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剑刃无眼,小心割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静!
  全殿寂静,所有人都愣住。
  周剑神为何直接对杨辙出手?
  杨辙身份可不简单,他是落杨城副城主,其父更是当朝四品官员。
  这等人物被当众掌掴,当真是毫无顾忌的羞辱!
  周承辛也愣住,诧异问道:“前辈这是干什么?”
  好歹杨辙也是大周官家子弟,他身为七皇子可不能当看不见。
  周玄机道:“我的剑奴去落杨城买驭兽袋,此人叫价不如我剑奴,便心怀怨恨,派人在城外劫杀。”
  原来如此!
  所有人皆是恍然大悟,纷纷向杨辙投去鄙夷目光。
  他们暗自决定,以后千万不能去落杨城买东西,太危险了!
  周承辛眯起眼睛,倘若真是如此,杨辙算是犯了国法。
  若是这等劣人过多,大周还有何形象威震各个王朝?
  其他皇朝也会嗤笑大周!
  杨辙愤怒的爬起来,捂着红肿的右脸,咬牙问道:“那人是你的剑奴?”
  周承辛向他投去一个看傻子的眼神。
  猪!
  倘若他是杨辙,绝对会装做不知此事。
  周玄机瞥眼看向他,道:“你就祈祷论剑时别对上我,剑刃无眼,小心割喉。”
  一股杀气锁定杨辙,让他胆寒。
  连恶贯满盈的嗜血残刀都死在周玄机手里,他杀过的山贼有数千人,他的杀气早已形成,让在场所有人心惊。
  “放肆!论剑考核,岂能胡作非为!”
  就在这时,独眼男子爆喝一声,踏步走来,龙行虎步,气势凶猛,仿佛要生撕了周玄机。
  周玄机面无表情,盯着他,倒想要看看他想干什么。
  周承辛踏前一步,温和笑道:“张执事,今日之事就此为止吧,也没出人命,何必闹下去,这不是成笑话吗?”
  面对周承辛,独眼男子停下脚步,脸色铁青。
  周承辛可是谢无忧都要好好款待的存在,他怎敢薄了周承辛的面子?
  他冷哼一声,盯着周玄机,威胁道:“再有下次,直接逐出剑侠城。”
  一名执事也有如此能耐?
  周玄机冷笑,当真是天下癞蛤蟆无奇不有。
  独眼男子离去后,杨辙怨恨的瞪了周玄机一眼,也转身离去。
  刚才那一剑,他自问敌不过,何苦留下来继续丢脸?
  “前辈,跟我来。”
  周承辛笑道,仿佛没有发生刚才的矛盾。
  周玄机点头,跟着自己这位同父异母的兄弟走向下一关考核。
  剑气石过了之后,是隔空斩线。
  一共有十根细线竖立于十丈之外,只能斩出一道剑气,斩掉的细线越多,成绩越好。
  周玄机施展烈火剑意,剑气缭绕着烈焰,即便这些细线相隔很远,仍被烧断五根。
  五根虽不是满分,但也算不错的成绩,毕竟每一根细线相距两丈,相当于六七米。
  第三关是考验领悟力。
  一共有七本剑法,等级是黄品四阶与玄品低阶、中阶、高阶。
  一炷香时间内必须记住一本剑法,并练出来。
  学会的品阶越高,成绩越好。
  每一位考核者都有单独的隔离房间,暗藏屏蔽神识的禁制,避免作弊。
  周玄机看到那柱香很细,不到十公分,估计不到五分钟就会烧完,这种情况下,为了保证成绩,大多数人都不会冒险。
  这一关,把守的都是谢宗执事,以防剑法外泄。
  但他毫不犹豫选择玄品高阶的剑法。
  三十六路玉箫剑!
  他将剑谱翻了一遍,剑灵帮助他把每一招记在脑海里,他当即开始舞剑。
  他拿的是斩风剑,轻快凌厉,很符合三十六路玉箫剑。
  一炷香时间后。
  周玄机拿着白玉离去,身后的那名执事满脸呆滞,喃喃道:“怪物……怪物……”
  即便是宗主谢无忧也无法做到如此变态。
  如此短的一炷香时间内,此子真的练成了玄品高阶的三十六路玉箫剑,达到满分。
  望着周玄机走出来,周承辛笑道:“为防意外,把你的白玉牌给我,我帮你上交。”
  周玄机点头,他也担心独眼男子会扣下他的成绩。
  周承辛接过白玉牌,笑眯眯的瞥了上面一眼。
  “以周剑神的能耐,怎么遭也得是黄品顶阶的剑法?”
  他随意一看,顿时愣了愣。
  等等!
  他瞪大眼睛,一脸活见鬼的表情。
  当他看清楚上面的字后,右手一抖,差点把白玉牌扔在地上,好在他手疾眼快,迅速接住。
  玄品高阶!
  怎么可能!
  周承辛酷爱剑道,深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么点时间……
  周玄机摆手道:“我先走了,到时候通知我,我相信你能查到我在哪儿。”
  说完,他转身就向宫殿大门走去。
  周承辛回过神儿来,连忙喊道:“前辈,过两天我找你喝酒!”
  周玄机摆了摆手,头也不回,背影潇洒。
  他不由感叹道:“好一个周剑神!”
  这等剑道领悟力,怕是赵从剑都比不得?
  在一众剑修仰慕的目光下,周玄机走出宫殿,找到小姜雪等人。
  小姜雪兴奋问道:“你刚才帮北枭报仇了?”
  北枭王剑也一脸感激的看着周玄机。
  刚才杨辙肿着脸走出来,一看到北枭王剑就破口大骂,恨不得当场动手。
  周玄机一脸平静道:“还没完呢,只是提醒他,他惹到不该惹的人了。”
  旁边的张如玉差点给他跪了。
  落杨城副城主都敢随便扇耳光,霸气啊!
  张天剑悄悄咽了咽口水,下意识摸向自己的脸。
  “走吧,先去找客栈。”
  周玄机开口道,众人没有意见。
  张如玉当即拉着自己的父亲,对周玄机道:“住什么客栈啊!我们家在剑侠城有府邸!”
  周玄机挑眉,这么土豪?
  张天剑豪爽笑道:“对,前辈不如跟我们来,我们一定好生招待。”
  前辈?
  张如玉满脸古怪,爹,你之前不是这么叫的啊!
  周玄机点头,其他人也没有意见。
  毕竟客栈鱼龙混杂,说不定会有麻烦。
  他们刚走没多久,周承辛便从宫殿里跑出来。
  他四处张望,已无周玄机的身影。
  “七皇子在找谁?”
  一道略显冰冷的声音传来,周承辛回头看去,脸上顿时露出热情笑容,道:“赵兄弟,你今日怎么有空来?”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名气质冷峻的俊秀青年,身穿金纹红衣,腰间配着宝剑,黑发盘于镶珠鎏金冠中,眉宇间透着一股睥睨天下的傲气。
  正是赫赫有名的赵从剑!
  赵从剑语气淡漠,回答道:“没什么,听说周剑神来了,我想来看看,看看此人是否有能耐与我一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