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救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22:53分。
  快到十一点了,吃过饭,外面的天空依然很亮。
  极光变得更加梦幻,梁书宇也忍不住细细地欣赏了一番,如此美轮美奂的视觉盛宴。
  不欣赏一番也太可惜了。
  去年欧洲大停电,听说只有在一座海拔很高的山上观测到了极光。
  今年的太阳风暴在沿海城市竟然能看到这么盛大的极光盛宴,实在诡异。
  可他也不是专业的人员,似乎没有印象说极光一定只在海拔高的地方出现。
  所以目前只能干瞪眼了。
  目前确定了是太阳风暴,梁书宇反而不太担心。
  毕竟去年在欧洲有先例可循,停电范围也很大。
  欧洲当局当时反应太慢,但也只花费了一个半月就恢复了大部分电力。
  自从去年欧洲太阳风暴以后,全世界的国家都开始高度注意这个问题。
  据他所知,今年各大城市都进行过规模不一的停电预演,在这种时候,他对自己的国家有足够的信心。
  近年来太阳的活动越来越频繁,即使对他这种从不关注相关领域的人来说都知道一点,更别说这个领域里更专业的人才了。
  所以他相信有了欧洲大停电事故后,他所在的国家肯定能以更快的速度解决这个问题。
  说不定国家甚至早有准备。
  所以他保守估计,这次太阳风暴的停电导致的经济损失不会超过去年欧洲停电。
  另外时间上也不可能超过一个半月。
  很有可能一个月以内就能恢复大部分电力。
  不过保险起见他还是以两个月来估计。
  他家的煤气足够两个月,药物不用说了,食物的话加上他们刚才回来买的那些,两个月都绰绰有余了。
  台风不知道会吹多少天。
  但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他应该可以不出门。
  如此,梁书宇总算彻底放下心来。
  “老梁。”魏有祺的声音。
  天空太亮,梁书宇的手机已经坏掉不能开机了,梁文静的么还可以开机,但那毕竟不是梁书宇的,所以现在根本不知是几点钟。
  总之,大概是凌晨吧。
  梁书宇打开门,穿着睡衣的魏有祺一下溜到梁书宇的卧室里。
  他摆了个骚了吧唧的姿势躺在刚才梁书宇睡过的位置,“人家睡不着。”
  梁书宇居高临下地睨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别在我床上发骚。”
  “没情趣的狗男人。”魏有祺嗔道。
  梁书宇看得心里直翻白眼,当初他到底为什么和魏有祺成为好朋友?
  这家伙私底下那么骚,跟他的风格完全不搭。
  魏有祺裹着他的被子在那唉声叹气的。
  “干嘛?”梁书宇嫌弃地抢回自己纯良的小被子。
  “没手机,没电脑,没网络,没游戏。”
  魏有祺满脸哀怨,“本来以为放假很爽,现在发现,简直是折磨。”何况看这次情况,这种折磨人的小日子很可能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虽然梁书宇的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脸上却做出不在意的表情,“正好,调节一下作息。”
  “你觉得会停电多久?”魏有祺说。
  “一个月吧。”
  魏有祺痛心疾首,“那么久啊!老天爷啊。”
  “怕什么,等台风停了去网吧混。”
  没什么是一台发电机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两台。
  “会爆满吧?”前提是如果那些电脑还能运作。
  电子、金融业损失惨重啊。
  “有祺,快来帮忙!”突然,楼下魏胖子大喊。
  狂风,呼啸。
  大雨如瀑布,短短几个小时就让这条向下街道水流成河,人站上去能感受到明显的冲力。
  “不行不行,风实在是太大了。”
  说话的是秀萍阿姨,即使站在卷帘门内,她的声音也被狂风吹得七零八碎。
  此时,魏胖子、魏有祺和梁书宇身上都绑着一条半粗不细的绳子。
  他们之所以会这么做,是由于刚才有个人趁狂风走这条路回家,忽然一块烂木头打在他的身上将他击倒。
  尽管那个男人的个子不小,还是被狂风卷得偏离了道路。
  他幸运地抓住了背后田坑里的一根电线杆,他在电线杆上求救了接近二十分钟才引起魏胖子的注意。
  外面的风实在是太大了,如果可以的话,魏胖子也不愿意带着两个孩子冒这么大的风险。
  但现在电话根本无法使用,120,110全都是摆设。
  “你们只管把绳子抓住,抓牢了!”
  魏胖子白白胖胖的,给梁书宇的印象一直是个热心大度的人。
  但有时候未免太热心了。
  比如现在。
  风实在是太大了,雨也很大,即使穿着雨衣和没穿也没什么区别。
  这个台风来得如此凶猛,城市又在极光映照下萌发着幽冷的绿光。
  虽有不少人正在窗口处雀跃地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盛景,但在梁书宇眼中,城市仿佛变成了太平间。
  楼房是坟包,高高低低地,发着阴森的光。
  每一座坟包里都停着无数新鲜的尸体。
  这种古怪的想法从梁书宇开始“欣赏”极光时就存在了。
  所以魏胖子突然让他绑上绳子帮忙救人时他是不乐意的,他只是不想让一直挺喜欢他的魏胖子觉得他冷血才勉强答应。
  魏胖子已经绕过便利店的正门,沿墙面往便利店后面艰难移动。
  狂风和暴雨咆哮在他们的脸上,完全睁不开眼睛。
  魏胖子身上绑着两条绳子,分别连在梁书宇和魏有祺身上。
  他们抵达便利店背后,便能清晰看见那个穿白色衣服的男人在狂风暴雨轰炸中紧紧抱住电线杆。
  两人分别把绳子的一端绑在便利店背后,窗户防盗铁栏上。
  绳子连接着二人的腰,也连接着魏胖子。
  这样,魏胖子才尝试离开墙体向风雨迈出第一步。
  然而他才走出两三步就立刻被狂风掀倒,狼狈地倒在荒废的田地里,台风把他身上的雨衣吹得竖起来。
  他浑圆的体积在这种情况中成为了保护伞,虽然有点勉强。
  但他总算趴跪着找回了方向。
  “绳子抓稳了!”魏胖子大喊,声音支离破碎。
  “稳着呢!”魏有祺显得有点兴奋。
  毕竟救人是见义勇为的大事,说不定还会上新闻,他连说辞都想好了。
  “举手之劳嘛!”
  到时候他肯定会淡定地这么说。
  魏胖子吃了教训,不再站起来,爬行在肮脏杂草丛生的荒田里,一步步朝那个人靠近。
  那人感谢地看向这边,提醒他们小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