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感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外面的岳石峰下不去那个手,看着魏胖子挨打干叫唤,他的声音浑厚有力,听得人震耳欲聋。
  “住手!快住手!”
  可没人听他的。
  然而魏有祺可不管三七二十一,被打的可是他的爸和妈。
  “我X你妈!”
  魏有祺怒极了一脚飞起将门口的一女的踹飞,人便冲了进去,去救他爸妈。
  另一个堵门的女的要去抓他,被梁书宇揪住了头发扔到了马路上。
  对于女人,尤其这样子凶恶的女人,梁书宇从没什么怜惜之情。
  “住手!”这一句是魏有祺吼出来的。
  那三个打他爸妈的女的已经被他啪啪啪几脚,再啪啪啪两耳光打到一边去了。
  梁书宇趁此,将几个被打晕头的女的,一手抓一个头,全都丢了出去。
  两人倒是配合得天衣无缝。
  正人君子岳石峰佩服地看着这两孩子,心中默默竖起了大拇指,不过还是面色冷酷地对小赵道:
  “还不快滚,难道等着我们送你。”
  小赵目露怨色,不甘地拖着那个虚脱的家伙从小门里退出去了。
  梁书宇看着他的神色,料定此人应该是这次行动的策划者。
  他们这次没有达到目的,下次肯定还要再来。
  魏有祺家商店出事,梁书宇家也要受到影响。
  梁书宇并不喜欢留着这样的隐患。
  所以梁书宇摸了摸他随身携带的刀,盯着小赵一步步离开了便利店。
  那些个女的,厚嘴唇那个被揍得鼻青脸肿,她们说是在砸店,然而有三个女人的身上都是鼓鼓囊囊的。
  实则抢劫罢了!
  她们的目的也许达到了一些,可气势输得彻底。
  人这一辈子什么都可以不挣,却唯独挣一口气。
  甚至可以为这一口看不见的气杀人放火,于是她们现在骂得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只不过,店门口那个摸着刀的少年冷凝着她们,也冷凝着一言不发目光怨愤的小赵。
  他手上黑色的刀鞘露出一点缝隙,将刀的银芒展露了出来。
  与这少年冷漠而阴霾的眼神相映,竟让人觉得后背发凉,没有底气。
  所以她们骂着骂着也就没声了,因为那少年还在一动不动、目不转睛地冷盯着他们。
  回想刚才被他抓着头发丢出来的状况,肯定不是个怜香惜玉的家伙!
  女人们你推我退地越蹭越远,最后干脆拉着小赵说什么:“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然后一齐跑干净了。
  虽然她们没弄到钱,但好歹顺便强到些东西。
  不算太“亏”。
  梁书宇一直盯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直到他们彻底消失在那栋商品房的大门里许久,才收回了目光。
  屋子里,乱七八糟。
  岳石峰帮忙检查了伤口,只是一些皮外伤和淤青,涂点碘酒就好了,没什么大事。
  只是两夫妻看起来都颇为狼狈,衣服撕坏了,头发乱了,身上皱皱巴巴的还有血迹,脸上也是红痕累累,那些个女人可真狠。
  “靠!”魏有祺心疼又气愤地胡骂了一通,眼眶也红了。
  梁书宇道:“先给你爸妈烧点热水给他们擦一下吧,接下来不要开店了,我担心他们会回来报复。”
  梁书宇虽然故意恐吓了他们,但也不知道这群人会真正有所忌讳还是干脆豁出去地要再来找麻烦,总之他更倾向于这种人不容易善罢甘休。
  所以还是保险些的好。
  “嗯。”魏有祺应了一声,赶忙烧水去了。
  夫妻二人在椅子上休息,这会还没完全缓和过来。
  梁书宇谢过了岳石峰,然后两个人帮忙把店里被砸得乱七八糟的东西重新归置了一番。
  便利店里剩下的大堆物品几乎都是生活用品,这停电20天以来,食物零食这些基本卖空了。
  自然,魏胖子一家也不是傻子,后面的屋子里还存着不少东西。
  只是不放出来卖而已。
  所以刚才那几个女人抢走的东西不过是些卖不掉的零食而已,既不贵重也不经吃。
  钱财虽然没有损失多少,但人受到了损害,已经是最大的损失了。
  他们归置完东西,岳石峰又问了二人身上有没有痛的地方。
  他专门回家拿了他家里的破立妥和跌打药帮魏胖子搓了一下扭到的手和脚。
  这才彻底告辞。
  梁书宇和魏胖子聊了一会儿,“那些人有可能不会善罢甘休,为了保险起见,不如把家里贵重的物资迁移一下,事到万一可以避开他们。”
  梁书宇最担心的是他们会带武器过来,也许锋利的刀没有,但菜刀绝对有两把。
  在这种状况下谁被不小心砍上一刀,只有死路一条而已。
  也许多数人只有碰到真枪实弹以后才会反省自己吧,在此之前。
  他们宁愿对现实视而不见自欺欺人,也不愿意听从别人的意见。
  此时,魏胖子终于把梁书宇的意见听进去了。
  “好,要搬一下,都搬到里面去。店暂时不开了吧。”魏胖子脸上的抓痕还在冒血珠。
  “里面也不安全。他们这一次只是试探,如果还有下一次,就是实打实的抢劫。”
  “报警!我们去报警,我就不信警察还治不了他们了。光天化日入室抢劫行凶,判他们十年起步!”秀萍阿姨愤恨嚎哭道。
  厨房里的魏有祺听了气愤地反驳: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警察呢,他们不就仗着现在的特殊情况才敢这么嚣张吗。早就跟你们说不要开店卖东西了嘛,你们还不信!”
  魏有祺也是有些恼恨,“都什么时候了啊还说这些没用的东西!”
  秀萍阿姨本来就挨了打,还被自己的儿子这样说,里子面子都没了。
  愤怒又委屈,大声嚎哭喊叫起来:“什么叫没用?我不开店你吃什么?你吃个空气!”
  魏有祺气得很,可也知道现在不是和她逞口舌之快的时候。
  他妈妈就是个没什么见识的家庭妇女,那惯性思维怎么改也改不过来的,他还懒得去说呢。
  “老梁,要不我们先把东西搬到你家放一下。”魏有祺说。
  “好,我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你们在内室只留一点物品,如果再遇上抢劫的,干脆让他们以为店里东西已经被抢空,这样对你们来说安全很多。”
  这个主意好。
  梁书宇又和魏胖子、魏有祺商量了些细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