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五章:雨停了,太阳出来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太阳!是太阳!
  这不是幻觉吧?雨竟然停了?太阳竟然出来了?
  那白色的金色的红色的耀眼的光芒,像一把巨剑把这连日的阴霾都刺破了,它来到了这里,用它无所匹敌的力量把这座城市再一次照亮了。
  光所遍照的每一处,黑暗被驱散,骸骨和腐肉露了出来,即使是不幸死去的人,也一定感怀这一刻,阳光可以普照在他已腐烂的肉体上,那是多么动人心魄!
  人们争先从暗无天日的房子里走了出来,仰着头,紧盯着他们久未谋面的老朋友,那金灿灿的身影就这样高悬在天空上,它是如此的伟大,不求回报,如此地光芒四射。
  那真的是太阳!
  太阳出来了!这座城市一定有救了吧!
  会来电吗?我们有救了吗?我们可以回到公司上班了吗?可以去上学了吗?还可以见到讨厌的上司和领导吗?还可以见到凶巴巴的老师吗?
  喂!如果真的这样的话。
  我一定会好好上班,好好上学的啦!只要这个世界恢复正常就好了,只要这太阳每天都和从前一样,东升西落就好了。
  以后不管领导骂我还是老师教训我,我都一定乖乖听啦!我一定会努力挣钱,努力读书,争取做一个真正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一定不会像从前一样不学无术,懒懒散散!即使是玩游戏,也一定要认真呢!
  总之,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有决心去改变自己。只希望明天的太阳还会升起,晚一点来电也没有关系,我们不会为这个社会添乱的,我们会乖乖守在家里,等着国家和ZF的救援!
  是的是的!有太阳不就意味着有太阳能吗?来电又有什么难的呢?
  喂!喂!有没有人听到呀!
  听到了请回复我们一声好吗?我们会努力改正的,用我余生所有的力量去补偿停电的黑暗六十天,我一定会努力改正的,我爱这个世界,我爱这片土地,我爱你,太阳。
  所有的死去的人,我的亲人们,我的朋友们,陌生的人们,你们能看见吗?
  太阳出来了,世界恢复正常啦!
  人们欢天喜地,争先恐后地到街上来,迎接这好似消失了一整个世纪的太阳。他们开心得手舞足蹈,像个孩子似的大笑大闹。
  陌生的人们也紧紧拥抱在一起,然后相视大笑,好像谁中了五百万的彩票一样。
  高兴得花枝乱颤的人们额,他们笑声,整座城市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连梁书宇的脸上也露出的久违的、畅快的笑容,魏有祺拉着他和岳石峰,像追猫逗狗那样,猛地往家的方向跑。
  一边跑,一边大声狼叫,说的话也没个分寸次序,全然不晓得在说什么了。
  只知道街上的人都冲了出来,马路上挤满了人,虽然有些人的身上还挂着武器,甚至有某人浑身血粼粼的,却没有引来任何人的忌惮。
  他们像一个种族出来的同姓亲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你在笑,我也在笑,畅怀而没有任何芥蒂,即使是正在交火的双方,也纷纷停了下来。
  迷恋地驻足深深地凝视着太阳,好像它成了自己最亲密的情人。
  呵。怎么会有人不爱太阳呢?
  怎么会有女人会在太阳底下打伞呢。
  那是多么愚蠢的行为啊!太阳的光芒是如此的温暖,照耀在人的身上,好像依偎在母亲的怀抱中似的,怎么会有人想要躲避祂呢?
  三个人一路跑回家,因为马路上的人太多了,他们牵着手还是被人群冲散。
  难以想象,这个城市竟然还是有那么多的人!
  人群密密麻麻,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梁书宇挤在人群里,移动得非常困难。一个兴奋的女孩甚至抓着他的脸,深深地吻了下来。还是跳到梁书宇身上的姿势。
  梁书宇被搞得一脸懵,那女孩在阳光底下,有着琥珀色的近金色瞳孔,雪白的肌肤被光芒照耀得几近透明,她眉开眼笑地朝梁书宇笑着,两颗白净的小虎牙躲在她娇嫩的粉唇后面。
  梁书宇傻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反抗就已被她占完便宜。
  还没来得及和她对话,又已被人群冲散,再回头,找不到了。
  一只手从人丛里抓住了梁书宇,把他拉了出来。是魏有祺,“嗷!嗷!”魏有祺嚎叫着。
  梁书宇无语地把他的脸拍开,再回头,人丛里的脸实在是太多了,找不到那人了。
  他们逆人潮到二十七巷,太阳啊,一直迎接着他们将他们送到家门口,在那儿,所有的街坊都抛开了曾经的芥蒂,敞开胸怀,来到阳光底下,迎接祂。
  “妈~太阳出来了!”魏有祺扑进了何秀萍的怀里,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为什么在这种时候最想念的是妈妈呢?
  人类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
  魏胖子走过来,将他们两母子揽入怀中,“是啊,出太阳了,出太阳了。”
  梁书宇也想扑入妈妈的怀抱里,但梁英已经搂着梁文静,两人泪眼婆娑了。梁书宇没好意思,只好拍了拍她二人的背,“别一直盯着看啊,会伤眼的。”
  “呜呜!”梁文静又喜又悲,“太阳诶,真的出来了,会来电吗?”
  梁书宇也不知道。
  雨停了,意味着什么?
  是秩序的恢复,还是地狱的继续?
  这两者,无论哪一个对他来说,都不是好事呢……因为,有些事情做过了,已经回不去了呀。
  他已经十六岁了,该他承担的,绝不会因为停电就平息,也绝不会因为作案的人太多就减轻免责。他只能从背后揽住梁英的肩膀,一只手伸过去放在梁文静的头上。
  摸着她那略带毛躁的秀发,把下巴依偎在母亲的脖子间,与她们二人一同欣赏这万众瞩目的耀眼光芒。
  看着它强势地到来,把地上的水蒸干了,把水底下腐烂的骸骨和腐臭暴露了出来,看,那些骸骨在抱头痛哭呢!
  咕噜咕噜咕噜……
  有一辆脚蹬式带棚的小三轮儿出现在梁书宇的视线里,蹬三轮儿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抵达梁书宇家楼下后他从车上跳下来左右张望,嘴里念着:“媳妇你出来看看,是不是这儿啊?”
  一个女人的头从三轮的棚子里探出来:“就是这儿!”
  “爸!爸?赵弘大,赵弘大在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