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九章:讨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梁书宇和罗俊轩小的时候其实很要好,只是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变淡了而已。
  加上罗俊轩本身就是单亲家庭,和梁书宇不同的是,梁英是个很民主化的家长,而梁书宇上面又有姐姐,从小有个伴儿,并没有让梁书宇养成孤僻的性格。
  罗俊轩则完全不同了。
  罗威本身是一个有着农民般质朴善良的本性,却又有一颗老妈子一样操不完的心,他身上散发着的多是一种女人般的“斤斤计较”,是那种买散装瓜子儿都要一颗颗挑拣的人。
  而他又过分地事无巨细地关照着罗俊轩的生活,以至于把本该属于罗俊轩本人的问题全都包揽了去。
  罗俊轩小的时候经历了一些不好的事,他没办法和任何一个人分享,也就导致了他越来越沉闷内敛的性格。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不分好坏。只是罗俊轩的性格不适合现在的场景,作为临时的合作人可以,但作为“战友”,他不行。
  与罗俊轩有过接触的岳石峰很快点了点头,认同了梁书宇的看法。
  单独罗威和还可以,带上他那宝贝儿子则不行了。
  大家出门,是想带着命出去又带着命回来的,自然更想保险一点。
  但也不是说以后不带上罗威行动。因为罗威这个人到底还是不错的,很懂分寸。只是不带上他们单独行动,稍微保持一些距离。
  其后,梁书宇再将今天跟踪那几个工人所抵达的工业园的具体地址和岳石峰等人说了。
  “还能这样呢?我就在想,那些大公司大工厂的人团结起来,肯定能组成一个团,太恐怖了吧。”
  公司成团的几率小一点,毕竟同事之间关系淡薄如稀释的白开水,很多人也有成家,不好成团。
  工厂就不一样了,很多都是单身汉。要是有号召力的人,随时随地一声令下,工厂员工直接变现一个组织,分分钟的事。
  “嗯。所以我们要格外的小心。社会秩序破坏蹦离以后,会像沙子进入水杯一样进入最初的混乱期,只有在混乱期我们才能浑水摸鱼,度过混乱期以后社会又会形成全新的秩序,到那时候我们尽可能减少出门。”梁书宇道。
  “也就是说你们只有这几天的时间咯?”梁文静问。
  岳敏看了眼梁书宇然后点头,“确实,只有这几天是相对安全的。外面的人虽然多,但大家都忙着抢东西。等抢不到东西的时候,就会开始抢别人手里的东西。”
  “没错。”魏胖子沉重地点了点头。
  桌上的气氛于是沉闷了许多,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担心起了以后的日子。
  停电已经整整四十多天了,随着昨日的一声枪响,崩溃的不仅仅是社会秩序,也是zf,以及他们这些企盼着的心。
  停电还有多久?
  日子肯定会越来越难熬的。
  沉默地吃完了晚餐,外面的天色已浓重如墨,四周都静悄悄的,只有无情的雨水打击地面和砖墙的声音,还有窗户旁那仍不肯罢休的黑斑女人。
  只是大家全都忽视性地略过她罢了。
  今晚上不是洗澡的日子,因而洗完碗,打扫了卫生,把明天的出行打算安排好后,梁书宇等也不打算多留。都套上了雨衣,准备回自家家休息了。
  “那我们回去咯,记得把大门锁好。”梁文静挥挥手。
  魏有祺正趴在二楼的栏杆上,“小静姐姐,明天能多写两章吗。你这字数也到上架的水准了吧,该加更了呀!”
  “啊呸!”梁文静喷了他一脸两米长的口水,“有的给你看就不错了,你哪有资格要求加更。哼。”
  魏有祺于是一副哭丧脸的样子。
  临到要走的时候,穿着睡衣的岳敏忽而从楼上跑下来,将梁文静拉到一旁,贴脸在她耳边悄悄说了句什么。
  “啊?”语气有些许惊讶,梁文静低声道:“你确定嘛。”
  岳敏点了点头,表情仿佛有点害羞又或者别的什么,说不上来的情绪。
  梁文静嗯了声,这才与她摆摆手,岳敏回到楼上了。
  梁书宇已是撑好雨伞在门口等,待梁文静一过来,就将她和梁英一起揽到自己身后。大红的木门一打开,夹杂着潮湿雨露的寒风便猛烈地吹到三人身上,三个人的发丝顿时沾上了极细小的雨珠。
  雨夜淅淅沥沥,黑得像盲,全然看不见任何东西。
  十来天以前,城市的夜晚里还有灯光。或是烛火,或是手电,发电机或别的什么东西。
  到后来全都熄灭了。
  也许是没电了,也许是要节省些燃料。
  因此夜晚出门的人浑然像一颗掉入墨汁的石头,滚上两圈也与黑暗无异了。
  “温度又降了。”梁英道。
  梁文静感觉了一下,“好像是降了,天气越来越冷,接下来不会搞出个冰河世纪吧。”她想到了自己在小说里开的脑洞。
  梁书宇撑伞,梁文静和梁英反身过来把门合上。里面的岳石峰和魏胖子则是很快将旁边的实木沙发移过来堵在门上,然后才转身各自回到房间睡觉去。
  也许是入夜以后太冷,先前一直在窗下叫嚣的唐老鸭女人没见了踪影。
  梁书宇三人快步穿过不到三米宽的街道,熟练地摸到了门上的钥匙孔,很快地们打开,一股冲击力还蛮强的水流从门里喷了出来,不过凭借三个人的经验轻松躲开了。
  到了门内,收好雨伞,三个人又要小心地提着雨衣上台阶,这楼梯间俨然成了小瀑布,一个多月的滋润,台阶上长出了许多绿色青斑,因此要格外小心。
  但还好他们都穿着拖鞋,挽好了裤脚,只需要防滑即可。
  到了三楼屋内,摸索着关好门,梁文静和梁英现在住一间房,各自回屋又将房门上锁以后,梁书宇用毛巾把脚擦干,也躺到了被窝里。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要将被子里的干燥剂推到枕头底下去。
  因为下雨天太过潮湿,他们每个人的房间里还放着生石灰。这是魏胖子想到的主意,以前他们工厂里就是这么防潮的。
  生石灰是从附近未完工的工地里找到的,倒不算太费劲,也真的派上了用场。
  第二日天刚亮,或者说外界终于能看清一点东西以后,他们按照昨日的安排各自准备出门去,然而岳石峰家的石坝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