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村长又说:“那边好多房子都淹没了,住的地方都没有。”
  村长其实只是个称呼,现在二十七巷早已没有村了。
  他早年是这一块的村长,后来退休,村长因此成为了他的称呼,至于他的名字,很少人了解,反正大家都叫他村长。
  魏胖子说:“这么点救济粮吃两顿都不够,早知道不来排队了,白吹半天冷风。”
  “给你发就不错了。”村长道。
  他们又说到代购币的事,几个大人商议去附近的银行看看情况,若是属实,也去申请几个代购币来花花。
  毕竟救援人员都说了停电至少两月之久,让他们自己做好准备。家里多几百现金总归是保险。
  因此一行人又绕路往A银行走。
  大人们聊大人的事,梁书宇和魏有祺都不参与,那张润既不是个大人,也不算小孩儿,脑子还有问题,凑到梁书宇身边意味不明地说:“叫梁文静出来玩啊,还要放那么久的假,玩玩嘛。”
  连魏有祺都听出其中的不怀好意,低声道:“你有病吧。”
  梁书宇斜视着他,冷笑道:“你想怎么玩?”
  魏有祺不知道梁书宇打什么主意,但觉得梁书宇不会轻易拿梁文静开玩笑,便没开口,等着梁书宇接下来的行动。
  张润嘿嘿笑道:“就玩啊。”
  梁书宇看了眼走在前方的几个大人,突然拔出一把锋利的刀抵在张润脖子上。
  魏有祺见状眼明手快配合梁书宇将张润掣住,二人合力将他拖到一墙角拐弯处。
  张润已被魏有祺捉住双手反制,脖子上还架着把锋利的刀,双腿也被梁书宇踩着,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了!
  梁书宇揪住他的头发往后一拉,刀锋贴在他暴露出的脖子上,狠狠威胁道:“如果我再从你的脏嘴里听到我姐的名字,就弄死你,懂了没?”
  “呵……呵……开个玩笑嘛……”张润认了怂。
  玩笑?梁书宇现在可不是在开玩笑!
  从看见姓顾的那一刻起,梁书宇就意识到:再没有任何一个机会比现在还好。
  “你觉得我现在是在跟你玩笑?”梁书宇的声音充满危险,魏有祺不由得看了他一眼,心道老梁吓起人来还挺有一套。
  索性这一套对张润还有点用,他果然有些害怕起来。
  这人都是欺软怕硬的,从前梁书宇避开他,因为梁书宇太小,到今年为止才17岁而已,可张润已经是三十岁的成年人。
  “我知道了……我错了还不行嘛……以后不说了。”张润求饶说。
  梁书宇知道他没有真心害怕,不过口头服软而已。
  他料张润的胆子没那么大,寻常只过点嘴瘾。今天这威胁,只是一解梁书宇心头多年不爽,他早就想弄这白痴了。
  可这种家伙留着依旧是个祸害。
  谁知道他哪天脑子一抽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来,脑子有问题的人从来不讲道理。
  梁书宇不会放过他。
  但此时梁书宇还是放了他,把刀收回来,张润得以放松被制住的手脚,被围在梁书宇和魏有祺中间,不敢有出格的动作。
  直到梁书宇抬头看了他一眼,“你可以走了。”
  张润这才弓着背离开拐角。
  梁书宇和魏有祺后出来,魏有祺正想调侃两句,谁料他们走过一巷道口,卷出一阵巨大狂风,张润走在最前面,瞬间被横着吹走,身子甚至被强风抬飞起来。
  在失去最后的重力之前,梁书宇抓住了魏有祺的腰带。
  两人一并被风卷着沿地面擦行横飞,什么也看不见,只有天旋地转和耳边一闪而过的魏胖子的尖叫声、巨响、如女人般的狂风惨叫。
  等梁书宇抓住一个东西稳定下来,抓着魏有祺腰带的手已有僵痛之感,他们被吹到另一条马路上。
  梁书宇抓住的是镶入地面的垃圾桶。
  地上湍急地流淌着污浊的黄水,至少有10厘米深,马路已变成河道,这条河道汇入了一条更大的河道,张润正抓住贴近大河道马路交汇处的一根路灯杆子上。
  这样急速的河道,即使很浅也冲击得梁书宇难以站立。
  一不小心就会被冲进大河道,到时别说站起来,最后被冲到哪里都不知道。
  “抓垃圾桶。”梁书宇要把手腾出来,他抓魏有祺已抓得手都僵了。
  魏有祺听令顺着梁书宇的身体往上爬,倒不算很费劲,魏有祺蹲稳以后把梁书宇也拉了起来,二人小心移到水流边缘。
  只要站稳了方向,在这样的河道上不算危险。
  不过张润则没有那般好运了,他所在的位置贴近大河道,毫不客气地说,只要他稍稍一松手,人就会被瞬间冲走。
  为了抵抗这巨大的冲击,他的脸都扭曲发白了。
  风很大,雨也很大。
  水很脏,人很危险!
  梁书宇顺角落靠近张润,看他拼命自救的模样,心中突然升起一股狠厉:“这家伙活着就是个祸害。”
  关于张润,梁书宇比邻居们甚至张润他亲爹知道的还多。
  他女朋友是怎么跑的呢。是张润从中介绍的。结果令张润没有想到的是,钱没弄到,人也丢了,别人逍遥快活逃之夭夭,他自己还被卷走了部分积蓄。
  俗称赔了夫人又折兵,所以脑子变得更加有病。
  尤其张润说过的某些恶劣话,这个有贼心没贼胆的白痴总是在他面前开梁文静的下流玩笑,梁书宇看见这张脸便觉恶心。
  于是梁书宇抬起一只脚踩在了那双发白的、紧紧拽着点灯杆的手上,鞋底用力摩擦。
  “你……你要干什么?!”张润目露惊恐之色。
  梁书宇没有说话,目光看都没看张润的脸一眼,因为他早就猜到张润会是什么表情,没什么可看的。只盯着那双被他踩出泥垢的手,似乎抓得更紧了,于是他也踩得更狠了。
  魏有祺有些错愕又意外地看着梁书宇的举动,阻止的话冒到喉咙上,却没说出来。
  “喂……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别这样!”张润慌张道。
  “求你了我真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不说梁文静的名字!”
  “啊啊!”
  张润吃痛惨叫两声后,一只手已被梁书宇踩得破皮流血,失力地滑落出去,只剩下另一只手还牢牢拽住,身体被巨大的水流冲击得飘零不定。
  “有祺!书宇!”是魏胖子的声音。
  对张润来说这个声音是救命稻草,因为梁书宇听到这声音的一瞬间,他的脚便条件反射地缩了回去,并神情大变,露出惊愕之色。
  张润就知道这小子胆子没那么大!还想趁机害他?哼……等着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