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画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没有红色的彩色铅笔了。
  这幅画显得惨淡而没有色彩,苍白,无力,是梁书宇对它的第一印象。
  梁书宇个人不太喜欢红色,他比较喜欢灰色,但现在却觉得这些颜色太寡淡,没有趣味。
  如果能弄一些鲜艳的红,肯定可以更添绚烂。
  只画了一张,就没有兴致了。
  梁书宇窝回了床上,继续玩起他可爱、纯洁的刀具,现在已经很有技巧,不会伤到自己。
  第二天早晨,天还很早,外面是漆黑的,没有一丝丝光亮。梁书宇起床来,收拾了一地的残局,觉得浑身都没什么力气,到对面岳石峰家进行了基础训练,才又觉生龙活虎。
  昨天的战斗,让梁书宇清晰地认知到了他们这段时间以来的训练,是著有成效的。
  所以今后梁书宇还要对这些简单的招式进行更疯狂、不断刻画的重复训练,以力求达到极为精炼的效果。
  速战速决,绝不给敌人任何一个反击的机会。
  今天要去交易市场,他昨天的计划原本只是弄点大米去交易,但今天却改变了策略。
  他决定用大米、面条和热水,去交易茶叶、咖啡、香烟、酒精和巧克力、槟榔等六种物资。
  时不待我,不可畏畏缩缩,因小失大。
  所以早晨梁英和秀萍阿姨便都烧好了两热水壶的热水,供他们带出去交易。
  训练结束,吃过早餐,随身的保温杯里装了一杯热水,还有其他的一应装备准备好,梁书宇三人再次出门了。
  一进入交易市场,魏有祺便感觉到场内所有人的视线,好似一下子凝固了一般。
  本就不太活跃的场子,在他们的到来之后,猛然一下更加沉闷死寂了。像是一滩死透了的池水,不论水面还是内里,甚至是池底的鱼虾都不再活动。
  魏有祺略有点迟疑,梁书宇却混若不觉地找了个空位置,铺一块儿布,把分装好的大米、面条提出来放在上面。
  两壶热水也放在了两旁。
  嘶~
  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能到这场子里出售物品的人,肯定不是穷人。那么想想看,为什么只有四个人在交易热水?
  如今,两个愣头小子加一个憨大个竟敢不守规矩地卖起热水,难道是想惹麻烦?
  然而,纵然有人会这么想,但另一些人,则假装没有看见一般,继续做自己的生意。
  而原先那四个卖热水的人,有两个泰然自若,像没看见一样。另两个则是立刻皱起了眉毛,冷冷地盯着梁书宇三人,好像他们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坏事一样。
  梁书宇恍若不觉。
  不一会儿,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人步入了这个交易市场,开始走马观花地交易自己所需的物品。
  很快,梁书宇的大米就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一个男人走上前来,“怎么换?”
  “烟酒茶,咖啡巧克力槟榔,十个一袋。”坐在中间的魏有祺说,他负责跟人卖东西。
  分装出来的大米大概只有两小碗那么多,一个三口家庭节约一定,至少能吃三顿。
  面是圆饼面,价格是4个一块。
  这个价格以茶咖啡巧克力槟榔来说,还挺划算。
  烟和酒即使在现在都属于稀缺的珍贵物资,一整包烟就可以换两到三袋米,而一小瓶酒,像敬酒那种量,起码能换三到四袋了。
  但以现在的市场环境说,面条会更紧俏一点。
  食用比大米方便,所以男人听完以后赶紧回家取东西,来交换走了四个面饼。
  给梁书宇他们换来一罐绿茶和三条咖啡。绿茶是那种罐装大袋的,没有拆开过,应该不会潮。
  交易在持续进行中,面条很畅销,不一会儿就卖光了。
  大米略次一些,然后是热水。
  起先常来交易市场的人没在梁书宇这里兑换,都是些新面孔来换。然后逐渐有人过来问价格,发现价格差不多以后,也有人换。
  梁书宇倒没有搞什么恶意竞争什么的,他的定价都和场子里其他人的差不多。
  他现在确实心态有所转变,不像之前有点畏手畏脚的了。但也不至于故意去搞事情,给自己找不痛快。
  就是他摊位上的物资很快卖光以后,对面卖热水的其中两个人,看他们的目光越来越怨毒。
  若不是还在场子里,对方不敢贸然闹事,梁书宇都要怀疑他们是不是会直接拔刀过来。
  但无所谓了。
  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就算梁书宇瞻前顾后,考虑良多,那些该要来找他麻烦的也不会少!还不如敞开了胸怀去做,提早把应该谋取的利益都谋取到。
  中午不到12点,梁书宇他们的热水和面饼都卖光了,只剩下几袋还没卖完的大米。
  三人起身,离开了这里。
  两个卖热水的人一番眼神交流,其中一个抬脚便悄悄地跟了上去。
  等梁书宇他们刚走出碧桂园C区一百多米的地方,还没拐弯,身影还能被碧桂园保安亭里的保安看见的地方,后面就急匆匆地追来了四个身形魁梧的男人。
  保安亭里的两个保安别开了脸,假装什么也没看到。
  四个男人,为首的是一络腮胡大汉,蓬头垢面,身形雄壮,比岳石峰还要高大一点。
  他冷哼了一声:“小屁孩不懂规矩,你一个大人也不懂?”是对岳石峰说的。
  岳石峰耷拉着眼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不说话。
  梁书宇道:“什么规矩?难道我们不能在里面卖热水?谁定的?”
  “哼,废话少说。把你们今天赚到的交出来,这件事情就算了。以后你们还能照常在市场里卖东西,否则的话。”络腮胡大汉横着眼睛,摸了摸自己手上的刀子。
  梁书宇退后了一步,让岳石峰前面空出一个有利空间。
  络腮胡以为他退让了,便是得意地一笑,上前一步来。
  然而却听梁书宇道:“我只有我自己的规矩。”
  “臭小子给脸不要脸!”络腮胡一怒,便要动手。然而岳石峰却比他更快,一个箭步冲上去,左手卸了他的武器,右手的刀子却已快速没入他的咽喉,温热的东西立刻从他身体里喷射了出来,瞬间帮他身后的三人洗了个脸。
  那三个人包括络腮胡自己都没有想到梁书宇办事这么狠辣,话都还没谈妥,就直截了当地动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