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臊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得不说老刘的想法很美好,也挺不要脸的。
  空手套白狼手法使惯了,总有不管用的时候。现在他想笑笑不出,想哭也没泪流,看梁书宇的意思,是不会退让的。
  难不成真的嚎一嗓子,叫人来把岳石峰家踏平了?
  这是不可能的……就算他们能趁着梁书宇几个男人不在家的时候抢劫女人们,但除非他们抢完立刻搬家,远远离开这里,否则等梁书宇几人回来,定要找他们血债血偿。
  而老刘也确实没那个胆量去做杀人、抢劫的事儿,他既没有胆子,也害怕触犯法律。毕竟在他看来,目前的生存状况还没有迫切到需要去杀人夺宝的地步,他又不是那些疯子。
  他得为自己的下半辈子,为孩子们的下半辈子做考虑。
  有些事儿,一旦做了,便再也没有回头路。
  “行吧……不过我得回去和三哥商量一下。”老刘苦笑着,不必商量,只要他把话头拿回去一说,三哥肯定会让他亲自下水去捞。
  因为,他们其实根本没人手啊。
  也就几个半死不活的半百老头一拍即合的灵光一现而已。
  敢来威胁梁书宇,完全靠一张嘴皮。所以老刘的心里其实虚的很。
  “请便。”
  终于把老刘和秃头李送走,魏有祺出了长长的一口气,“你说他们会接受嘛?不会我们把潜水设备给他们以后,他们还要反过头来打我们的主意吧?”
  屋内正以为已经结束了的秀萍阿姨又竖着耳朵听了起来,梁英则是在一旁无聊地翻着一本高中教材,是岳敏的书。
  梁书宇道:“如果他们想,谁又能阻止。”
  “啊!”梁文静无语地叹口气,“好烦啊这些人,搞得人心惊胆战的,好像宫斗一样。天呐,早知道不用工作的生活这么艰难,我当初就该祈祷天天有班上的。”
  魏有祺的眼神飘到梁文静身上:“停电以前静静姐好像也没上班吧。”是个荣幸的家里蹲呢。
  “啊?这样吗?”梁文静装傻,嗯,好像是诶!
  岳敏没忍住,噗嗤地笑了一下。
  梁文静顿时觉得脸上臊热,“咳。但是我也是有工作的。”
  “工资全靠全勤的那种?”梁书宇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但还是忍住了没有说出来。否则梁文静会掀开他的天灵盖。
  岳敏一笑,大家都忍不住笑了。梁文静立刻尴尬地想用脚趾抠地板,但是转念一想,在这么沉闷的氛围里给大家带来一点乐子也挺不容易的,何况地板是瓷砖呢,抠不动呀!
  下午不出门了,但也不代表没有别的事做。
  梁书宇和魏有祺每天都会训练,起初他们是在石坝上训练,但后来担心在外面晃悠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便改到室内。
  岳石峰家比较大,将一楼客厅稍微移动一下,训练室便有了。
  于是到了晚饭前,梁书宇、魏有祺、岳石峰、岳敏、梁文静五人都穿上了方便的长衣长裤,在客厅的瓷砖地板上摸打滚爬起来。
  基础的体能训练过后,才是实战训练。
  此时岳石峰手里拿着一个小木棒当做武器,梁书宇站在他的正对面,岳石峰试探着向前耸动,忽然梁书宇单手一拍,便将岳石峰手里的木棒拍飞了去,然后见他快速一个弓步上前,只两三秒间就把岳石峰放倒在地。
  “啪啪啪!”围观的岳敏、梁文静二人鼓掌,“这一次好像更快些?”梁文静说。
  岳石峰从地上爬起来,“就这程度?还不够,继续!”
  训练中的岳石峰不像平日里的憨厚气质,反而十分严肃、板正,分毫面子和情面都不留。
  魏有祺捡回木棒丢给岳石峰,梁书宇在原地沉吟了半瞬,再一次拍飞岳石峰手里的武器,继而将他放倒在地。
  实际上要训练一项能力并不复杂,你只需要不断、不停地训练它,将它形成你的条件反射,形成你与生俱来的本能一般。
  好像练书法,实则没有过多的技巧可言。只需要勤奋地练习,不断的提炼即可。
  若要真的说技巧,那边是眼到、手到、心到,学习一样东西自不可能笨拙地像个机器一般毫无思想地复制它,人类之所以万物之灵长,还因为人类拥有过人的脑容量,可以对已知的事物进行提炼、分析、总结,最终形成自己的一套体系。
  因而练习拳脚功夫也是一样的。
  梁书宇看似蛮力地拍飞了岳石峰的武器,实则其中有深刻的技巧,拍的时候要用怎样的弧度,用手的哪个位置去拍,拍对方的哪里,拍的时候又要运用到哪些技巧,都是有讲究的。
  它蕴含在一个简单的动作内。
  梁书宇实战结束以后,走到一边的空旷区去,自己继续对着空气训练。并且琢磨今日实战中获得的经验。
  接下来换魏有祺、岳敏、梁文静等一一上前和岳石峰实战,每一个人的训练都不会偷懒,即使岳石峰没有监督。所以这可能是停电以后唯一的,让人觉得很有意思的东西吧。
  大家都变得更勤奋好学了。
  毕竟偷懒的尽头是生命,失败的成本变高,拖延症自然而然地痊愈了。
  2032年11月9日,大暴雨,停电第48天。
  今天,他们要去碧桂园,找刘小胖。
  魏胖子的病已经有所好转了,虽然水肿还没消下去,但精气神却恢复了很多。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也更看重物资。
  如果不是他们家里正好有中药,能治魏胖子的病,否则要怎么办呢?活生生让他拖下去么?
  碧桂园在北站附近,梁书宇几人路过地铁站,有幸看见地铁站台内部全部被淹没的场景。好像灌满了水的一个巨大杯子,里面还浮着尸体。
  记得停电没多久时,梁书宇见过还在工作的街道卫生人员,把尸体搬运到垃圾车里,一齐堆积在某个坑了。
  那场景十分骇然渗人,见过以后深刻地印记在了脑海里,至今没有忘记。梁书宇甚至还记得当时那个老头的环卫服上,有个三角形的破洞,虽然破洞与他用垃圾车装尸体的行为完全无关,他的行为是高尚而不计回报的,但梁书宇却把他衣服上的破洞记了个一清二楚。
  以至于,尸体们到底什么模样,却忘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