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医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他又怎能反驳呢?因为他自己也是个医生,医生的职责不正是救死扶伤吗?
  但是,救人之前,也要先保住自己的命。
  于是他现在只在一楼隔着铁门给人看病,也不主动收诊费,对方愿意给就给点,不愿意就拉到。反正对他来说只是看看病写个方子,不需要支付格外的东西。
  但岳石峰却给了他一瓶酒一瓶烟,还有一个珍贵的水果罐头。
  所以他的心里便多存了一分感谢。
  从他到此处代替他的老父亲行医以来,遇到太多既不愿意支付诊费,又怀揣着某些恶劣心思的白眼狼了!
  岳石峰和梁书宇就趁此再问了一些药的细节,中年男人都很耐心地一一帮他们解答,还告诉了他们熬中药的时候怎么节约燃料的技巧,梁书宇都细心地记下。
  带着魏胖子离开那里,到另一个隐蔽的屋檐下以后,梁书宇才拿出岳敏给他的那张纸条,对应过后发现只有一种中药没有,但后面可替换的药他们有。
  把两张纸条都放好,两人扶着魏胖子往家走。
  回到家,“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湿气太重导致的。”梁书宇把药房递给秀萍阿姨,并得知家里竟然中药都齐全,顿时松了一大口气。
  “我就说没事儿嘛。”魏胖子嘿嘿一笑,出去走一趟精神好了不少,现在人是清醒着的。
  “医生说了,必须每天坚持锻炼出出汗,最好能刮个痧,排寒祛湿效果好。”岳石峰用力拍了拍魏胖子的肩膀,魏胖子差点被他拍到了地上去。
  “轻点老岳,我是个病人呢。”得知自己没事儿,魏胖子的心情一下子舒畅了,和众人开起玩笑。
  “我们家有没有精油和刮痧板?”梁书宇问梁文静,因为家里的物资都是她和岳敏在管,有什么东西她们最清楚了。
  “有!好像有玫瑰精油。”梁文静想了想,是她很久以前买的,“不过质地不怎么样,能用么?”
  “我有茶树精油和橙花精油。”岳敏说。
  “只要是精油就行。”医生说的用温和的精油刮刮背就可以了,能起到一定的驱寒祛湿作用。
  “但刮痧板……”梁文静努力地回想,“水晶刮痧板能行么?”当初她嫌牛角刮痧板不好看,看起来像塑料似的,贪漂亮买了水晶刮痧板。
  现在看来,买东西千万不能贪图漂亮,呜。
  “应该可以吧,试试看。”梁书宇说完,梁文静便拉着岳敏二人一起回家走了一趟,去那边找精油和刮痧板。
  几人又将熬制中药的技巧和节省燃气的办法告诉了秀萍阿姨和梁英二人,秀萍阿姨拿到刮痧板和精油以后便上楼帮魏胖子刮背,熬药的事务便落到梁英头上。
  时间还早,午饭时间刚到。
  梁英和秀萍阿姨以为他们会去很久,结果这么快就回来了,因此午饭还没开始做。
  既如此,梁书宇和魏有祺、岳石峰便正好再出门一趟,回来可以赶上午饭。
  这一趟能够这么顺利也是出乎梁书宇的意料,现在医疗物资这么紧缺,那位陈医生却如此慷慨问也不问地就帮他们看病,实在令人感恩。
  不过梁书宇也很佩服他的“识时务”,据悉那位陈老医生在那里行医很多年了,很多人知道他们的据点。人们找上门去看病,如果他们无故拒绝,肯定会引起某些人的恼羞成怒。
  像他这样隔着门,什么也不问地就给人看病开方子,既不用付出什么东西,又不会得罪人引来麻烦,实在是上上之举。
  屋子里的人忙碌了起来,梁英在熬药,秀萍阿姨帮魏胖子刮背,梁文静和岳敏则在绞铁丝。
  梁书宇从热水壶里倒了几杯热红参水,与魏有祺他们喝下,带上了玻璃胶、U型锁和酒精喷雾,再一次上路了。
  酒精喷雾他们拥有不多,早就用光了。现在瓶子里装着的是高度劣质酒,魏胖子家本身就卖这些东西,连红酒都有,虽然也是劣质的。
  后来他们在水下市场又弄了些,因此不缺酒精。
  但酒精的用途广泛,用量也很大,还是要节约着。
  夏峰大厦。
  来到这里,梁书宇他们又对这栋大楼进行了第二次检查。
  最后终于确定这栋楼三天之内除了他们,确实没有别人再来过。
  只有一楼的楼梯有水渍,水渍是通过二楼通风口的窗户留下来的。但二楼以上的楼梯均是干干净净,只有上午他们留下的一点点脚印。
  每一楼层的锁都是完整的,梁书宇他们进来以后,拿出带来的U型锁从里面把门锁上,再爬到第十一层的天台上,砸开天台的门,这一层只有一个禁闭的机房和空旷的露台。
  上面什么都没有。
  然后梁书宇他们分别砸开了二楼、三楼、四楼、五楼、六楼的防盗锁,进去里面搜寻物资。
  不过很可惜这栋大楼里全都是小公司和工作室,他们只找到一些烟、打火机、糖果、小零食、工具刀、五金工具等小物件,但还在一个老总办公室找到几瓶干红,看起来是藏酒。
  五楼、六楼都被李阿姨搜过,里面连一颗糖一块饼干都找不到,但是烟和茶以及小工具找到一些。
  而且梁书宇发现五楼六楼因为设计格局的原因,只有小窗户没有大窗户,唯一的一个较大的窗户开得很高,而且它附近能够固定绑绳子的地方非常远。
  如果五楼有一扇像他们七楼那么大的窗户,也许李阿姨还有逃生的机会吧。
  也许会有。
  每一个楼层都搜索完,梁书宇等再将带来的物资分别藏在不同楼层的不同位置,一般人绝对想不到的位置。
  梁书宇和岳石峰开始用玻璃胶封闭七楼的办公室。
  李阿姨走的很体面,她很安详地躺在那张黑色沙发上,地上洒满了她为自己准备的星星和千纸鹤,所以梁书宇不想进去破坏她的葬礼。
  只在门口对她轻轻地鞠了个躬,点了一支蜡烛,以及一束手绘的黑白色菊花。
  “真的不跟你妈说一声?”他们也不能瞒多久,等搬过来以后梁英迟早会知道的。
  “晚点知道,能少伤感几天。”梁书宇削去玻璃胶顶端已经干了的白色胶水,把它交给岳石峰。
  这句话好像没毛病。
  岳石峰无话反驳。
  “老梁你看这个!”魏有祺忽然拿着一张便签走了过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