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在路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梁英爬上车厢以后,梁书宇才再次开动,追上前面罗威的车尾。
  只从外面走了一圈,梁英便被冷得浑身颤抖,昼夜的温差果然极大。
  “有祺。”
  魏有祺跪在魏胖子的灵前,梁英摸了摸他的手,发现他的手已经冻僵了,连忙把自己身上的毛毯给他披上,低声说:“到车子上去,这里太冷了。”
  魏有祺怔怔看着前方,仿佛没有焦距,好似浑然不觉。
  梁英能理解他此时的情绪,定是伤心痛苦到了极致。
  只好将他的肩膀抱住,低声在他耳边劝慰道:“我知道你很伤心,但你要想想你自己的身体。外面昼夜温差太大,今晚上吹了冷风明天再被太阳一晒,肯定会感冒。”
  “你妈妈的身体也没那么好,不能经受这些极端的天气,如果她也病倒了,怎么办?”
  魏有祺太能知道梁英说的这些意思了,他只是……太难过。
  “嗯。”魏有祺低声闷嗯了一声,看了眼旁边裹在被子中,还在昏睡的母亲,爬过去将她摇醒了,“妈,去车子里面睡,外面冷。”
  秀萍阿姨一醒来,看到魏有祺,眼眶便湿润了。
  哼着哭着,魏有祺将她抱到怀中,才察觉到他妈妈的身体也冰冷得不像话,浑身瑟瑟发抖,不知是痛的还是冷的。
  魏有祺连忙把自己的毛毯也给她裹上,“我们去车里吧。”
  秀萍阿姨摇头:“不要,我要在这里。”
  “别任性。”魏有祺说,“老爸一定希望我们好好地活着,开心地活着,说不定他正在看着我们。要是你这样在这里吹着冷风,他怎么安心?”
  说着秀萍阿姨又是流泪,止不住地流泪。
  魏有祺又哄着她了一会儿,秀萍阿姨才愿意去车里。
  梁英在后面敲了敲车厢连接着车头之间的铁皮,梁书宇便停了车,梁英和魏有祺扶着秀萍阿姨到车上后座,虽然坐了四个人,但杜瑶人比较小,并不觉得挤。
  秀萍阿姨终于到车上以后,魏有祺又返回给他爸笼了笼身上的薄床单,又压得严实了一些,以免被风吹掉了。
  重新返回车上,魏有祺把裹在被子毛毯里的秀萍阿姨的头拢到自己的肩上,一直抱着她。
  车子缓缓地行驶开,因为人都挤在一起,杜瑶坐在陈宝怡和魏有祺的中间,她的印象里这个哥哥对她一直挺和善的。
  不像大哥哥有的时候比较凶,她有点怕大哥哥。
  不小心碰到魏有祺的衣服,冰冷得不像话,杜瑶就把身上的被子往魏有祺的身上扯了一些,帮他把被子角压在他抱着母亲的手臂下。
  魏有祺浑然不觉一般。
  杜瑶也不觉得有什么,挤在他们中间,反而更暖和了。
  不一会儿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车子缓缓地行驶,鬼影一般的树木节节败退,车子里的人都昏昏欲睡,罗威的车技实在是一般,好几次差点撞上前车的尾巴,要不是他弄到的这辆车结实,早就该报废在路上了。
  “幺儿,是不是痛的厉害?”
  尽管黑夜模糊,但罗俊轩的脸色依然肉眼可见的苍白,还有些薄汗粘在他的脸上,让罗威看了心疼得搅在一起似的,恨不得帮他承受。
  罗威的脸色比罗俊轩更难看,好像受伤的人不是罗俊轩,是他。
  昏沉中的罗俊轩好似更平易近人了,居然回应了罗威的话,“还行。”
  罗威摸了摸他的头,又帮他掖了被角。药已上过,包扎也包了,除此以外好像再没有别的什么可以做,反而更让这位满心疼痛的老父亲感到焦虑和痛苦,急得像热锅上的熊掌。
  终于,前面的车子好像停了。
  罗威一脚刹车踩得太急,险些让旁边的罗俊轩从副驾驶上滑下去,但其实罗俊轩系了安全带,滑下去只是这位老父亲的错觉。
  好像是前面有车子堵在了他们所走的应急通道上,领头车在清理路面了。
  罗威连忙甩开安全带从车上跳了下来,跑到岳石峰的车上借热水。
  岳石峰的货车上没人,又要去找岳敏和梁文静帮他开货仓拿水。
  “诶对,借点热水。”罗威略弯着腰说,梁文静从别克G18上跳下来,邓凌香听了道:“我这儿有,不用那么麻烦了,装点过去吧。”
  结果罗威连装水的壶都忘记拿了,又匆忙回到自己的车上找来一个壶,是那种塑料的,保温效果不太好,罗威想拿那个给罗俊轩暖暖手,邓凌香给了一个自己家的保温壶给他。
  罗威谢了又谢。
  风嗖嗖的,罗威打开副驾驶,把热水壶给了罗俊轩:“拿起,抱在手里头,渴了就喝一点嘛。”
  罗俊轩摆摆手把壶推开了,头偏到另一边去不说话。
  风刮着他的脸颊,刺得他咳嗽了两声。
  罗威再不敢耽搁,忙把热水壶塞给他,又给他笼了下被子,才把车门严严实实地合上了。
  别克车中,邓凌香的老公刘峰道:“我们家是不是有止疼药?我看那孩子疼得挺厉害的,伤口那么深,不缝针要很久才能好吧?”
  邓凌香顺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他的伤虽然看着严重,但其实很轻。我们的止疼药也不多,留着救命的时候再用吧。”
  刘峰想了想也是,手上的伤不算致命的,止疼药确实该留到最关键的时候再用。
  最后的的士头车中,梁书语刚挂断对讲机:“前面在清理路面,你们就在车上,休息一下吧。”
  车里的人都睡着了,只有梁英还醒着。
  “我去给你拿个毛巾,你就在这儿。”梁书语低声对她说,才去后面车厢里又拿了一条毛毯给梁英,走了半个多小时,梁英已冷得瑟瑟发抖了。
  梁书语又看了看魏有祺和秀萍阿姨的状态,睡着的魏有祺面色苍白,眉头紧锁,眼角还挂着一滴泪痕。
  梁书语帮他们也笼了下被子,又给杜瑶和陈宝怡填了一条薄被,给自己也翻出一双手套和一件外套穿上,感觉冻僵了的手指依然没什么温度,又翻出一双袜子裹上,昼夜温差果然极大。
  梁书语走到前面去,去检查询问其他车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