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潜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与前两日他们救人的环境不同,同样是淹没,这里的水流看上去平缓很多。
  不过饶是如此,在这样的环境中潜水,危险性仍然是十层十的。
  “这种水戴上眼镜也看不见,太危险了。”梁书宇判断。
  岳石峰道:“我可以试试看,总得试试才知道。”
  魏胖子相对比较保守:“水下可能有暗流,要不外我们还是去大批发市场吧。”
  魏有祺说:“我们可以先找到那家卖煤气的楼,顺着楼潜下去应该可以降低危险性。但最大的障碍是它可能锁上了大门,那就得砸门了。他们家是什么门?”
  有一次家里没煤气,电话打不通,梁书宇去他家店里叫过煤气。如果没记错的话,“卷帘门。”
  “卷帘门好办。”岳石峰道,“大铁门就算了,在水里难搞。”上次便利店打劫,他们收缴到一把斧头,现在也许能派上用场。
  如此说定,分别将自己身上绑上绳子,将四人连成一串。
  岳石峰打头,魏有祺断后。
  因为这里面梁书宇、魏胖子都不大识水性,尤其魏胖子。
  魏有祺小时参加过游泳培训,也训练过潜水。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但比梁书宇这种野外发育的好得多。
  他们有一个游泳圈,魏有祺家的。
  四人围着游泳圈渐渐往前移动。
  一下水,便感到冰凉刺骨。
  这水里杂物垃圾众多,浮力也略比游泳池的大一些,虽然水中的垃圾有点影响他们浮动,但左右均有还未被完全淹没的房屋,有游泳圈和房子的帮助,他们扶着边缘便能顺利淌过。
  比较惊险的是游过房屋间隙的位置,那里没有房屋阻隔,水流非常湍急,低下还有暗流。
  需要岳石峰先游过去,他在对面拉住绳子,这边的人能勉强游过。
  浑浊的黄水散发着恶臭,游过这一片房区,需要穿过一条约10米宽的马路,马路对面是菜市场,菜市场背后是批发市场,批发市场橫面第五栋的一楼铺面便是卖煤气的。
  然而菜市场是一片矮棚,现在被水淹没,梁书宇他们只能看见汪洋的一片黄水,从他们目前的位置抵达卖煤气的那栋楼,起码有50米距离。
  而马路上的水流非常湍急。
  “把绳子放长,我先游过去。”
  他们一共两条绳,岳石峰解开原先身上那条,将另一条长的绑在腰带上。戴上眼镜,嘭一下跳入了水中。
  这处的水流并不算太湍急,岳石峰也算个有经验的人了,何况上次的环境更艰苦些,他连眼镜都没有。这一次起码有个眼镜,这款眼镜还能把鼻子保护起来,能让他在水中换一口气。
  他一口作气,凭借刚才蹬腿的惯性往斜上方冲去,抵达终点时偏移的方向比他预料的少很多,说明水的冲击力还未达到他的判断。
  岳石峰扶着一栋楼的防盗铁栏,身上的绳子已绷直了,绳子只有二十五米,看来这段距离刚好二十五左右。
  这一边梁书宇将绳子另一端系紧在防盗网上,剩下的三人抓住游泳圈沿绳子往对岸游,中途一切顺利。
  这栋楼距离他们所要抵达的第五栋楼并不遥远,几人再次抵达第五栋楼时没废多少工夫。接下来由水性较好的岳石峰和魏有祺下水,先去探探下面的情况。
  “在水下一切听我指挥,感觉撑不住了马上上来,千万不要坚持。”
  “明白。”魏有祺说。
  二人先在水下一两米处做了十几个耳压平衡,感觉差不多适应水下的环境后,两人才沿房体向下潜。
  剩下的一条绳两端分别绑在岳石峰和魏有祺身上,由梁书宇和魏胖子各执一端。如果他们在水下使劲拉动绳子两下,梁书宇则要赶紧将绳子拉上来。
  下水前大家再次确定了水中的手势和暗号。
  一入水,眼前便是漆黑一片,完全看不见任何事物。
  水压从四面八方袭来,魏有祺仅能根据触摸来判断他所处的位置。首先摸到的是房体外的水泥墙,一直往下他踩到一块铁皮,猜测是防盗窗上挡雨的东西,他继续往下,果然摸到防盗护栏。
  耳朵已听不到任何声响,只有难以描述的瓮声,两眼一抹黑,恐惧和未知是本能,手的触觉被放大,魏有祺抚摸着粗糙的水泥墙面,再次踩到第二块铁皮,缓慢的思维判断这里应该已抵达一楼。
  但他的游泳镜没有罩住鼻子,中途无法换气,他已开始感到眩晕。
  耳朵和胸口的压力都让他难受,他不再坚持,摸到旁边的岳石峰,在岳石峰肩头轻轻打了一拳,再伸出两指敲了一下,魏有祺示意自己要上去了。
  不等岳石峰回应,魏有祺两脚用力一瞪,升水上去。
  出了水,魏有祺大大出一口气,“太黑了,完全看不见。”
  “有异物吗?”梁书宇道。
  “没有,周围应该还挺干净。”魏有祺把眼镜摘下,用污水抹了一把脸,轻轻晃了一下耳朵,“……这水好臭啊。”
  大约一分多钟后,岳石峰也上来了,“卷帘门关上了,有一道锁,斧头用不上,最好用钢管撬开。”
  他们带了一个斧头和一个钢管,都是上次小赵留下的武器。钢管是圆的,岳石峰用斧头背将它敲扁了一些,先潜下去撬锁。
  这次岳石峰独自下水。
  水下,岳石峰先潜到马路上摸到一块石头,将它垫在门锁外面,将钢管插入锁头附近,岳石峰使出全部力气按压钢管,约莫三四次以后,他听到门锁传来声响,再次按压了四五次,他能感到门锁的间隙变大了,但距离彻底撬开门锁还有一定距离。
  他在水中换了一口气,眼镜上叠出一层厚厚的雾气,这里头的空气不够他再换一次了。
  岳石峰干脆将钢管扶住,抬起一只脚猛踩在上面,踩下去的气力却还不如他用手。他又换手来,再次压上力量,一声响动后他上身差点栽下去,再检查才发现是钢管弯了。
  岳石峰没有过多思考,双脚一瞪先浮出了水面。
  “怎么样?”魏胖子问道。
  岳石峰摘下眼罩换了口气,“钢管弯了,我再下去试试,这次应该稳妥。”
  用斧头将钢管上弯掉的那一节斩断,岳石峰第二次下水。有了上次的经验,岳石峰没有耽误多少工夫,终于把门锁撬开。
  他又浮上来,和魏有祺一起下水拉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