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看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怎么啦?”
  看见魏胖子被魏有祺和岳石峰合力扛下来,秀萍阿姨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儿,慌忙地跑过来询问。
  “没事,我们今天带他去找中医。”梁书宇不想说太多,以免他们在家里担心。
  秀萍阿姨匆忙地点头,赶紧找出雨衣给魏胖子套上。魏胖子昏昏沉沉都站都不太稳,几个人手忙脚乱了几分钟,秀萍阿姨看到他的状态,已是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留一个人在家里。”
  如果连魏胖子都出门去,家里便是一个男人都没有了,太危险。
  他们这个屋子里有几口人,什么性别,甚至什么年龄,都被邻居们摸得清清楚楚,不能就这样倾巢而出。
  “有祺,你留在家里。”
  岳石峰是武力保障,而魏有祺虽然很机灵但不够沉稳,梁书宇不能放他一个人带岳石峰和魏胖子出去。
  魏有祺明白,嗯地点了一下头。
  “魏叔,待会我们不能扶你,否则会给别人留下猜想。你自己能走路吗?”
  “嗯,可以。”魏胖子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尽力让自己的眼睛睁开,虽然脚步还有点虚,脑袋也是晃着的,视线有些微重影,但走路应该没问题,大不了走慢一点。
  做好这些,梁书宇才和魏胖子、岳石峰二人一起出了门。
  刚要出大门,梁书宇突然想起,“姐,把我们的中药清单给我一份。”老中医那里不一定有齐备的中药。
  “哦清单!”梁文静正在帮梁书宇重新系鞋带儿,岳敏道:“我去拿。”她高瘦的身影像脱兔一般快速地去了又回来,手上已多了一张刚从本子上撕下来的纸条,“别弄湿了,否则静静又要点一遍。”
  她们还没来得及备份。
  “嗯。”梁书宇接过,折好了揣入怀中,出发。
  三人走得比较慢,魏胖子走在中间,虽然有点虚晃,但独立行走的问题不大。
  老中医居住的地方并不太远,在一片老街区,只有岳石峰去过,是刘阿姨给他介绍的。
  想到刘阿姨,梁书宇又回想起药房里那蜷缩在一处的爷孙两具尸体。不知道刘阿姨还健在否?
  仿佛昨天还健在的人,今日就已死去多时了。这种生离死别的愁绪让梁书宇的双目染上了几许悲哀,遥想多年前的那一场大流感,当年官方公布的死亡数字最终定格在了200万左右。
  轻飘飘的200加一个万字,这四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字节,却刻写了无数个家庭血与泪与哀痛的历史,从这简单字节的缝隙里,一个正常人难以窥见它的残忍和触目惊心。
  但假如将这四个字节,换成自己的最亲的人、最爱的人呢、发小、死党、认识的人、甚至是昨天说过话的陌生人,现在,假设他们全部、突然消失不见了,那么才能真切地感受到这沉甸甸的四个字节的含义吧。
  他们很顺利地抵达了老中医的住所,路途之中许多行色匆匆的人与他们擦肩而过,但都忙着抢劫,没空搭理他们。
  “陈伯。”岳石峰站在楼下对二楼的阳台喊道。
  这边老房区的房子一般都是五六层,比较破旧,但也正因为破旧,这样的房子门窗都装得特别好。早些年沿海的治安不好,门户都安装得很结实。
  像梁书宇他们家那样就是典型的老房子,一楼是大铁门,上了三楼则更是铁门加铝门,安全性非常高。
  所以岳石峰没办法直接带人上去,只能在楼下喊。
  只喊了一声,便有个小脑袋出现在阳台上,往下张望。
  岳石峰赶忙道:“是我,小岳,上次来过的。”
  小孩儿看是见过的人,才回去禀告自己的大人。不一会儿,便听到楼梯间里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一楼的绿色大铁门后面出现了一张中年人的脸,问他们:“谁看病?”
  岳石峰赶忙将魏胖子搀扶过去,中年人伸出一只手来给魏胖子把脉,又看了他的眼睛和舌苔,还拿出听诊器听他的胸肺。
  梁书宇则站在一米开外,没有靠近。
  岳石峰没见过这个中年男人,“陈伯呢?”
  “休息呢,老人家上上下下不方便。我也会看。”中年男人补充道。
  人家什么都没说,上来就直接看病,连条件也没提,岳石峰已经很感谢了,当然不可能责问什么。
  好一会儿,中年男人已经拿出纸笔开方子了,中途只询问了魏胖子几个问题,就已下了判断,“脾虚湿盛,三焦运行不畅,不是大问题,但最好立刻治疗,不要拖。最简单的中药方和西药我都写上了,能替换的中药也在旁边。”
  他简单直了地说完,就将手里的纸条撕下来递到岳石峰的手里,岳石峰拿起一看,上面有一个中药方和几个西药名,其中一些中药旁边还标出了可替换的药材。
  连忙将纸递给梁书宇,梁书宇一看,上面的中药好像都有,其中西药补中益气丸也有一瓶,看来问题不大。
  而且看中年男人熟练的模样,想必近日来找他看病的人都有类似的毛病吧。
  “谢谢,你们这儿能抓药吗。”梁书宇问道。
  “没有。”中年男人简单了当地回答。
  “没事,还是谢谢你。”岳石峰真诚地笑了一下,从背包里取出准备好的一些物资,包括江小白一瓶、烟一包、水果罐头两个、老干妈一罐,都是非常稀罕且实用的东西,透过铁门的缝隙交给了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看到他们拿出这些东西,眼神略微一亮,表情不再那么冷淡了,声音也多了点温度,“早点治疗吧,虽然只是湿热导致的,但很容易拖出大毛病。”
  他本是在隔壁市医院工作的,一开始以为很快就会来电,后来发现情况越来越不对劲,便带着老婆和大儿子来找自己的父亲和小儿子。
  也幸好他来了,他那个老父亲太善良了,什么人都医,他们差点就被杀了。
  他本来想带着老父亲搬离这里,附近有太多人知道他父亲是个中医,但老父亲不肯,说越是这种时候,越需要医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