰唰地写了起来。
  他写着写着忽然停住了笔,如果换成一个没长大肚子的,岳哥又有什么妙招?
  岳东已经问询、记录完毕。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那么大火气,却又是一起事不大的投诉,难道这位也像倪忠维一样带着任务来的?也是来体验一下出现问题后会不会得到妥善处理?
  怎么想也不太可能,那种巧合比真见鬼的几率还低。
  虽然事不大,但这次被投诉的玉带岭餐厅,让岳东有一点点为难。
  一是因为自己从玉带岭餐厅领工作餐,谁也知道不好得罪分饭分菜的。
  二是因为那里面有一尊大神,别说景区里没人愿意得罪,就连母公司的领导都怕他掀桌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