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受伤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天就亮了。
  月亮慢慢走下山,太阳从山的另一边爬起来,把自己的光辉洒向大地,好像一道金色的激光,一寸寸抚摸着大地的肌肤,然后把黑暗也赶走了。
  结束的时间是早晨5点20。
  当桥头上站着的人中再没有一个外人的时候,罗威和刘小胖等人才瘫痪一般靠着车坐下来,近的地上一双双趴在地上的眼睛盯着他们,十分骇人。
  刘小胖的脸色有点苍白,倒不是因为刚才的战斗太激烈了,而是梁书宇和魏有祺的发挥有点吓人,他知道外面生存肯定比窝在家里艰难百倍。
  但初次看见梁书宇和魏有祺如此干脆果断地行事,他万分无法联想到曾经一样作为同班同学的他们,是在经历了怎样的事情以后,忽然变成这样的?
  按理说,难道不会感到害怕吗?
  难道不会有心灵上难以接受的桎梏吗?
  或者……其实,是他自己在房子里待得太久,没有跟上时代的节奏。
  罗威则更多是吓的,刚才那个人的血直接喷到他脸上,虽然早就干了,但他的脸仿佛现在还是温热的。
  罗威有一种感觉,他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种温度。
  看了看旁边完好无损的儿子,罗威欣慰地笑了一下,把罗俊轩揽入怀中,拍了拍,像小时候那样。
  罗俊轩这一次倒没有推开他,这让罗威开心了好一会儿。
  要说吓得最惨的,当然是邓小琴。
  她一直以为刘小胖跟她强调外面很乱,很糟糕,很危险是夸张化,其实是觉得她不好相处所以才故意那样说的。
  没错,邓小琴也知道自己不是个好说话好相处的人。
  然而!
  才出来的第一天,竟然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看看地上这一片片的,这、这,要是以后追究起来怎么办?她是不是共犯?算不算同谋?是不是包庇?
  邓小琴想着想着就痛哭了起来,比她年轻失恋的那次还要痛哭,还要没有由来,哭得邓凌香瞪了她一眼。
  “就这出息?”
  邓小琴连忙抱着她姐的胳膊:“姐……”
  邓凌香轻轻地哼了声,从车窗内往外望了一眼,那边刘锋和邓小琴的老公周柏连忙走了过来,查看她们二人是否无恙。
  邓小琴一下扑进周柏的怀抱里,邓凌香还端坐着,刘锋看了她一会儿,看她还镇定的很,心里顿时对自己的老婆更佩服了,“老婆渴了没,要不要喝点茶?”
  邓凌香道:“喝点吧。”
  刘锋连忙去车尾箱拿热水给她泡茶。
  刘小胖也走来,看到自己老妈尚好,面色苍白地笑了一下。
  邓凌香用手帕帮他擦了擦脸上并不存在的污渍,说:“收拾一下,我们该出发了吧,不要在这里停太久。”
  听到老妈那一如既往清脆柔和的声音,刘小胖的心态镇定了一点,点点头,去找梁书宇。
  梁书宇和魏有祺等正在清理路面,把那些都堆到一起,因为有些就倒在车子下,若是待会儿开车的时候肯定会碾到,虽然是死的没有关系,但万一卡到轮子里,岂不是要带一路的**屎尿什么的。
  “老梁,我们是不是该早点走。”刘小胖说。
  梁书宇点头:“把这里收拾一下,现在就走。”
  刘小胖一起帮忙,秀萍阿姨在他们身后突然喊:“有祺,快过来,你爸喊你。”
  秀萍阿姨和魏胖子都靠着车子坐在地上,魏胖子更是一身的鲜血,魏有祺过去道:“怎么了?”
  魏胖子的脸色有点苍白,魏有祺皱了皱眉:“你怎么了?”
  之前天黑着看不出来,现在秀萍阿姨才发现魏胖子气息虚弱,面色苍白,再一看他的手好像从刚才起就一直捂着肚子,又看地上源源不断的鲜血,秀萍阿姨顿时尖叫了起来。
  “死胖子,你怎么了?你受伤了?!”
  秀萍阿姨凄厉的叫声像一道惊雷点炸了大海的水平面,所有人的动作都停止了朝这边奔来。魏胖子本不想搞出这么大的震荡,没力气的说:“叫那么大声干什么,吵死了。”
  秀萍阿姨的眼泪哗啦啦流下:“你怎么不早说,你还跟我聊天!药呢,药呢!”
  罗威慌忙去拿药。
  魏有祺震惊地看着他爸,看着那只捂着肚子的手指缝里流出的血液,他爸怎么会受伤了,什么时候受伤的!
  医生,他们需要医生!
  “躺平,不要动!”梁书宇一跨步前来,将魏胖子放在地上躺平,将他的手略微挪开一看,这个刀口简直深不可测,血止不住地外冒。
  梁书宇的心轰隆一下,不!
  “把伤口捂好,岳石峰先给他上药包扎,老陈跟我去找医生,其余人警戒,所有人都提高警惕!”
  梁书宇快速吩咐了下去,岳石峰虽然不是医生,但他以前好歹是一个教拳的,在这方面有部分经验。
  没有时间做多余的事情了,梁书宇又打开一辆货车从里面拉出两辆自行车,一辆丢给了老陈,时间的紧迫不允许梁书宇做太多的逗留,他得马上去找医生,他想到的第一个医生就是当初岳石峰找到的那个,给陈宝怡母亲看过病的那个。
  大桥路口只留下一片秀萍阿姨的哀嚎声,老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点到自己,但还是快速地照做,跟着梁书宇一路奔腾往城市里骑去。
  这一面秀萍阿姨已经失去了主心骨,而魏有祺则更是满面震惊,完全六神无主,不知该怎么办了。
  还好岳石峰毕竟冷静,罗威找来药箱,因为是昨晚上罗俊轩用过的,就放在外面,速度非常快。
  岳石峰快速用酒精清洗了伤口,然而伤口实在是太大了,刚冲掉的又冒了出来,于是岳石峰连药都不敢上,直接拿出绷带先堵住伤口。
  然而这样做也是于事无补,雪白的绷带立刻被染红了。
  躺着的魏胖子笑了一下,轻轻地摇头:“没用的,我自己的伤,我自己知道。”
  魏有祺总算是哭出来了,“爸,你别说话了,老梁已经去找医生了,医生会把你治好的,你别说话!”
  “你别哭了!”魏有祺又朝秀萍阿姨吼了一句,秀萍阿姨才终于停止了凄厉的哀嚎声,这一片才终于安静下来。
  魏胖子气若游丝地道:“对不起……对不起,有祺,我总是这么没用。”
  “不,你别说话,别说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