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她一定要活下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她要活着,她一定要活下去!
  女孩一路跟着梁书宇三人,但没有跟得太近。
  虽然她才六岁,但她很聪明,她知道这三个人不愿意收留她,如果跟得太近了,也许会被对方直接甩掉。
  所以她一路上躲躲藏藏,跟着梁书宇三人走到了二十七巷,看到这三人走到一个石坝子上,在那儿脱下鞋子,用坝子上的一桶脏水洗鞋底。
  这时候她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求求你们收留我吧,我一定会很乖的,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爸爸说你们一定会收留我的,你们是爸爸的朋友不是吗?”
  这时候她还是在哭,但声音却没有哭腔了,眼泪无声地落下来,一边说话一边把衣服全都打湿。
  岳石峰没有想到这小女孩居然如此难缠,还一路跟到了这里?
  岳石峰看了眼梁书宇,梁书宇也很无奈。
  若这是个成年人,威胁一下打发走就是了,但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刚失去父亲的可怜的女孩。
  很显然,不能以对付成年人的手段来对付她。
  但……难不成收留她?这更不可能!
  这个节骨眼上,连老好人岳石峰都不想给家里添麻烦,何况梁书宇呢!
  “我们先进去吧。”梁书宇低声说了一句,三人快速把鞋底刷干净,红色大木门此时打开,将他们三人迎接进去,三人赤着脚把鞋子放在玄关处,换了家里专用的拖鞋。
  太阳出来以后唯一的好处就是,他们出门再回来不用急着换衣服。
  “那个小女孩哪来的?”里面的人早就把外面发生的事收入眼中,梁文静奇怪地问他们。
  岳石峰把他们在路上遭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也得知了当初消防员带着自己的队员拯救受困灾民的事,梁文静和岳敏都沉默了一下,没有说话,也不知该说什么。
  这两天要整理的东西太多,她们也很忙碌,和梁书宇几个短暂打招呼之后,又要回到楼上的仓库中整理东西。
  仓库里魏胖子和秀萍阿姨也在帮忙,看到梁文静提着新的药回来:“他们回来了?”
  “嗯。”梁文静点了一下头,把药拿出来登记。
  岳敏倒是如常,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石坝上的小女孩本以为自己追上来,又说了乖巧的话,对方一定会酌情收留她的,但没想到梁书宇三人根本不搭理她,随着木门沉重地无情的关闭上,女孩的心顿时狠狠地落了下去。
  那刚压制下的哭意和悲伤,那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决心和勇气都在这重重的一声关门中支离破碎、土崩瓦解。
  她只是一个小孩子啊,养她一个孩子不会太困难吧,她吃的真的不多呀,她也一定不会给这些人添乱的,只要给她两块砖,连沙发也不需要,她就可以在那里睡觉了。
  只要有一个安全的地方,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一个愿意收留她的地方。
  可这些人还是那么地无情,连多看她一眼都不肯,他们不是爸爸的朋友吗,爸爸不是说只要求那个叔叔,就一定会收留她的吗?
  从小娇生惯养,笑一笑就能获得大人们的赞美,说两句好听的话就能得到些好处的女孩不明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她还太小了,尽管她自以为明白了死亡的残酷,但大人的复杂的世界对她来说还是太遥远。
  无情的红色大门关上,好像也堵上了她所有能够活下去的可能性,除了爸爸临死前的交代,她实在想不出有别的什么路可走。
  她的世界一下子崩溃了,再也无法克制地惨烈地痛哭起来。
  哭了大概有十来声,她发现依旧没有人理会她,甚至不远处一栋房子里还传来了厌恶的关窗声,冷漠的成年人嫌弃她声音太吵闹。
  女孩绝望无措地看了一下四周,如果没有人收留她,她是不是得流落在外?
  是不是要睡在大马路上,和尸体们一起?
  是不是会被饿死,被滥杀无辜的大恶人绑架去,给他们做牛做马,甚至做一些恐怖的事情?
  不,她不想这样!
  女孩噗通一下跪了下来,她想起曾经天桥上那些乞丐,向别人祈求的时候就是疯狂地不停地磕头,就会有人同情地给他们丢上一两块零花钱。
  也许,这样做也能获得那三个人的同情。
  女孩于是也疯狂地朝红木门地方向磕头,“求求你们了,我吃的真的不多,不要留我在外面,我会被饿死的……”
  “我会做家务,我会洗衣服做饭……我长大了以后会报答你们的,我保证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求求你们,看在爸爸的份上收留我……”
  “我真的很乖的,我以前在家里每天都帮妈妈拖地板,我成绩也很好,我算数也很好,我可以帮你们算数,我是有价值的……我什么都可以做,只求求你们收留我……”
  “如果你们愿意收留我,我可以每天只吃一顿饭,我不吃菜什么都不吃,一天一碗饭就够了……我也可以想办法出去找物资,只要你们愿意收留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求求你们……”
  “哎呀!那里怎么有个孩子在哭?”
  秀萍阿姨在房间里听到喊叫声从二楼的阳台往下看,赫然看到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竟在那疯狂地、不停的、不要命一般的磕头。
  秀萍阿姨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怎么了?”转头问梁书宇他们。
  这时所有人都出来了,大家聚在二楼的阳台上,女孩哭求的声音越来越凄惨,小小的单薄的身子也因为不停磕头的动作摇摇欲坠起来。
  平时只负责家里事情的人,开始不忍了。
  也是,他们从未见过外面的世界,从未见过满地鲜血,满城尸体的场景,怎知残酷二字怎么写?
  岳敏倒是早有预料似的,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
  魏胖子听完道:“让她一直在这里哭闹也不是办法,如果收留她,难度大不大?”
  他还算是理智的,没有直接说要收留,而是决定先考虑成本。
  秀萍阿姨急道:“只是一个小孩子嘛又吃不了多少,连床都占不到半张。何况她父亲是个为人民服务的好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