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灵魂的苦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魏胖子说:“讲清楚了,老陈其实这个人,唉,怎么说呢。”魏胖子叹息了一声,“年轻的时候是真的挺好的一个人,车祸以后虽然性情大变,主要也是跟家里关系比较差,外面的风评也还不错,我觉得还行。”
  “但他那个女儿……”
  两父女明显不对盘,老陈可以做保证,但他女儿呢?会不会因为两父女吵架闹矛盾就搞事情?
  对于老陈家的事,梁书宇想问问岳石峰的意见。
  他们三个人今天在外面清理了整整一天的路,还是在打伞的情况下,竟然被晒的浑身通红,颇有点农民工的感觉,狼狈的很。
  因为怕中暑,回来后每个人都喝了一支藿香正气水,数量不多,但不敢在这方面节省。
  然后又喝了点米汤才舒服一点,这个天气,灵芝水和红参水都不敢再喝。
  岳石峰此时通红着脸,头上的大汗把凌乱久未修剪的半长发打湿了贴在脑门上,像个刚下了水的红脸大金毛,“我先去他们家了解一下情况吧,如果麻烦太多,我不建议带他们。”
  众人点头认同,尽管老陈是好心给他们带一个消息,魏胖子才告知离开计划,不像罗威一样是梁书宇早就安排好的。
  但众人也不可能因为这样一个小小的示好就将有可能是麻烦的人物带上路。
  魏胖子说:“我和你一起吧。”
  老陈他们已经开车回来了,魏胖子和岳石峰一同来到老陈家,敲开门,老陈的表情显然是等候多时了。
  岳石峰也不和老陈打什么太极了,直截了当地说:“我们商议,觉得路上多一个人,确实多一份力量。但,你们家的情况你自己清楚,我们不希望给自己带上不必要的麻烦和累赘。”
  岳石峰的话说得很清楚直白。
  本来老陈准备自己带着陈宝怡上路,现在得知了地震和瘟疫的事,而他们又必须离开这里的话,跟着岳石峰一群人肯定是最安全的。
  所以老陈应该能理解岳石峰的意思,岳石峰也希望他能理解。
  假设老陈连这都不能理解,那还有什么合作的意义呢?
  老陈沉默地点了点头,很久才说:“我想带着宝怡一起走,我不可能留她一个人在这里。”
  岳石峰在心中轻轻地冷笑了一声,心道陈宝怡肯定不愿意和老陈一起走,也许陈宝怡宁愿在这里染病死了,也不愿意和老陈一起走吧。
  “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们现在就是来确定,你是否真的能够做到我们提出的条件。”
  “车子已经有了。”老陈说。
  “那么第二个条件呢?你能保证做到吗?”
  岳石峰的话有一点咄咄逼进,魏胖子在一旁听得暗自感慨,笨嘴拙舌的岳石峰居然能说出这种风格的话,蛮像梁书宇。
  突然觉得以前的岳石峰好生遥远,快要不记得了。
  老陈涣散浑浊的瞳孔看了看前方,然后走到陈宝怡的房间门外,推开她的门。
  岳石峰和魏胖子顿时看见陈宝怡被反手绑在床上,手腕处已经略微发青了,房间里的窗户都没怎么打开,闷热得可怕。
  陈宝怡的床上又全是棉被,虽然只穿着短袖,但头发已是湿漉漉的。
  见到三人突然出现在门外,昏睡中的陈宝怡抬起眼皮看了她们三人一眼,冷哼一声,又闭上眼睛继续睡了。
  看来是根本不想搭理他们。
  岳石峰和魏胖子看得一惊:“你这是干什么?!”
  老陈道:“没办法,如果不绑着她,她就会跑。”
  岳石峰被惊得不行,“房间里的温度这么高,你就不怕她中暑吗?她就算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又怎能这样虐待她!”
  魏胖子也是又惊又气,他听到老陈说要带陈宝怡一起走,以为老陈是想和陈宝怡改善关系,并改变他自己呢。
  没想到老陈这不仅不改变,还变本加厉。
  如此可怖的手段,把自己的女儿捆绑在室内,这算什么?!
  “老陈,你这!”魏胖子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你怎么能这样!”
  虽然他们两人都表示惊讶气愤,但都没有主动前去解开陈宝怡。
  一是这是别人的家务事,他们参与进来指责老陈本只是出于人类本能的道德反应。二是他们两个其实都不敢担保解开陈宝怡会闹出什么麻烦。
  没准被会陈宝怡反咬一口,说什么他们多管闲事。
  毕竟,这样的事又不是没发生过。
  老陈道:“是很奇怪,但不绑着她她就会跑,与其让她逃走出去和别的男人鬼混,哪怕死在这里,起码干干净净。”
  这!
  岳石峰和魏胖子都感到些许震惊,他们没想到老陈竟然已经偏激到了这种程度。
  岳石峰当下斩钉截铁道:“抱歉,鉴于你的情况,我们无法让你跟我们一同上路。”
  魏胖子也赞同岳石峰的判断,老陈是他多年前的好友没错,但那又怎样呢?
  这些不堪一击的情谊,比得上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们的性命吗?
  二人没再管老陈,决定直接离开这里,再不和老陈往来。
  老陈见到他们竟然要走,浑浊的双眼一慌,将二人拦住了,“别,你们帮我劝劝她吧,留在这个城市,只有死路一条!”
  老陈眼中的慌乱将岳石峰刺了一下,魏胖子却是没能看见这一丝慌乱,“不行,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们没办法也没义务代劳。”
  岳石峰冷呵了下,“老陈,一个人过去做过的坏事,永远无法用现在的好事去弥补,情感不是数学,无法用加法消除减法。”
  其实,这正是岳石峰一直很忌惮的事情。
  一个人过往所加诸在别人身上的痛苦无法用现在来弥补,一个人灵魂上的堕落也无法用任何事物补偿,岳石峰,他忌惮灵魂的堕落。
  他忌惮心灵上某种过不去的坎,如果他觉得自己应该去做,却没有做,那么这将会给他的灵魂带来极为沉痛的打击,甚至成为一种无法洗净污点。
  而现在,此时此刻,他又想多管闲事了。
  岳石峰忽然感到痛苦,忽然觉得也许当初就应该任由陈宝怡这个污点写到他的灵魂上,那么现在就可以轻松地离开这里,不必再多管闲事了吧。
  他果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只会给自己找惹麻烦的废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