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任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嗯……”早知是这个结局,只是不甘心才多问一句罢!
  若孩子他爸还活着,怎会丢下她们母女二人淋一天的雨呢!
  两人闻知这噩耗,再也控制不住地抱头痛哭起来。
  生命无常,灾难不会挑人降临,落到谁头上,谁就得受着!识得清的,要么迎头而上,要么老实受着,若有萎靡不振的,必然要吃教训。所以说,做人要识时务,不识时务的人总是死得很快。
  她们的哭声很有感染力,让闻者都跟着揪心,消防员和眉头也随着哭喊一下一下蹙得更深了。
  魏胖子抹了一把泪,连魏有祺都哭了。
  毕竟是认识的人,与毫不相熟的陌生人比起来更具感染性。
  “那你们有地方去吗?”魏有祺问到。
  两母女闻言,俱都摇头,“我们不是本地人,这边没有亲戚……”
  魏有祺干巴巴地咂了一下嘴,没地儿去,他也没辙。所以又为何要问呢,平白惹人伤心。魏有祺第一次觉得自己话真多。
  “走吧。”梁书宇忽而站起来,他们出来太久了,家里人会担心。
  魏有祺踌躇,就这么走了?
  梁书宇看着他:怎么,难道你还真想送佛送到西?
  魏有祺无奈地垂下眼睛,瞥了眼那边满怀希望望着自己的母女,他们真的要这样眼睁睁看着她们无家可归吗……
  魏胖子上前将他拉走,“我们也没办法,走吧。”
  他们的余粮虽然足够多,却无法拿出去将养两个陌生人,何况是两个无家可归的陌生人。
  魏有祺懂,只是良心难安而已。
  梁书宇大跨步走在前面,魏胖子拉着魏有祺跟上,岳石峰狠狠地叹了口气,这个忙他无论如何也帮不了的,毕竟他家的口粮最多只能供两个人吃。
  四人离开。
  “梁书宇……”谢雯望着那个曾偷偷看过很多次的背影,她只是……想再看一下。
  梁书宇没回头。
  消防员看不下去了,“妈的!”他骂了一句,骂的是他自己,目光看向其余几个伙伴,其中一人被他看得一趔趄,“老大你又来?我没有了啊!”
  “跟你换。”消防员说。
  那人苦着张脸,从内衣兜里摸出一小块用垃圾袋缠得严严实实的东西,一层层打开,从垃圾袋的最里层拿出三十块钱来,“最多这么多。”他那里面最多不超过五十块钱。
  消防员拿过来捏到手心,其余人也随他站起来。一行人走过去,消防员快速把钱塞到谢雯母亲的手中,几乎没有给她推卸的机会便已快步离开。
  “能吃一顿。”他留下这句话。
  ……
  夜色如此静谧,像血喷的大口,把人吞进黑暗里,渐渐与它融合在一起。
  梁书宇穿行在叠嶂错落的房屋之间,如此沉重的雨水打在他的身上好似也不能撼动消瘦的他分毫,看他走得这么泰然自若,魏有祺沉了一口气,还是赶了上去。
  魏有祺侧过脸来看他的表情,这个家伙好像刻意装酷似的,脸上居然挂着一种小时候他特别羡慕过的——属于成年人的、那种仿佛饱经沧桑的、一看就特别有男人味的表情。
  “喂……不用装得这么酷吧。”魏有祺略有不爽。
  梁书宇正在想家里缺少的物资想得出神,因而没有反应过来,“嗯?”
  “……哎算了。”魏有祺认命地把胳膊搭在梁书宇的肩上,“我理解你。”
  老梁不是无情,是太重情。
  只是这个家伙只会对他自己保护圈里的人重情。
  原来是说刚才谢雯的事情啊。梁书宇笑了一下,“无所谓。”
  他不需要别人的理解,他只需要坚持自己的原则,尽可能不妥协。
  他们回到家,已接近黎明时分。
  别说秀萍阿姨,就是岳敏那种冷静的人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生怕这几个人出去碰到什么意外。
  梁英最担心的则是梁书宇犯的“事儿”是不是定性不好,所以被耽误在警局了。
  结果等他们回来才知是由于救人耽误了,秀萍阿姨当场哭喊了起来,“有事也不知道回来说一下,害得我们担心这么久,要是万一你们出了事……出了事也好及时去帮忙的嘛。”
  “好,好……这次事出突然……你是不知道那些人多可怜。”魏胖子满头大汗地宽慰,觉得救人的时候都没现在这般困难。
  梁书宇倒好些,梁英和梁文静最担心的是他被扣留,现在得事情是这样,只觉得庆幸松口气。
  梁书宇被梁英抱着肩膀,“回来就行,但以后不要耽误这么久,我们太担心了。又不敢出门去找你们。”
  “是啊,就算去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你们。”梁文静抱着梁书宇的胳膊,把脸埋在他肩头,已是哭了。
  实际她自己也不晓得她为什么哭,明明只是虚惊一场。但最可怕的也是虚惊一场,好像停电以后她变得多愁善感了,之前只是躲在被子里偷偷哭,今日怎么忍不住?
  不过,现场脸色最难看的应该是岳敏了。
  她的眼神好像能杀人,从刚才到现在,可能已经把岳石峰杀死100次以上了。
  岳石峰汗颜:“……”
  三家人几乎是抱头痛哭了一顿。
  岳石峰在外面还算好的,回到家以后就有得他受了。
  “你能不能别这么任性?”
  任性……这个词用在岳石峰这张老脸上,实在是有点……但岳石峰这次理直气壮,“我不可能见死不救。”
  “呵。”岳敏冷笑了一声,“你以为你是谁,大圣人?救世主?就凭你?”
  “你这丫头,哪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岳石峰嘟囔着往厕所走,也不知道这丫头的性格从哪里学来的,不像他也不像她妈。
  “站住。”岳敏声音一冷,“一说你就往厕所躲,什么时候才能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岳石峰背影一僵,“我躲什么躲?我上厕所还不行?”
  “厕所已经堵住了。”
  “……”岳石峰脑壳疼,“做人不能像你这样,如果明明有能力却不去做,难道不会受到良心的谴责吗?敏敏,我早就教导过你……”
  “我不会。”
  “……”岳石峰剩下的话像一颗卡在上颚的花椒壳,不上不下的,挠它挠不掉,吞也吞不下去……
  “还有。昨天晚上你明明听见了却不喊我一声,你不是和梁书宇的姐姐关系很好吗,难道你打算眼睁睁看着梁书宇被人打伤?你和梁文静的关系是这种好法?敏敏啊……做人怎么能这样。”
  因为实在找不到别的话可反驳了,岳石峰只好旧事重提。
  岳敏的表情果然略微凝滞了一下,看来这些话起作用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