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两根手指断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唐锋没有动,尽管前方的刀霸气势骇然,威风凛冽,甚至于,站在后方的鼠王已被吓得连连后退,他仍旧还是岿然不动立在那。
  “死!”刀霸似乎已不愿再拖延时间,全身气劲鼓动膨胀,拳锋力道极为猛烈。
  就在拳头距离唐锋不过十公分之际,他动了,迎面一拳打出。
  陡然砰的声响,刀霸那壮硕魁梧的身形,立刻如断线风筝般,往后倒飞出去,接连撞断两根玩亭柱,这才止住。
  又是噗嗤一声,刀霸张嘴吐出血箭,看到面色惨白,显然已被刚才唐锋那一拳打成内伤。
  恰巧白眉从泥土爬起来,看到这瞳孔豁然睁大,忍不住惊呼:“什么,这怎么可能,这小子竟然,竟然一拳把他打退了!”
  对于刀霸拳头的力量,刚才他已交锋过,自然知道它的恐怖,刀霸毕竟已半只脚踏入半步宗师境界,即便是在华夏武者界里边,也算是少有的高手了。
  可眼前这小子,非但能与对方抗衡,而且还将半步宗师打退!
  “看样子,先前倒是本大师看走眼了。”白眉苦笑着叹道。
  想到刚才自己如此冷嘲热讽对方,完全不把对方放在眼里,他就感觉到相当可笑。
  这时候刀霸却已笑不出来了,甩了甩剧痛的右臂,咬牙喝道:“想不到,你小子也是个高手,难怪还敢站出来多管闲事!”
  唐锋这时候给自己点上了支烟,长长吹出眼圈后道:“你现在退却,答应不再寻仇,我也还可以放过你。”
  “放你娘的狗屁,也就是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还当真老子怕了你不成!”刀霸狰狞怒喝。
  陡然间铿的一声,他奋力拔刀,刀身同样一片刺目耀眼猩红,竟仿佛是用人血染成的。
  “不怕告诉你,老子海外十年苦练,真正厉害的,不是拳脚,而是这把刀!”刀霸双手握刀。
  唐锋还是看也不看,只淡淡道:“既然这自信,你可以拿你的刀来砍我的脑袋,看看是你的刀猛,还是我的头硬。”
  “狂妄!”刀霸怒不可遏,骤然挥刀,在体内气劲催逼之下,刀身赤色凛冽,气势骇人。
  他双手举刀,纵身跃起,犹如猛虎下山,当头朝唐锋砍来。
  唐锋嘴角叼烟,一声冷哼,人已闪电般扑出,迎上了那柄刀。
  “找死!”刀霸完全想不到,在他刀锋之下,这人竟还敢逆其锋芒,这不是自寻死路又是什么。
  只是很快他便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就在刀锋砍下之际,唐锋抬手,夹带金色龙气的直指与中指,直接往刀锋点去。
  霎时咔嚓一道脆响,猩红色的刀应声断做两截。
  “什么,我的刀……”刀霸面色豁然大变,脸上涌现出再也掩饰不住的惊骇之色。
  “这是,这是化劲宗师!”
  不远处的白眉看到这里,惊呼道:“只用两根手指头,就断了对方的刀,这只有化劲宗师才能做到,想不到这小子年纪轻轻,竟赫然是一名化劲宗师!”
  “你说什么,这毛头小子是个化劲宗师?”刀霸手握断刀,看向唐锋的眼神终于变了。
  白眉不说话,这时候他心中满是苦涩,已无法再说出话来。
  唐锋嘴角还叼着烟,即便刚才动若猛虎,可那老长一截烟灰,却连断也没有断。
  关于这一点,刀霸显然已注意到了,更加体会到此人的可怕。
  鼠王看到这里,登时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今日算是有救了,同时也庆幸昨天一时兴起,请了唐锋来助拳。
  若不然就凭白眉这个该死的老东西,他小命就真的不保。
  唐锋喝道:“你可服?”
  刀霸咬牙怔在原地,良久才叹道:“真想不到,这只臭老鼠,竟请动一位化劲宗师出山,我不能不服。”
  唐锋再道:“既然已服,你走吧。”
  刀霸陡然睁大眼睛,反问道:“你愿意放我走?不要我的命?”
  唐锋轻笑道:“你我本无恩怨,我要你命何用?”
  “可是……”刀霸说不出话来,下意识看向旁边的鼠王。
  鼠王却是没有开口,他毕竟在道上混迹多年,知道这个时候,由唐锋主持更为合适。
  唐锋道:“我还是那句话,冤家宜解不宜结,只要你答应,今后不再找老鼠寻仇,便可自行离去。”
  刀霸听到这话,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丢掉手中断刀,当即朝着唐锋鞠了一躬。
  “唐大师心胸如此广阔,在下算是心服口服了,不说别的,就冲着唐大师胸襟,我刀霸发誓,有生之年,绝不踏入华夏半步!”
  刀霸说完,最后朝唐锋又鞠了一躬,随后转头,纵身一跃,人已箭矢般掠出亭台,很快消失在远方的山色间。
  鼠王本还想再说点什么,因为他担心,担心刀霸说话不算数,可是看到唐锋矗立不动,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其实唐锋最后之所以放走对方,是因为他看出来了,这刀霸虽然凶狠,但却讲江湖道义,倒是条绿林汉子。
  鼠王想了想,最后走过来,朝着唐锋鞠了一躬,脸上堆笑道:“大师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
  说着忙掏出一张金卡双手递过来道:“这卡里面有五百万,还望大师笑纳。”
  唐锋摆摆手,并没有去接。
  鼠王立刻道:“难不成大师是嫌少,不满意的话那我再加。”
  唐锋笑了,摇头道:“不怕告诉你,我要是贪图你这些钱,昨天就不会答应来了。”
  鼠王不明白,确切的说是他不明白唐锋这个人。
  唐锋看了看夕阳笼罩下的漫天山色,叹道:“如此壮阔晚景,听说天仙阁的酒很不错,你若真心感谢,就请我喝两杯如何?”
  鼠王这下听懂了,整个人肃然起敬,再次朝唐锋深深鞠了一躬道:“唐大师之心胸,在下今日,是真的服了。”
  就连不远的白眉,这时候也睁开服务员的搀扶,竟支撑着,蹒跚来到唐锋跟前,扶着桌子拱手道:“唐大师,刚才是老朽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大师,还望大师多多包涵。”
  既然对方已服软,唐锋自然不会一般见识,摆手道:“白大师言重了,一起坐下来喝酒如何?”
  白眉苦笑着道:“老朽哪还有脸面与大师坐下来一同喝酒,暂且先回江北道门修养,他日大师若来江北,还烦请告知一声,老朽必定扫榻恭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