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合作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梁书宇不可能直接明确地拒绝老刘。
  正如岳敏所说,把话说死,等于逼着对方走上第二条路,这不是明智的做法。
  老刘他们想从梁书宇这里弄到物资,说的好听叫合作,说的不好听就是明目张胆的抢劫。老刘之所以有这个胆子,不是因为老刘自己有多强,而是商品房里有太多盯上他们的眼睛。
  老刘等人若真是被逼急了,一声令下,或许就会有一窝蜂眼红的人出头来抢劫,他们不会是真正的同盟,可他们不管成功与否,损失最大的都是梁书宇。
  这是一场博弈,不是商业的博弈,不是心理的博弈,而是生死的博弈,输了的,要付出真正的生命的代价。
  所以梁书宇从昨天开始,便已进入博弈。
  正如刚才他自顾自的消毒、洗鞋而刻意忽视老刘等人的举动,不是傲慢,也不是装逼,而是给老刘营造一种心理压力,一种神秘感,让老刘以为梁书宇手里掌握着某种神秘的底牌。
  如果梁书宇像平常一样接待了他们,甚至客气地对待他们,那么他们就会以为梁书宇在害怕。
  但梁书宇也不能得罪他们,因为一不小心弄巧成拙将他们激怒的话,他们真可以聚起一群乌合之众,不管输赢,梁书宇都赢不了。
  “我们确实讨不到好。”梁书宇把沥干的雨衣搭在了手臂上,脑袋微偏了一下,微笑道,“但你们也讨不到好。”
  这时魏有祺双手环抱站到梁书宇的侧后方,岳石峰则是笔直地立在檐下,激荡的雨水飘在他的肩头,湿润了他的黑色外套,微风将他许久未剪而显得略长凌乱的头发拨弄着,与梁书宇、魏有祺形成了稳固的正三角。
  岳石峰有坚实、挺硬的臂膀,锋利、敦实的眉宇;魏有祺则有机灵、活络的头脑,无畏、果敢的勇气;梁书宇却是沉稳、谨慎的心计,周全而又从容泰然的气质,三个人这样站着,好似精妙绝伦的鲁班木,每一块儿都严丝合缝,没有任何可乘之机。
  轻风吹过老刘头顶的两缕剩发,凉飕飕的。
  “呵。”一直未发声却从头到尾都在观察三人的三哥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你们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老刘赶忙道,“还没到这程度,没的没的。”充当着调和剂,“小梁啊,我们确实是没有恶意的,只是想跟你们合作而已。你得体会我们的用心良苦啊,可不要因小失大。”
  魏有祺也冷呵了一声,撇撇嘴,“既然你们想和我们谈合作,怎么也得拿出点诚意来吧?动不动就威胁我们,还找个女人上门哭丧,太没有诚意了。”
  要是他们真的很有实力,早就趁梁书宇等人出门的时候打上来了。
  不过是瞻前又顾后,怕生又怕死而已。
  老刘拉高了眉毛赶紧否认解释,和那个黑斑女人撇清干系,并极力渲染自己就是来劝她回去的。
  梁书宇也没心思听他讲这些偏了十万八千里的东西,只道:“如果真的想合作,起码拿出个章程。总不会你们口中的合作,只是让我们出物资吧。难道你们是想明目张胆的打劫么。”
  “没有,怎么会呢?”老刘听出梁书宇口中的松动,眼睛看向了三哥,请他说个话来定夺。
  三哥沉吟了两秒:“你们想要什么条件,直说吧。”
  “是你们能给什么。”梁书宇微笑。
  三哥的表情抽动了一下,梁书宇这时敲了敲木门,不一会儿门就打开了,门缝里露出梁文静的一双大眼睛。
  梁书宇三人把铁丝和雨衣等都拿了进去,没再理会那三人。
  老刘几个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也都回了。
  想是去商议“他们能拿出什么”。
  屋子里梁文静和岳敏接过雨衣和铁丝,梁英、秀萍阿姨也一齐围了上来,只见秀萍阿姨眨着一双忧心忡忡的眼睛忐忑地问道:“我们真要跟他们合作呀?这算不算与虎谋皮?”
  “妈你还会用成语?”魏有祺惊道。
  秀萍阿姨脸皮一垮:“我念过中专的好不啦,你也太瞧不起你老娘了。”
  梁书宇三人的衣服并没有怎么湿,但还是用梁英拿过来的毛巾擦了擦。
  梁英说:“你们还出去吗。”
  “至少还要走两三趟。”一次能搬运的东西太少了,依照现状,他们可能真的在这里住不了多久了。秀萍阿姨的成语用的没错,和这种人合作确实是在与虎谋皮。
  不,准确地说,在这种现状下,和任何人呢合作都是在与虎谋皮,哪怕是罗威,极端环境下也不能保证他不会反过头来伤害自己。
  除了自己最亲近的家人,任何人都不可信任!
  “这个铁丝需要处理吗?是不是和学校的铁丝网一样,在上面弄出星字就可以了。”梁文静研究着那几圈重重的铁丝说。
  “对,今天要劳烦你们了。你们把铁丝绞好,明天我们就开工。”梁书宇说。
  “爸呢?又在睡觉吗?”魏有祺没看到魏胖子,便问。
  “说是没精神,干脆在床上躺着。”
  岳石峰就想到陈宝怡母亲病重的样子,“我上去看看!”
  梁书宇和魏有祺也赶忙跟去了。
  魏胖子的房间很是简陋,一张一米五的床,没有桌椅和衣柜,东西都堆在地上,不过叠得整整齐齐的,并不凌乱。
  在房间的各个角还放着用麻布口袋装起来的生石灰,是用来防潮的。因而房间的地板还比较干燥,不像客厅的地板是水滋滋的。
  “老魏,你怎么样?”岳石峰拍了拍熟睡的魏胖子,魏胖子没醒,他睡得很绵,就像早晨将要起床的那前十分钟,意志力想清醒,但身体却很诚实地犯困。
  “唔。就很困很累。”好不容易将他弄醒,魏胖子的眼睛困得睁不开,略有点发肿。
  梁书宇忽然掀开脚部的被子,发现魏胖子双腿的水肿程度又严重了。
  “这样下去不行,我们今天就带他去中医那里看看。”就是上次岳石峰带陈宝怡母亲去过的中医那里。
  “我真没事,除了觉得累困,身上也没别的痛。”魏胖子挣扎道。
  “这还叫没事!”魏有祺生气地吼了一句,他一直以为他爸真的只是困累,因为平常吃饭的时候看着都挺正常的,哪知道这么严重。
  魏有祺哗一下,与岳石峰合力把魏胖子从床上拖了下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