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抢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他之所以会这么说,并不完全由于小赵和那些女人。
  住在附近的人几乎都知道这里有个便利店,难保没有人会打它的主意。
  如果某天便利店真的被入室打劫,他们还能丢车保帅,因而不能让人看出便利店中曾有过很多物资。
  岳石峰听了很赞同,“没想到你小子这么谨慎。”真是小瞧了这个家伙,看起来斯斯文文的。
  魏胖子应声道:“好,我现在就去打扫整理一下。”
  如此他们又忙碌了一两天。
  雨还在一直下,仍不知什么时候才停。
  它已经下了整整22天了,连半夜时分都没停歇过一次,这风也足足吹了22天。
  它到底是太阳风暴导致的。
  还是这次的台风就有这么久呢?
  晚上梁书宇又做了一会体能训练,练习腕力和指力,满身大汗疲倦后才深深入睡。
  自从他开始跟着岳石峰训练,身体又逐渐回到了停电之前的状态。
  潮湿的下雨天,闲散的作息对身体伤害太大。
  前些日子他一直觉得身体有些沉重,直到这几天训练过后才恢复一些。
  所以他督促梁英和梁文静每天必须做点运动出出汗,对自己的要求也更高。
  早晚自发训练+下午集训。
  一天中大部分的时间都消耗在训练上。
  深夜,仿佛有巨大的砸门声。
  睡梦中的梁书宇皱了一下眉,翻个了个身又继续睡去。
  这样的声音在深夜里并不鲜见,他只怕被打搅清梦。
  可逐渐的,声音好似有些不对。
  有些耳熟。
  梁书宇猛然惊醒。
  “X你妈!滚!”是魏有祺的声音!
  梁书宇惊醒时梁英梁文静也已醒了,他快速披了件外套,把枕头下的刀抽了出来握在手上。
  打开卧室门,梁书宇道:
  “你们别下去。”
  梁英点头,说道:“看着状况,小心一点,万一有事直接跑。”
  “嗯。”
  梁书宇应声后快速打开两扇门,从楼梯间的窗户往下看。
  四个女的和三个男的正拿工具砸便利店的卷帘门,就梁书宇看一眼的工夫,他们已经砸开了小门,几男几女一拥而入地窜了进去。
  梁书宇赶紧收回目光往下走。
  抵达一楼,魏有祺家的门却是紧闭着的。
  梁书宇只好打开大铁门,并反手关上了,他站到被斧头破开了的小门外面。
  里头的魏有祺正发出嗷叫声,梁书宇犹豫了两秒,还是钻了进去。
  一进去,便看见魏有祺被两男两女按着打。
  魏胖子与拿着斧头的小赵正在对峙,剩下的人在混乱的便利店里翻找有用的东西,还有一个人在砸收银台。
  秀萍阿姨不见身影,应该躲在里屋。
  他们上次是真的碰瓷,这次也是真的入室抢劫。
  不过看样子可能无意伤人,亦或说,他们还没有做出主动杀害人的决断。
  打魏有祺只是泄愤。
  梁书宇藏好刀,上前一把将按住魏有祺的两个男人拉开。
  他的加入让屋子里的人视线都转移到他身上,两个男的都是陌生面孔。
  拉架并不是个容易做的事情,搞不好就是转移火力往自己身上炮轰。
  两个男的几乎没有思考地朝梁书宇打过来,梁书宇没有回击。
  只是将他们用力甩开,然后冷冷地看着他们。
  梁书宇也不希望和他们产生冲突,因为这几个人手里有一个斧头,两个铁管,两把菜刀。
  梁书宇的意思很明显:你们拿你们的,但别打人。
  两个男的大概意会到了,冷哼了两声便转过身去大摇大摆地搜索起东西来。
  毕竟他们和魏有祺、梁书宇没仇,打魏有祺只是因为两个女的要打他,加上魏有祺一直反抗而已。
  剩下的压在魏有祺身上的两女的,便是前两天很凶狠的那两个女人。
  她们这次来就是报仇的!
  上次魏有祺的啪啪的两耳光和两脚她们可记忆犹新!
  而此时看到梁书宇突然出现,她们手里拿着武器,自然更加嚣张了。
  “妈的!”
  厚嘴唇的女人不荤不素地骂了几句难听的话,向梁书宇冲过来,抬手便想打梁书宇一个耳光。
  梁书宇反应很快,一下将她手腕截住并施力握住:“拿完赶紧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梁书宇冷声警告。
  女的感觉她手腕几乎要被挤断了,“你放手,你XX信不信老娘弄死你!”
  她满口的污言秽语,可梁书宇却不能揍她。
  毕竟这个女人不是独自前来的,很可悲的是对方有足足七个人。
  梁书宇若是不小心惹恼了他们,他们狠下心来举起菜刀随便砍几下。
  莫说砍死了谁,就是被擦上一刀也是致命的伤害!
  人要分得清现实和想象。
  他甩开了厚嘴唇女的,魏有祺此时也挣脱了桎梏从地上站起来,满脸的抓痕,鼻血流一身。
  红艳艳地像朵璀璨的玫瑰印在他白色T恤上,格外吓人。
  梁书宇赶忙拿纸巾帮他止血。
  厚嘴唇和薄唇女的见此没有再纠缠,尽管厚唇的很想找梁书宇的麻烦,最好打上几耳光。
  可她总感觉梁书宇斯文的外表下有一副冷森森的面孔,想了想还是算了。
  两个女的撒过了气,也得意嚣张过,该做她们此次来的正事了。
  魏有祺忿忿不平,止血的时候用眼神示意梁书宇去搬救兵。
  梁书宇没有答应他。
  这种情况把岳石峰叫来又如何?
  和这些人打一架?
  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医院已经沦陷了,没听说卫生站都被人砸了么,现在受伤只会死路一条!
  何况打赢了又如何?
  难保这些人不会再次去而复返,除非他们能将这七个人全部杀掉,才可以永绝后患。
  否则,那就装孙子吧。
  魏有祺看出了梁书宇的妥协,气得一把将正给他擦鼻血的手拍开。
  上次是他爸妈被打,这次是他被打,他咽不下这口气!
  而混乱的屋子里,此时有种诡异的和谐。
  入侵者乱翻着,梁书宇、魏胖子等都是冷眼旁观。
  “找到钱了!”砸收银台的那个在桌子里翻找半天,终于找到一堆零钱纸笔和一小坨硬币。
  他高兴地数了数,发现才不到二百块钱。
  “玛德怎么才这么点?”
  “现在哪还有现金。”一女的回答,看样子对这数目还算满意。
  确实,她们也不是没钱!只是取不出来而已。
  看到他们找到了钱,魏胖子的表情一下子变了,声调祈求道:“这是我们家唯一的钱了,你们全都拿走了,我们家接下来吃什么。”
  不过,魏胖子只是在演戏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