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交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老刘被问得一噎,倒不是被反驳了,而是因为从岳石峰口里说出来的话,怎么就有种傻白甜的味道呢?
  “我当然不是在说赚钱,其实我说的是赚物资。吃的,喝的,燃料,现在最缺的就是这些了。要不你出来,老哥给你仔细聊一聊,你听了以后绝对感兴趣。”
  至于进去喝杯茶慢慢聊的话则是不会说出来了,老刘也不是那样不要脸不懂分寸的人。
  现在一杯热水多稀罕啊,纯净水多稀罕啊,家家户户都是节约了再节约。何况家家户户的门户都看得严,平白提出要去别人家里坐坐,就跟男人提出到女人的床上坐坐是一样的耍老流氓行径。
  “我肯定不感兴趣。”岳石峰摇摇头,完全不为所动。
  “你肯定感兴趣。”老刘强调。
  “不,我肯定不感兴趣。”
  “不,我敢保证你绝对感兴趣。”
  岳石峰道,“我要去吃饭了。”
  老刘:“……”这个大块头是三岁小孩吗为什么说话这样式的。眼见着岳石峰要走,老刘也不能再继续故弄玄虚了,“老岳你等等,听我说完!”
  老刘赶忙说道:“其实呢是这样的。咱们这条街上的人也不少,老哥和几个兄弟协商了一下,咱们干脆弄个交易平台,方便咱们街坊邻居之间互相交易物资。现在外边这么乱,停电也没个尽头,谁知道究竟要停多久呢?商场和银行也都遭了抢劫,你看,你家里囤积的东西再多,也总有欠缺的吧?”
  “还不如跟咱们合作,你拿出你多余的东西,跟咱们交易你缺少的东西,岂不是双赢?”
  “你说老哥的这个想法有没有道理,是不是稳赚不赔。”
  “哦……好像还可以。”岳石峰便想:梁书宇那小家伙真是料事如神,昨天刚才饭桌上说过的事儿,今天就有人主动找上门来了。
  昨天梁书宇在桌上说一旦贸易体系崩溃以后,城市里就可能回归以物易物的时代,到时候不怕弄不到东西,弄不到的可以找人换。
  这不就来了?
  但梁书宇也说了,不跟街坊邻居换,要换找远的地方换。
  岳石峰便是摇摇头,“我还是先去吃饭吧。”
  “不,你听我说完。”老刘赶紧叫住他,甚至伸出一只手到窗户内拉住了岳石峰的袖子,生怕他跑了似的。
  “不仅仅是交易平台,咱们还可以顺便提供安保服务,或者交易收税,只要你愿意加入咱们,咱们人多大家一起搞,赚的平分,到时候大家不得过得滋滋润润的,吃香喝辣的么!”
  岳石峰扭了扭自己的胳膊,那样子像一只犀牛在甩身上的虱子似的,心道我现在就已经每天吃香喝辣了,还跟你们这些人搅和个什么劲?
  就像马爸爸和月收入两千的贫困户均一均的感觉一样,让岳石峰他们这样的“家庭”去和老刘合作,那不叫合作,那叫扶贫。
  “我要去吃饭了。”岳石峰老实巴交地说完,终于甩开了身上的大虱子,然后一把将玻璃窗关上,再上了锁。
  老刘那憋得呀脸都发青了,终是忍不住口气不善来,“树大招风你晓得不?众矢之的的意思明不明白?你们家囤了不少东西吧?街坊们都长了眼睛看得清清楚楚的呢。不是咱们眼馋你们的东西,咱们是起了个好心思拉你们入伙,只要是咱们一伙的人了,那肯定是互帮互助的。”
  “谁要是想打你们的心思,肯定也要先过咱们这关才行,团结就是力量的道理你不懂嘛,现在拼的就是人多!人多就没人敢招惹咱们,要是你们早跟咱们合作,老魏的便利店肯定也不会被人盯上的,你说对不对?”
  巍巍便利店里看够的梁书宇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和梁文静走到对面。
  老刘还在劝说之中,但却不知道里面的岳石峰能不能听见了。
  梁书宇猜是听不见的,因为这房子的隔音特别好。
  “唉,小梁啊,你快去劝劝你叔。”老刘投过来救命稻草般的眼神。
  梁书宇敷衍地笑了一下,将梁文静揽在自己的身侧,挡在前面,一边敲门一边像是随意问道:“刘叔知道商品房那边一个脸上长黑斑的女人么。”
  老刘“啊”地回忆地道:“不是很熟。”
  “哦。”梁书宇点点头,那就是认识咯?
  那个女人刚搬到这边来时,仅仅是使使小心思妄图捡便宜,昨天却突然变得难缠起来,甚至揪着罗威和岳石峰不放,愣是等到天黑透才离开。
  而按照她这股毅力劲,早晨是梁书宇等人要出门的时间,她又怎么可能不出门来继续纠缠呢?
  原来是有人指点过的。
  门开了,梁文静先钻了进去。老刘伸长脖子往里张望,却被梁书宇瘦高的身影遮了个全,“我也要去吃饭了,刘叔你自便?”
  老刘看他们这态度,大概知道这事儿是没戏了。
  可他家穷的都要揭不开锅了,让他出去抢他又惜命的很,如果不在这里弄点,他两个儿子肯定会饿死的。
  所以无论如何,哪怕不能拉这群人入伙,也要从他们身上刮下一层油来!
  “小梁啊,叔不怕跟你说老实话。其实叔今天过来不单纯是拉你们入伙,也是来救你们命的。”
  “哦?怎么说。”梁书宇阖上了门,双手环抱在胸前,饶有兴趣地靠着门听了起来。
  老刘也不怕和梁书宇这么个半大小孩说主意,毕竟他也是打听过的,据说这位小梁挺有话语权的。
  “之前小赵那一伙人,你杀了他们一个小伙伴,你真的觉得他们会善罢甘休吗?不怕这么说吧,小赵是个有头脑的人,现在已经跟三哥和炮哥拉上关系了,你们囤的那些东西,早就被人盯上了。”
  梁书宇从没觉得小赵等人会偃旗息鼓,他这段时间从没放弃过锻炼身手。只等着小赵等人再次送上门来,给他们一个片甲不留呢。
  “炮哥是谁?”
  三哥他晓得,也是老陈的牌友之一。东北汉子,肩膀上还有纹身,长得五大三粗的,身板看上去比岳石峰还要强壮。
  不过梁书宇知道这人,花架子,也就是看上去唬人,其实只是纸老虎一只。
  但炮哥他就不知道是谁了,这让梁书宇莫名联想到魏胖子说的,附近有陌生面孔在闲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