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搬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完毕,“叔你们好好休息,东西明天再收拾吧。有什么事情可以在大喊一声。”
  “好。”魏胖子感激地目送梁书宇离开,今天多亏梁书宇和岳石峰帮忙。
  不然怎么收场都不知道呢。
  这小家伙还挺义气的。
  梁书宇帮他们关上了卷帘门上的小门,随后从旁边的大铁门进入楼梯间。
  反手将大铁门也锁死了,这才哒哒哒地上楼。
  经过二楼,门开了一条缝。
  “怎么回事?有人抢劫吗?”是老陈的老婆。
  自从梁书宇借钱给她,她就开始偶尔出现。
  不像从前那样十天半个月都躲在屋子里。
  当然也可能是停电以后老陈每天都去下面的麻将馆打麻将,经常地夜不归宿,她终于有了轻松自由的生活才敢出来冒冒泡。
  “差不多算。”梁书宇说。
  老陈老婆吸了一口冷死。
  “那……”
  梁书宇打断了她,“不过没出什么事,都赶走了。”梁书宇说完便上楼了,过了会儿才听到她关门的声音。
  梁书宇刚到门口,手还没抬起来,梁英就打开了门,一把将梁书宇拽了进去。
  “没受伤吧?”
  她上上下下将梁书宇检查一番后才舒了一口气,神情似乎有点后怕又有点自责。
  这时岳敏走过来:“估计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以后要小心一点,我先回去了。”
  梁书宇为她让开一条道,她便带着她的飞镖盘回去了。
  等到岳敏走后,梁英关上大铁门,再将里面的铝门锁好了。
  一家三口坐到沙发上,梁文静先开了口。
  “本来我们想下去看看的,但是敏敏说女人最好不要出门露面,免得出事了你还要来照顾我们,我觉得有些道理,但是又好担心,现在没事就好。那些人想干什么?抢劫吗?”
  她一口气说了好多。
  梁书宇一个个回答:“找借口碰瓷而已,抢走了一些小东西,暂时说不好他们还会做什么。”
  “她说的对,以后这种情况你们都不准下去,除非我喊你们帮忙。尽可能待在家里。”
  梁英认同岳敏的话,同时经过了刚才的事情,她意识到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会更糟糕。
  “越到后面,可能会越乱。”
  “嗯,如果每个人的手头都没钱了,他们就会想方设法、不折手断地获取东西。”梁书宇道。
  三人都沉默了。
  虽然他们知道相关部门还在努力,可局部混乱一定会持续发生。
  今天是他们楼下的便利店,明天就会轮到大街上的商场。
  只要人们没有钱、没有食物了,在没有得到救援的情况下,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让自己生存下去。
  而唯一的方式,就是掠夺那些肉眼可见的资源。
  而且前两天梁书宇和岳石峰准备再去买两罐煤气回来,可惜他和岳石峰到菜市场才发现那一片的屋子全都被淹没完了。
  菜市场一共有两家卖罐装煤气的,现在店铺位置被淹没,他们可能已经搬走。
  可询问了周围的邻居,都不知道他们搬到了何处去。
  所以梁书宇无功而返。
  梁书宇还观察了菜市场的水位发现,如果这雨不停地持续下下去,也许再过一个半个月,水有可能会淹没到他们上游来。
  他们居住的位置不算低了,低一些的地方,停电两三天后就被淹没了。
  也就是说。
  雨再持续下下去,梁书宇家也会被淹没。
  前有狼,后有虎,生活越来越艰难了。
  ……
  这些天的夜晚也越来越难过。
  外界会时不时来尖叫、惨叫声,有时分不清是哪个方向,但听起来很渗人。
  而且听得多了,还能从不同声音里听出大致发生的事。
  如果是女人,像那种叫得又急又凄厉的,多是遭遇了入室抢劫。
  停电以后这座城市安静得可怕,所以外面稍微大点的响动都能听见。
  如果这样的惨叫声里还伴随着打砸声,那便是入室抢劫+QJ无疑。
  像这样的案例多不是临时起意,有可能是熟人作案。
  因为梁书宇他们这附近小区比较少,是便宜的出租区。
  所以住在这附近的多半都是独居的、合租的各种打工者。
  有一些长得漂亮的女人也许早就被注意了,是停电以后某些人蠢蠢欲动,便逐渐有人遭了秧。
  夜晚的声音还有另一种典型的,那个叫“咚的一声”,多半是跳楼的。
  这种声音梁书宇至少听见过五次。
  还有一种是事故爆炸声,在距离梁书宇他们家直线近千米的一栋高楼住房里。
  某天半夜突然传来爆炸声,然后燃起大火。
  虽然当时下着大雨,然而雨水并不会转弯淋进他家里。
  以那个房子中心,附近的邻居几乎都被危及。
  没有消防车,没有救护车,也没有救援。
  几天后听闻人烧焦了,一家四口。
  附近的邻居也死了两个,熏死的。
  没有人去处理尸首,是邻居们凑了点钱,让物业弄走搬到警察局去。
  不过有传闻说,物业随手把尸体丢到了小区外一个灌满了水的大坑中。
  从此以后,附近只要有尸体需要处理就一起丢到那个大坑里。
  竟然越堆越多。
  在法治社会,人们所看见的世界被蒙上一层滤镜,即使周围住着凶恶的歹徒,也难以分辨。
  而崩离的社会中,即使是曾经怂得像坨屎一样的家伙,也突然变得张牙舞爪起来。魔鬼们都露出了水面,滤镜消失了。
  有些人把自己亲人的尸体也丢在里面,倒不是他们冷漠。
  而是尸体总不能放在家里或随意找条大街安置,还不如丢到一起,等停电过后统一处理。
  现在警察局、医院都不收治尸体,如果专门把尸体搬运过去。
  也是被他们装上袋子堆在马路上,既然一样是丢在外面,何必大费周折搬过去?
  也许大部分人是这么想的。
  第二天,梁书宇和岳石峰帮魏胖子一起搬东西。
  一楼便利店的卷帘门已经彻底放下,不过魏胖子家有一道铁门直通楼梯间,梁书宇他们动作很轻。
  只要不在外面走动,里面的人怎么搬运都引不起注意。
  魏胖子家的大米竟然有很多,各种调味品、生活用品、一次性用品数量惊人。
  矿泉水存量也非常多,足有十几箱。
  毕竟是便利店,这些东西都是常备货。把梁书宇家的客厅塞了一半。
  “还要把搬过的地方处理一下,不能让人看出曾经有过堆货的痕迹。”
  梁书宇提醒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