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挣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为什么一定要杀人!难道杀了别人,我们才能活下去吗?”
  “难道我们就不能和平共处?”
  “之前不一直是这样吗?社会安定,秩序井然,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岳石峰朝梁书宇质问着,说到后面一句,声音却越来越低,越来越没有底气,眼眶越来越红,神情也越来越痛苦。
  魏有祺走了过来,想要和他解释:因为秩序已经崩塌了,因为社会已经不再安定了,因为这个世界的本质就是这样,从前所见的一切,只是法律压制下的假象而已!
  但被梁书宇拦住了,因为岳石峰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劝解。
  难道他不懂吗?他懂。
  他只是短时间内无法接受,现在的世界和他内心所希望的世界差距太远了,所以他崩溃了。
  三个人站在雨中,谁也没有说话了,只留下岳石峰压抑而崩溃的痛哭、发泄,他不时咬着牙低吼一声,不时用巨大的拳头猛砸车门,到最后他朝着铁皮车门狠狠地练起拳头来。
  砰砰砰砰!每一声都恍若砸在他们的道德良心上,然后碎的一地。
  终于,岳石峰发泄完了,双拳也完全破掉了,车门上,地上血淋淋一片,比刚才的消防通道里看上去还鲜红。
  每个人都要做出自己的选择。
  有些人的选择是沉默的,只有自己知道。有些人的选择是被动的,像水一样顺势而流。有些人的选择则像岳石峰这样,经历了纠结、崩溃、愤怒和无奈。
  事后,可怜魏有祺还要帮他包扎。
  浪费掉一些碘伏和外伤药。
  “你在这边坐一会儿吧,我们去那边看看。”梁书宇指了一处可以避雨的地方,岳石峰默默点了一下头,接受了现实的他,像颗霜打了的茄子,整个人失去了神采。
  梁书宇和魏有祺直奔另一条马路上一辆货车而去。
  尝试点火的时候,梁书宇问魏有祺,“你还好吗?”
  魏有祺愣声嗯了下,“还行。”随后又咧开嘴笑了,“就这程度,我怎么可能不行啊?老岳他那是思维古板,有爱国爱民的意识,我可没有。”
  梁书宇点头,拉出两条线剥开线头。
  魏有祺问他,“你呢?”
  “我?”梁书宇耸肩,“差不多吧。”
  魏有祺伸出手去,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拍。梁书宇回头朝他微笑了笑,忽然,车子传来轰轰轰的声音,“点着了?”二人均是大喜!
  太好了,他们有车了!
  梁书宇又把线分开,下车来,在车门一处用大头笔做好标记。
  车子他们现在不会开走,他们这次出来只是尝试看有没有能够开的走的车。才能继续安排接下来的行动。
  两人高兴地往回走,和岳石峰汇合以后,三人继续沿着马路往家的方向走,一路上如果碰到合适的货车,梁书宇都会上去尝试点一下火,能点着的他都做上标记。
  岳石峰也试开了一辆,可以!
  “这些车子里应该也会有物资吧?”魏有祺突然说。
  他们今天本来还要收集柴油,但是刚才经过一个加油站发现那边已经被砸坏了,油流了一地不晓得里面还有没有,于是三人便想着从车里弄油,他们还从加油站里找到了空的油桶和管子。
  魏有祺便想,车子的油能弄出来,那车子里的物资不也可以?
  很多车子尾箱里可能放着两箱备用矿泉水呢!
  反正砸货车的窗户是砸,砸小车的窗户就不是砸了?
  “有道理。”梁书宇认同道。
  就是有点良心痛。
  算了,良心什么的,不重要了!来都来了,是吧。那就砸。
  啪啦,碎片掉了一地,魏有祺抬手就是一辆奥迪A6,“做这种事比杀人还心慌……”魏有祺打开了车门,爬进去将车上所有能放东西的地方搜刮了一遍。
  “确实。”梁书宇也很认同,人则走到车尾,入后车厢里搜寻。
  然后,他们在这辆车上搜到了打火机两支,饼干一袋,槟榔三个,矿泉水半瓶和零钱若干。
  半瓶水就算了,别人喝过的,他们还没穷到这地步。
  有了一,就有二和三,魏有祺还搞到一辆跑车,砸的时候心慌的不行,砸完以后那个爽,然而,竟然只在车里找到一盒避孕套,还是小号!
  竟然是小号!这玩意拿出来谁能用?!
  这不寒碜人么。
  魏有祺气得眼睛都绿了,“现在开跑车的人都是小号?难怪要开跑车。”哼哼。
  梁书宇表示:“明天拿到交易市场去,看能不能换点东西。”S号?他们留下也没用吧。
  岳石峰深表赞同。
  他们又碰到了点不着的柴油车,或小型货车,全部撬开油箱,把柴油吸出来,弄到了四桶柴油。空桶是从加油站里弄到的,可惜加油站也被抢空了,不然他们又能小富一下。
  稍微靠近房子多一点的马路,他们才发现好多车的油已经被偷走了,也有不少车子被砸过。
  世界上的门门道道虽然多,但人也很多。人们的想法千奇百怪,有什么样的点子没被人想出过呢?几乎没有!
  所以看见这边的不少车子被砸过,梁书宇等人并不意外。
  他们一路走来,从车里弄到了不少小东西。像打火机、香烟这种比较常见的就不说了,剩下的还有矿泉水、小饼干、小零食、TT、润滑液、咖啡、奶茶粉、糖果、巧克力、矿泉水等等一系列。
  以及不少车尾箱里都有工具,他们直接在一个大货车里找到一个千斤顶,这下连五金店都不用去了。
  今天可谓是收获满满!
  三个人满载而归,岳石峰终于恢复了一些精气神,快要到家了,气氛变得轻快起来,魏有祺往前一冲,跳到一辆别克车上,一边扭屁股,一边唱江南style,动作骚得不行。
  梁书宇被逗乐了,也笑出来。
  魏有祺又爬到车顶上,跳起脱衣舞的样子。岳石峰都看呆了,谁来告诉他,魏有祺为什么这么骚?
  “跳得还挺好看的嘛,呵。”一个冷声从车的另一边传递过来,梁书宇大意了,什么时候被人跟上了竟都没有察觉!
  魏有祺的舞步戛然而止,便见四面的车后缓缓走出几个拿着铁棒和刀子的健壮男人。
  六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