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离开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老梁。”刘小胖跑过来抱了梁书宇一下,然后介绍自己那边的情况,“两辆车都到齐,我爸开一辆,我小姨夫一辆,他那辆里是物资。”
  然后拿出一个对讲机给梁书宇。
  刘小胖在停电之前其实有四个对讲机,但当时只有三个做了电磁防护,另一个放在外面平时拿着玩。
  那时候也没想过真的发生这种事,所以停电当天直接报废。
  剩下的三个对讲机一个自留,一个给梁书宇,一个给自己的小姨了。现在小姨的那个收回来,拿给梁书宇再次分配。
  梁书宇接过来,说:“你和你小姨夫的车都走中间,你们的车有天窗,所以你们的车要作为望风的哨台,我让梁文静和岳敏到你车上。”
  这些梁书宇之前都和他商议过的,现在只是重新确认一遍。
  刘小胖当然没有任何意见,他虽然作为一个生存狂,可停电以后一直窝在家中,并没有什么经验。
  “行,那我们不耽搁了,先上路了,一切过了南沙大桥再重新安排。”刘小胖道。
  “好。”梁书宇挥挥手,梁文静和岳敏顿时从的士头上跳下来,钻上了刘小胖家的车。
  刘小胖其实还是第一次见梁书宇的姐姐,以前很早就听说过,不过现在的情形不允许他开无关的玩笑,公事公办地拿出望远镜给二人。
  然后把后排座的位置让出来给她们,自己则到小姨夫的货车上挤一挤。
  “你们两位的车暂时断后,跟在刘小胖家的货车后面。”梁书宇跟老陈和罗威吩咐。
  这些也是提前说过的,现在再确认一遍,因此二人都没有意见。
  梁书宇回到前面的的士头里,车子启动,的士头和岳石峰的大货车缓缓驶入龙大高速路口,刘小胖家的两辆车汇入进去,老陈和罗威断后。
  六辆车一齐出发,领头的的士头点亮了车灯,像黑夜里的灯塔,引领者后面的人追随前行。
  站在天窗的岳敏和梁文静二人试了试望远镜,即使有车灯帮助,在黑暗里看清什么东西依旧困难,她们手里现在有一个对讲机,是刘小胖的。
  而梁书宇拿到的第二个对讲机给了最后一辆车的罗威,以方便联系通讯。
  “报告,天太黑了,啥也看不见,ove
  。”
  梁书宇回:“那就先适应适应,ove
  。”
  车辆继续前行,尽管是深夜,尽管是凌晨三点正是犯困的时候,但每个人都保持着清醒。
  车辆缓缓登陆龙大高速,这条高速路段梁书宇探查过,至少前面一千米的应急通道没有阻碍,可供他们畅通无阻。
  黑夜里只有他们的灯光在闪烁,与群星争辉,杜瑶趴在的士头车厢里的小床上,秀萍阿姨和梁英都紧盯着外面,虽然什么都看不见,触目所见好像盲,但不敢松懈。
  杜瑶于是也爬了起来:“阿姨,我们也要望风吗?”
  据她所知,岳敏姐姐和文静姐姐的主要职责就是望风。
  梁英道:“我们的动静很大,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当然要谨慎一点。杜瑶,你也要打起精神,在关键时刻保护好自己,不要给其他人带来负担。”
  杜瑶点点头,这些事情走之前大哥哥专门和她说过了。
  大哥哥告诉她,如果车队发生状况,她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不要出来,既不要乱跑也不要试图给队伍帮忙,只需要躲起来就是最大的帮忙。
  “嗯嗯!收到!”学着其他人得到命令时的语气,杜瑶也斩钉截铁地说。
  然后杜瑶也十分警惕地打量起四周来,试图从崎岖万千的黑夜里找出什么潜在的隐患。
  车灯,好似黑暗里的曙光,驱散了所有阴霾,但也暴露了自己的行踪,比如现在,老刘和三哥、炮哥、牌友等一行六个人坐在小三轮上,拼命往追向那道光源。
  “炮哥,我们一个小三轮能追的上他们吗?”
  黑暗里看不清他们的长相,但炮哥明显是一个比三哥还要果断凶狠的人,“他们,走不了。所以,我们一定能追上。”
  牌友听得不明所以,“他们有车还走不了?”
  炮哥却没有和他解释,催促前面的人:“骑快点,你这速度划船呢?”
  前面踩三轮的人苦着脸说:“你们五个人加起来六百斤,这么一个脚力三轮车我能踩得动已经很好了,要不放几个人下来跟着跑吧,不然我腿都要断了。”
  炮哥一听觉得也有道理,就叫牌友和老刘,秃头李等三人下去。
  没办法,三个人只能下车,踩三轮的顿时觉得轻松极了,踩得呼哧呼哧的,剩下的三个人就在后面拼命地追赶。
  老刘看着那黑暗里越来越遥远的灯光,还有那怎么追也追不上的三轮车,忽然觉得今天晚上,自己就不该打开那扇门……
  牌友突然有有点后悔了,他的伤本来就没好,结果三轮车没得做,要下来跑步?
  事实上看到陈宝怡逃走,他更多的是愤怒和不甘,还有一时冲动。
  当时三哥突然答应他要去追梁书宇等人时,牌友一下子就迟疑后悔了,毕竟,他知道这群人的凶猛!
  唉!但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冲动的代价已经付出,箭已经发到弦上,除了干一架,还有退路吗?
  牌友心中叹了一口气,拼命追上前面的三轮车。
  梁书宇等人是在凌晨四点左右抵达南沙大桥的,这时候天更黑了,太阳还未升起,梁文静即使拿着望远镜,也看不见大桥上的任何情况。
  就算把领头车的远光灯打开,能见度也只有百米所有,根本无法看见任何东西。
  领头的车忽然停了,刘小胖以为出了什么事,到梁文静的车上拿对讲机问:“出事了?”
  梁书宇很快回道:“我不确定大桥上有没有情况,但我们的车辆位置已经暴露,我建议天亮以后再过桥,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刘小胖想了想:“那就天亮以后再过桥,大家提高警惕?”
  “好,趁此机会我们重新分配一下队伍和各自的职责。”
  熄灯,熄火,所有人都下车来,听候梁书宇安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