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自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还有墙角的浅棕瓷砖。
  这让梁书宇想起一件事情。
  那时候岳石峰家住着的是一个三口家庭,他们家有个儿子。
  梁书宇称呼他“小气哥哥”。
  名字怎么来的已经忘记了,有一次梁书宇和罗俊轩放学回来,小气哥哥说带他们玩捉迷藏。
  小气哥哥家里很大,二层楼,一共五六个房间,全都是高档木质的,隔音特别好。
  他躲在一个床底下,不知不觉睡着了,谁也没找到他。
  他暗中窃喜,以为胜利终于属于他的了。
  小气哥哥突然来到房间里,床就晃了起来,小气哥哥还发出声音。
  他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不过他数着小气哥哥家的墙角砖,如果说一块砖他停留了10秒,那么小气哥哥就叫了37分钟。
  后来他回家挨了一顿打,因为他姐姐在外面整整找了他两个钟头,差点就报警了。
  梁书宇翻来覆去的,还是睡不着。
  可他又困得很。
  手摸到枕头下那把已经洗干净,开过封的刀。梁书宇将它拿了出来。
  幽冷的光从她美丽的身子中溢出来,像弯弯的月亮,在黑夜里散发着迷人的白光。
  梁书宇舔了一下她,依然没什么味道,没有血腥味,也没有死人味。
  刀是纯洁的,只有人才会粘上血腥味。
  一把刀杀无论杀多少人,她都纯粹的仅仅是一把刀而已,她永远不变。
  把纸巾拿近了些,梁书宇的手又放回被窝里。
  刀好像有股奇特的魅力,啃舔着它,能获得神秘的力量。
  窗外的雨,哒哒哒,一会儿慢慢的,像一只温柔的手;
  一会儿很激烈,疯狂拍击着地面;
  一会儿毫无征兆地被狂风卷来,一股脑倾泻在玻璃窗上;
  然后颓废地沿水柱滑下,汇入更大的水流里。
  再之后梁书宇便睡得很沉了。
  几乎没有被外界的杂声影响到丝毫,当他神清气爽地醒来时,约摸是下午时分。
  饭已经做好,今天的配菜是咸菜火腿,用锡纸蒸烤的,口味独特,看上去很美味。
  就是饭有点干,大概是今天水加少了一点。
  “你干嘛用一边嚼?”梁文静吃着突然问。
  梁书宇心道这也能看出来?
  “昨天不小心咬到了。”其实是昨晚没注意,不小心割到。
  梁文静的一个眉毛抬了起来,“你是不是傻?”
  梁书宇:“……”
  “算了算了,越说越傻的。”
  她像拍狗头那样拍了拍梁书宇的脑袋,“对了,我最近构思了一本新书,超有意思的,要不要看看?”
  她语调轻快,脸上还挂着浅浅的笑意,梁书宇莫名觉得有点怕怕。
  “不会是什么奇怪的小说吧。”
  “玄幻小说而已,你在想什么?”
  “没有。”梁书宇赶忙否定,“如果有本小说看,那当然再好不过。”
  “就是!就是嘛!”
  梁书宇也对着她笑了一下,梁文静似乎心情大好,又说:
  “话说外面下着那么大的雨,肯定好多地方都被淹了,你们出门的时候尽可能不要踩水,万一下面是个坑呢?走路的时候最好每个人间隔一定的距离,保险一些。”
  “好。”梁书宇道。
  “哦对了,还是不要摸电线杆好了。”
  “嗯。”
  “还有还有!”
  她从卧室里拿出一个改造过的小包,比巴掌略大一点,仅仅是两块帆布,用简单的针线缝合起来。
  上面还有她的专属印记“荷花”,虽然看起来像残菊。
  “这个包里我放了创口贴、口罩、感冒药头痛药,还有一瓶酒精喷雾。每个东西都用保鲜膜包好的不会进水,万一你能用得上。另外我觉得你包里最好放一瓶矿泉水和一块压缩饼干,要是不小心被困在哪里,起码能撑个两三天吧。”
  她像个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地,一边说还一边往梁书宇的背包里塞矿泉水。
  那个被她改造成了腰包的小东西也已挂到梁书宇腰上。
  “这就是传说中的EDC了吧。”
  梁文静看着腰包摸着下巴,颇有些成就感地说。
  梁书宇就给她提过一嘴,这她也记住了。
  “应该是了。”梁书宇道。
  “另外!”她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手工日历。
  “今天是10月16号,星期六!现在应该是下午两到五点之间,你再不出门,他们就该下班了。”
  梁书宇笑了,“他们应该忙得脚不沾地了,有下班的说法吗。”
  “谁知道呢?没准人家比你想的清闲,正在睡大觉咧。”
  背好背包,套上雨衣,梁书宇和梁英打了声招呼便要出门。
  “路上小心。”已经用过滤过的雨水洗完碗,正用酒精喷雾简单消毒的梁英道。
  “好的,我出门了。”
  梁书宇下楼,和早就等着他的魏有祺、魏胖子以及后来得知消息的岳石峰一起出门前往警局报案自首。
  岳石峰是早上才得知消息。
  梁书宇知道他们家,那个房子的隔音特别好。
  但岳石峰特别不好意思,因为昨晚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他竟然没听见。
  更没想到梁书宇为此……
  不过他倒也没说太多,他知道梁书宇需要自我消化一下。
  两个大人护着两个孩子,顶着瓢泼大雨,行走在水波激荡的马路上。
  警局和这边有一定的距离,不过岳石峰和魏胖子上次去过一趟,因此也算熟门熟路。
  道路上的人比往日多,有许许多多的家庭已濒临崩溃,不是每个人都像梁书宇那么好运。
  有充足的现金,有个生存狂的朋友,恰到好处地提醒他储备到了足够的物资。
  有许多家庭甚至是在发放救济粮时才反应过来该囤积物资。
  于是等他们再出门去买东西时,既发现现金不够用,又发现商场里的东西几乎快卖空了。
  就现在来说,街边的小超市、小商场大多紧闭着大门。
  一个是东西都卖得差不多,不敢再卖了。一个是怕被打劫。
  走完南门西街,到街尾,梁书宇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魏有祺问。
  然后他们都顺着梁书宇的视线看过去,路口一个名为“名胜”的连锁小型商场门口。
  竟然停着四五具尸体。
  而本该关闭的卷帘门被破坏,铁皮窟窿可以容纳两三个人穿过。
  顺着这漆黑的窟窿往里看,虽然里面乌黑一片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
  可谁都知道,那里定然空空如也。
  尸体横陈在大门口,雨水将污渍洗净,看不出任何痕迹。
  可他们的眼睛似乎却能穿过时间,那些清晰可见的血迹斑斑。
  似乎还印在那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