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小混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最可恶的是他每次吃完零食都把垃圾袋藏在梁文静的床下,害得妈妈每次都说她。可偏偏她自己也悄悄吃零食,所以也拿不准是不是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
  要不是有次半夜发现那家伙偷偷溜进她房间,她永远都不知道。
  害。不就是吃零食嘛?大不了把垃圾袋攒起来丢到外面去。
  谁知道梁书宇说:“听说吃垃圾食品会伤害身体,但如果把垃圾袋藏到别人的床底下,就不会伤害自己的身体了。”
  梁文静当时:???
  你妹啊!这是什么逻辑!
  “那你怎么不扔妈妈的床底下?”梁文静追问。
  梁书宇一本正经道,“不想让妈妈身体不好,我会良心不安。”
  “那放我的床底下你的良心就安咯?”
  梁书宇认真的眼神说:“我也很不安,但是我听说邋遢的女生更容易被人喜欢,说不定姐姐会被一个很有钱的霸道总裁追求呢。那姐姐以后一定会很幸福吧!”
  虽然这句话毫无逻辑,并且漏洞百出,也根本没有解答梁文静的问题,但梁文静还是被小小的梁书宇感动到了。
  而且当时的她很迷霸道总裁,姑且收下这个祝福,放过这小混蛋一马。
  谁知道她第二天在小混蛋的日记里发现:幸亏我机智,在那个老女人手下逃过一劫。
  梁文静:???
  当晚一顿暴打,让梁书宇感受一下老女人(呸)美少女愤怒的力量。
  “哈哈……”岳敏捂唇,水花四溅,她道,“你们什么时候开始不打架的?”
  梁文静认真地想了想,“他十四岁以后吧。”但好像也会偶尔闹一下,“也可能是他读高中以后。”
  岳敏听完用手背撑起下巴,“两个人挺好玩的。”
  梁文静笑,一边用手梳理长发,将脱落的头发缠在手指上搓成一团,说:“嗯,还可以!我觉得每一种生活方式都有它的独特之处,环境是赋予,为每个人量身定做,无数个细小的事件促就了现在的我,所以无论遭遇什么状况,都是一种幸运吧。”
  “仿佛有点道理。”岳敏说。
  “嘻嘻。”梁文静笑,“我想把头发剪了,太长,不方便洗。”
  “待会找一个剪刀给你?”
  “你会剪吗?”
  “不会。”岳敏干脆地说。
  “没事,随便帮我来两刀?剪残了不怪你。”
  “可以试试。”岳敏应下来。
  泡澡结束,岳敏找来剪刀。虽不会剪头发,但岳敏还是模仿着记忆中别人剪头发的手法,给梁文静剪了一个干净利落的短发。
  很快,梁文静觉得头部一下子变轻了好多。她就着桶里还有余温的热水洗了个头,二人将一地的秀发收拾干净出来时,外面的天已全黑了。
  梁书宇坐在一楼客厅的红木沙发上等她。
  手里拿着一本古早武侠小说,是岳敏家的。放在客厅的书架上,他随手便拿来翻开了。正看得起劲。
  抬起头,却见梁文静一头的长发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湿漉漉的短发,挂在脑袋上,湿哒哒的看不出好坏。
  “怎么不把头发擦干?”
  “吹风机都没有,怎么干呀。”梁文静瘪了一下嘴,接过岳敏递过来的干毛巾继续擦头发。岳敏回自己房间,梁文静也跟进去,两人在房间里又说了会儿话,感觉头发差不多有半干了,梁文静才出来。
  “你怎么还没走。”
  “你好意思说?你一写小说的家里竟然连一本实体小说都没有,难怪是个扑街。”
  梁文静怒啊,“你再说我是扑街?”
  梁书宇忍着笑翻书,“你不是,是我说错了。”
  梁文静QAQ,笑个屁啊!敢取笑老娘。扑街就没有人权了嘛!
  “你头发上有水。”梁书宇嫌弃地把梁文静往旁边推开,拍掉书页上的水渍。梁文静十分委屈,“你嫌弃我……”
  “我没有。”
  “你有。”刚才那个表情就是有!亏得她还和岳敏说他好话了。虽然坏话更多。
  把书一合,“回吧?”
  梁文静把毛巾往梁书宇的脸上甩去,气呼呼地跺着脚往外走。
  梁书宇认命捡起半润的毛巾,从门后取出一把大伞,将毛巾裹在梁文静的脑袋上,站在风的正面,用雨伞把她整个人遮住了,“外面风冷,刚洗了头不要吹,你想感冒?家里可没有多余的感冒药给你吃。”
  两人打着伞穿过马路,大约5米的路程,不到半分钟,走过来裤子却湿掉一半。足见雨水之大。
  “你管的真多,略!”
  ……
  第二天,梁书宇等人继续出门前往菜市场摸鱼。
  而且梁书宇运气好,下水以后碰到一股暗流,不小心被冲到隔壁店中,抬手居然摸到桶装矿泉水。
  所以第二天他们还抬了两桶矿泉水回来。
  梁书宇原先的计划是把身上的钱花掉,所有能买的东西尽可能买回来。
  可他们现在既然能在水里获得物资,而那又是一个批发市场,难道他们就不能在那里弄到更多东西吗?
  自然是可以的。
  只是他们能力有限,无法在水下待足够的时间,假如有可以在水下呼吸的装备,他们便能获得更多源源不断的物资。
  再将手里的钱全部拿去买药,剩下的日子也就稳妥了。
  他们只有一个可以将鼻子保护住的防呛鼻眼镜,如果有合适的装备,应该能够把这个东西改造一下。
  梁书宇把自己的提议告诉其余人。
  “我们可以在镜片上打一个孔,链接上一个大矿泉水瓶,连接处用水胶布应该可以保证密封性吧?”魏有祺提议。
  “有可能会松动。我们可以找找502胶水,你家有没有胶水?”梁书宇问。
  “好像没有……”
  “用玻璃胶。”魏胖子忽然说。
  玻璃胶是什么?
  看这两个小孩儿一脸茫然的样子,魏胖子哼了声,“你们当然没用过,是专门用来沾玻璃的胶水,密闭性很好。”
  这就好办了,他们可以用茶几上抽水的软管,链接在一个大矿泉水瓶上,做成简易的呼吸装备。
  岳石峰家有软管,现在只缺少玻璃胶。
  10月20日,他们出门,找到附近一家没开门的五金店,敲很久以后才花了一点高价买到玻璃胶。
  买完玻璃胶并未急着回去。
  今天没有下水活动,所以他们要用身上所有的现金去药店买药。
  能买多少就买多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