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懦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谁料牌友才一努嘴,什么动作没开始呢,就被陈宝怡厌恶地推开了。
  牌友以为是陈宝怡要反悔,立刻怒瞪了他一眼。
  就见陈宝怡逆着他道:“T呢?”
  T?用T多不舒服!牌友想都没想就要拒绝,陈宝怡又不悦了,冷冷地盯着他,牌友被盯得浑身一软,只好爬下来,忙不迭回家拿T去。
  女人真不好伺候,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但是……唉!陈宝怡是真他妈漂亮,折腾一下也值了!
  一来二去地在雨中跑来跑去,牌友的衣服都湿透了,但热情也高涨到了顶峰,如箭在弦上,不发就得毙命的程度。
  牌友刚乐不到半分钟,嘴巴都还没捂热,突然感觉到自己浑身一轻,被一股大力从沙发上提了起来。然后脸上被天昏地暗地挨了好大几拳。
  牌友反应过来后,忍着剧痛的脸颊,艰难地睁开半只眼睛看清楚来人,竟然是一脸怒气冲冲的老陈。
  “靠!你们父女他妈的玩仙人跳呢?!”妈的!妈的!到手的熟鸭子飞了!这他妈的都什么事儿!
  牌友爬起来抡起拳头就要往老陈的脸上招架,今天谁他妈都别想阻止他,事儿都办到这个份上,能下得来台吗?不可能!
  嘭嘭嘭!
  两个男人你一拳,我一拳地打了起来。
  最后当然是牌友输了,他的吨位不敌老陈,怒气也不敌老陈,而且由于前面的某些事儿,他的某些位置行动不便,他当然打不过老陈,还被老陈一脚踹出门去,从楼梯间滚下去。
  摔得他鼻青脸肿,浑身是伤!
  梁书宇那会儿刚要出门去交易市场,继续安排今天的交易计划。
  结果却见到对面自家的大铁门里冲出一个不算熟悉的面孔,那人被揍得嘴歪眼斜,鼻血流了一地,怒气冲发奔回出租屋内,又拖了一把长长的西瓜刀回来。
  梁书宇顿感不妙,一时已经猜到前因后果,因为近日牌友出入陈宝怡家都瞒不过梁文静等人的眼睛,这些信息早就一一汇报给男人们,好让他们知晓附近的情况。
  梁书宇正回头,就看见岳石峰已经站到自己身后,把刚才的情境看得一清二楚了。
  岳石峰最近都没管陈宝怡的事情,他会出手阻止么?
  这点梁书宇还真不好说。
  但如果岳石峰出手呢?
  如果是以前,梁书宇会担心这会给家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但现在梁书宇却觉得,麻烦永远是别人找上门来的,不是自己惹出来的。
  不一会儿,梁文静、魏有祺、岳敏等人都到石坝上来,盯着对面,“发生什么事了?”
  魏有祺说:“某些交易没谈妥呗。”
  梁文静静默无语。
  岳敏看了她一眼,记得梁文静以前也和陈宝怡玩过,只是后来熟悉性格后日渐疏远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你有你的选择,她有她的选择,外人干预不了。”
  梁文静抿了一下嘴,她不想搞得好像自己有多高尚似的,只是她有个好弟弟好母亲,她被保护着而已。
  如果让她站在陈宝怡的立场上,能做出什么样的行为,谁又能预知呢?
  梁文静抱住了岳敏,“嗯,毕竟每个人面对的困难都不一样。”
  梁英和秀萍阿姨也趴在窗户后面注意着外面的动静,不一会儿就听到对面二楼陈宝怡尖锐的号喊声。
  老陈家,牌友很没面子的被夺了西瓜刀,其实他很想一刀捅死老陈,那陈宝怡就没有任何可反抗的机会了。
  然而他也是有心无力啊,因为他打不过,刀还被人抢走了!
  “你就这么下贱?!”看着眼前这个和她母亲有三四分相似的女孩,老陈简直怒不可遏。
  恨不得一巴掌扇死她,却始终没能动手。
  陈宝怡嘲讽着嗤笑:“我又不是你的女儿,我自己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管我?还是说,你也对我有意思。无所谓咯,只要价钱到位,什么都好谈。”
  老陈简直不敢相信陈宝怡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以前她只是任性一点,刁蛮一点,但何曾这样下贱、无耻过!
  啪!
  老陈无法再容忍地狠狠一耳光甩在她的脸上,红色的巴掌印瞬间印在了那张几乎透着白光的脸上,显得格外醒目骇人。
  老陈看着又有一点后悔,心里绞痛似的,好凄,好惨!
  怎么会这样!
  陈宝怡被一个巴掌甩偏了头,头发蓬散地遮乱在眼前,头发缝隙里她那双噙满恨意的眼睛更恨了。
  陈宝怡的嘴唇抽搐着,拉动着她脸上的肌肉,好似在隐忍,又好似在爆发。忽然,她一抬手,也一个狠狠的耳光抽在老陈的脸上。
  然后她抖了一下眉,咬牙将脸上抽动的肌肉狠狠地压制下去,使她的面容更从容,因而扬起了下巴,好似居高临下地,不屑地,蔑视着老陈那震惊而不信的苍老面孔,“你,没资格打我。”
  一字一顿,是她绝不妥协和示弱的宣示。
  “你从没管过我,从没关心过我,从没有爱过我,你对我只有打和骂,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管教我?”
  “你甚至都不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们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管教我?”
  “你不过是个连自己老婆都不敢骂的懦夫,你只会骂我,只会把怒火撒在我的身上,你凭什么?我凭什么?你有资格管我吗?”
  “你根本不配!你这个懦夫,人渣!”
  轰然,老陈像一个被巨石反复砸过碾压过的烂番茄,挤出了一地红艳艳的汁,是他心头的血,是他半生的恨,被陈宝怡无情地踩在脚底下,碾了又碾。
  老陈想要反驳她,但好像找不到确切的证据。
  因此浑身无力了,颓然了,半生的坚持在这一瞬间崩塌,不敢相信,无法相信,难以置信,在陈宝怡的眼里,他竟然仅仅是这样的吗?
  牌友看了一场戏,总算看明白了,原来陈宝怡根本不是老陈的亲生女儿嘛!
  “宝怡,既然他根本不是你爸,你也不要跟这样的人住在一起呢,万一哪天他对你起了歹心思怎么办?去哥哥家住,从此哥哥万事给你做主!”
  牌友捂着满身的伤痛站起来,挪到陈宝怡旁边,一脸正意盎然地说着。
  陈宝怡挑着眉看他一下,“好呀。”
  牌友喜不自胜,拉着陈宝怡就往外走。临走还不忘了桌上那一大包方便面。
  毕竟那是给宝怡的,留给老陈作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