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葬礼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梁书宇起初会被她吓得好久不敢告状,后来发现梁文静没那个胆子也根本不可能打断他的腿,至于把脚趾头塞到他嘴里?
  梁书宇已经试过了,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根本不怕那莫须有的警告,依旧我行我素。
  还有一次他们两姐弟在工作室里打了起来,李阿姨一边劝架,一边咯咯咯地笑,原因是梁书宇打架的时候没站稳,一个屁股墩儿摔到地上了。
  以至于梁书宇心里暗暗恨了她好久,发誓以后再也不吃她给的水果。
  其余的记忆已经模糊了,但李阿姨给人的印象一直是个温和的,偶尔会说些敷衍的不合时宜的话,但工作起来却很严肃的人。每到月头月底的那几天,她都像一座随时可能会喷发的活火山。
  梁书宇站到了办公室的黑色大门前,气味更浓了,他已经完全确定,尸体就在里面。
  但梁书宇没有迟疑,他戴上了透明的塑料一次性手套,扭开金色的圆形门把手,门随着咯吱声缓缓地张开了,将里面的场景和气味一并吐露出来。
  门内和门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虽然米白色的瓷砖地板都被清扫得很干净,但门内的地板上爬满了黑色的疮斑,连雪白的墙也没有幸免,如溅墨般在尸体栖息之地辐射绽放开。
  地板上还洒满了纸叠的星星和千纸鹤,是用报纸叠的,有一些千纸鹤的翅膀上用红笔画出了星星、月亮和花朵,很漂亮,栩栩如生,像真正的花朵一样。
  不,比真正的花朵还要漂亮。
  她连工作室里的财务报表都不敢用,全是用过时的报纸和杂质页叠的,也许到最后红笔用完了,留下一些没有图样的苍白千纸鹤,她给了自己一个完美的漂亮的葬礼。
  梁书宇记得她最喜欢的颜色是宝蓝色,因为有一次她穿了一件宝蓝色的连衣裙,梁书宇说“丑死了!”,那会他正恨着她,她那天心情很好,说:
  “才没有,可好看了,我老公花了两千块买的呢,我最喜欢的颜色!”
  可千纸鹤里没有宝蓝色的图案,想是办公室里的蓝色水性笔她不满意罢。
  “老梁,你看这个。”
  这时魏有祺从背后走来,手里拿着一条由不同电线、布料等系在一起的长绳,“所有电器的线都被剪断了,这绳子是在外面的茶几上找到的……”
  这条绳子最多只有七八米长,并且电线胶皮较滑,很难打结,需要浪费不少长度才能绑牢,但即使这样,绳结处还是滑丝了。
  梁书宇突然知道了那扇被砸烂的窗户的作用,不是用来自杀,是用来逃生的。
  这里的一切,都令人触目惊心。
  梁书宇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
  魏有祺也看到了办公室内的场景,一刹那,魏有祺憋了很久的眼泪还是流了出来,他没出息的哭了,明明上一次他发过誓再也不哭的,但他还是没办法像梁书宇一样淡定。
  毕竟他也认识李阿姨有那么久了,虽然不算很熟,但总归是认识的人吧。
  “她走的很体面。”许久,魏有祺忍着没有擦掉眼泪。
  因为他担心手上会有细菌通过眼睛进入身体,这个念头在心里盘桓了一下,他突然发觉自己残忍得十分可怕。一个认识的人死了,他却担心自己会不会传染上疾病。
  他好像也变了。
  岳石峰走过来拍了拍魏有祺的肩膀,用很轻的声音问梁书宇,“东西还放这里吗?”
  “嗯。”梁书宇没再伤感,将办公室的门拉过来,“下次过来把玻璃胶带上,把这扇门封了。”
  尸体已经腐烂得看不出模样,连蛆虫都已死,当然不可能去触碰尸体再将她搬离这里,风险太大。
  只有将这扇门彻底封死,应该可以杜绝病菌的传递。
  按照原计划,他们把东西藏在这个工作室里。
  不过藏东西也有技巧,当然不可能藏在抽屉里柜子里,这样一旦有人光顾这里,就会被洗劫一空了。
  既然是这样,能藏东西的地方自然不多。包括立式空调的里面,用螺丝刀把后面的挡板打开就是了。电脑机箱里面,空间也很大,能藏不少东西,一般人不会想到那里。
  而所藏的东西,也不是胡乱将几罐八宝粥或水果罐头丢进去摆放好即可,而是梁文静和岳敏通过思考,精心设计出来包装出来的,分为一份份。
  梁书宇他们今天背出来六份,每一份都用单独塑料袋打好包装,里面包括矿泉水一瓶、八宝粥一罐、饼干或面包、糖或巧克力。
  一份里至少含有水、糖和果腹的三样。这样单独的一份能够提供两到三天的食物和水源补充。
  家里的食物也多是这样分装好的,还有一些食物里分装了药品,被另外颜色的塑料袋分别出来,都是为了紧急备用。不过今天带出来的六份补给没含有药品。
  把东西藏好,魏有祺闻着空气里还十分明显的腐烂气味,“我估计二十七巷那边的人不容易善罢甘休,既然这边的环境还不错,又没其他威胁,我们干脆搬过来算了。”
  岳石峰点头,“嗯,我觉得可以。那要不要把窗户都打开,先通个风?”
  梁书宇否定道,“不能开窗。附近其他楼里肯定有住人,突然开窗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岳石峰听得眼睛一亮,“有道理啊。”惊叹梁书宇真他妈想得周到,连这种细节都能留意到。这样的人才不做侦察兵真可惜!
  不过岳石峰又苦恼道:“虽然暂时没有别人,但五楼六楼的防盗锁都被破坏过,说明有别人打过这里的主意。”
  “没有别人了。”
  岳石峰纳闷,“但五楼和六楼都有破坏的痕迹。”
  东西都藏好,痕迹也擦除了,连主机上的线路也原原本本的插回去,不让任何人看出它有被动过的痕迹,梁书宇等人才走出三木财会。
  岳石峰还没想明白为什么梁书宇肯定地说没有别人了,魏有祺便指了指电梯,以及电梯地板边沿上的血手指印给他看。
  哦!原来是她!从电梯井里爬到了五楼和六楼,却依然没能破坏外面的防盗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