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交易平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老刘的意思是,他们打算建立一个“交易平台”,受众人员就是附近居住的所有邻居和街坊,他们的平台可以提供一个相对安全的场所,供所有进入的人自由“以物易物”,同时保障在交易期间的安全,避免杀人夺宝等事件。
  梁书宇等不需要出力,但需要出资。
  那么如果梁书宇加入这个平台,老刘等人从街坊邻居们身上赚取的交易税可以分给梁书宇一部分,然而梁书宇虽然不需要提供人员,但需要定期上缴一定的“平台费”,相当于入股。
  与此同时,如果梁书宇碰到任何难题,就可以直接从平台抽取人手,为梁书宇提供保障。
  另外,平台还会保护梁书宇的家。
  这些都是老刘的表面说法,很显然梁书宇不仅只听他表面的说法,也理解到了深层说法。
  简而言之、言简意赅地理解就是,如果梁书宇不愿意交物资,那就等着被打劫吧。如果梁书宇愿意交,那么他们可以给梁书宇分一杯羹,但有一个生意人将会面临的很现实的问题是:
  你觉得你的idea很好,能赚钱,那完全、纯粹是你一厢情愿的看法,市场给不给你面子,群众给不给你面子,都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
  有多少人愿意交“交易税”,而老刘的平台又能提供怎样的保护?
  像修真小说一样出了城就被杀人夺宝的程度,还是一条龙服务到家的程度,这完全是两码事。
  如果做不到一条龙服务,那么老刘的交易平台有什么特殊的竞争力吸引别人吗?老刘回答不出来。梁书宇也没心情问,因为梁书宇根本不准备参加什么交易平台。
  听到梁书宇干脆了当的拒绝和反问,老刘这种老油条可没那么容易气磊,“我们需要的东西其实不多,至少对你们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这么一点东西就能让你们家的房子和人口换来安全,这笔账你还是会算的吧?”
  “你们经常出门,一去就是大半天。万一家里出了点事,不只有我们这些邻居才能帮上忙么?”
  “小梁呀,你仔细想想叔跟你说的这些条件,这对你们来说是一笔绝对划算的买卖。”
  老刘的话一针见血地说到了最厉害之处,连躺在沙发上旁听的秀萍阿姨都觉得很有道理,听了很心动。
  梁书宇他们每次最多只敢出去半天,每次必须留一个男人在家里看着,不正是由于担心某些人趁手打劫吗。
  然而梁书宇比秀萍阿姨想得更深刻的是,假设他们的交易平台开设不起来,那么他们就会像蚂蟥一样疯狂吸三家的血。
  假设他们的交易平台开设起来了,那么等他们实力强大起来,们必然不满足于现状,肯定会加码于梁书宇,如果梁书宇不服从,就会被平台反噬。
  与虎谋皮,焉有其利?
  无论从哪个角度分析,这都是一笔风险极大的买卖,而且是押上自己和家人身家性命的买卖。
  不过还好梁书宇提早想好了应对计策,他不会拒绝老刘,但也不会答应老刘。
  “平台的想法确实不错。”
  老刘总算松了一下地笑道,“那是当然,稳赚不赔的买卖。”他好歹,也有些生意头脑的。
  “但很可惜你们也不能保证一定盈利吧。”梁书宇笑道,“如果你们不能盈利,那岂不是相当于我养着你们,如果仅仅是这样,我不如挑几个能打的,养谁不是养。”
  “我那儿也有的是人呀!”老刘急忙道,可心里想的是,能和他合作的人还真没有能打的,全是些酒囊饭袋,否则早就自己出去找吃的了,至于再家里缩头乌龟一般躲着吗?
  这世上勇猛的有,胆小的也有,像老刘自己这样胆小又惜命的人,太能理解那些死到临头还做缩头乌龟的心态了。
  但凡有一点儿别的挣钱的路子,他都不想出去拼命。
  “我还不如雇几个保安呢。”梁书宇叹息着说。
  “都这时代了,杀人放火的事儿一抓一大把,保安不可靠呀小梁!你怎么保证他们不会反过来咬你一口呢?”老刘苦口婆心地劝说。
  “你又怎么保证你们不会反过来咬我一口呢?”
  老刘额的一滞,说不出话辩解的话来。
  他和梁书宇四目相对僵持了好一会儿,见梁书宇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气势保持一贯的四平八稳,一点也不退缩地淡看着他,他便觉得自己像个氢气球一样慢慢漏了气。
  “……小梁啊。”老刘的声音放低了,“其实叔也很不容易,要是叔但凡有点儿本事,也不会被人逼着到这里来和你一个孩子谈这些东西。”
  他说着,眼中好似有了泪,“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等着吃饭,叔也是逼不得已。要是今天又没谈成,恐怕回去以后不单单是没有饭吃那么简单了。”
  梁书宇道,“这座城市里那么多资源,你们随便出去逛逛,一顿饭弄不到?”
  “……那可是犯法的。”老刘迟疑着说。
  “噢,您还挺有道德感的。”
  “……”老刘尴尬地抹了下豆芽儿般连头都没冒全的泪,“叔也是迫不得已。”
  “这样。其实我也很想和你们交个朋友,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对!”老刘听得一喜,眼睛放出光,“这句话说的对,人在江湖,靠的就是朋友!”
  “我家里还有一套潜水设备,可以借给你们。水下市场那边的情况,包括哪里有资源,哪里有危险,都可以详细的告诉你们。”梁书宇笑了一下,“条件是,你们不要再踏入我家,包括你们那栋楼里的妇女们。”
  老刘听得傻了一下,他还以为是什么呢,潜水?还是潜昏水,那得多危险啊!
  “这……”他迟疑着。
  梁书宇坐在原地不再说话了,给老刘和秃子李一些思考的时间。
  按照老刘原先的预想,他们是想靠吹牛从梁书宇这里弄到提供生存的可用物资,然后他们只需要美滋滋地待在家里,享受梁书宇的上供,每天帮他看看家就好了,毕竟他觉得半郊区这边危险性很小,除了邻居以外不会有外人来打劫梁书宇家。
  哪晓得梁书宇就是半步也不肯退让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