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夜色凉如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两名宫女离开之后,安素也循着来时的路往回走。这几日来往都是匆匆,倒没能注意到这条路贴近御花园,旁边的园子里有一些生着红色浆果的树木,花冠白白的,远远瞧着倒是好看。
  安素停下脚步,盯着这花看了许久。在她的家乡清河郡,这种植物随处可见,便是治疗痹证的好材料,唤作白英。原以为白英普通,入不得宫廷花仆的眼,不曾想这里却有一大片。安素认真记下这里的方位,用白英捣碎敷在痛处,说不定能缓解勤嬷嬷的腿疾,待得了空须得再来一趟。
  近几日宫里事务忙碌,宫女所也承接了不少琐事,这些事情原不该是她们的差事,但事急从权,也只能担着。等到稍稍恢复如常,已经是七八日之后了。安素得了闲,又不自觉的想起避风台旁边的宦官居所,或许该去看一看了,若是有幸能找到幼弟,便是怎样都值了。
  这一日入了夜,同屋的宫女们都已安然入睡,躺在安素旁边的初若也呼吸声渐重。她悄悄撑起身来观望了几眼,才轻手轻脚的下了床,迈着步子往外走。
  关门时带起了一阵微风,原不是太大的动静,安素却感觉到屋内似乎有人睁了眼瞧着她。但细细看来时,又并无十分不妥。安素想了想,还是重新进屋,拿了一只巴掌大的圆钵,才又转身出去。
  在她离开之后,果然有一人在黑暗中坐起身来,便是安分了好些时日的姜清冉。她盯着安素出去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又悄悄拍醒身边的周梅红:“起来,咱们去把勤嬷嬷叫来,一会儿就有好戏看了。”
  另一边,安素出了宫女所大门,沿着记忆中的岔道往宦官住所走去。
  夜色清凉,便显得旁侧宫墙愈发高大,月光下的影子将宫道遮盖了严实,偶尔还会传出几声猫叫。路过欢宁殿时,有歌舞器乐声飘出殿门,咿咿呀呀好不热闹。看这阵仗,约莫是皇上今夜又在许美人处留宿了。安素隐在宫墙边匆匆走过,尽量避免让人看到她。
  过了欢宁殿,便是避风台,再往里走就到了新进宦官们的居所。这里虽和欢宁殿隔的不远,但好似以避风台为界,将两处分隔成了两个世界,一边热闹非凡,一边安静至极。
  安素就在这安静至极的角落拐了个弯,目光往门口的宦官们身上落去。这一队人约莫是轮到今晚值守的,听得首领宦官训话几句,便要出去各宫巡视。
  果真如安素所料,将将看清几个人的面容,他们便纷纷起身,排好队伍往外走去。安素赶紧侧身隐于黑暗之中,她在夜里私自离开宫女所已是失了规矩,若是再被发现偷窥宦官居所,严重了去便能判个秽乱宫闱的大罪了。
  等到那队宦官走过,安素才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只是转角一瞥,那走在队伍最后边的,竟然和幼弟少君形容十分相似。一时间安素来不及细思,便抬脚跟了上去。饶过几个路口,灯笼里的烛火忽明忽暗,安素离得远,却实在没法子看得更清楚。
  “许姬娘娘的猫丢了一只,你们几个赶紧去找找。”
  绕回欢宁殿时,陌裳正在门口指挥着几个宦官。那股子曼陀罗花的香味又飘了过来,这样浓郁的味道,所用的曼陀罗花绝不会少。安素留心往殿里望了一眼,皇上也在里面,灯火依旧通明。
  停留一瞬后再望回去,那队宦官竟已然没了踪影,他们赶着巡视,脚程是要快些。安素想着他们先前的路线,便悄悄往避风台那边去,期望能将将好遇上。
  等候片刻,宦官们还没有出现,却又另一些不合时宜的声音钻进了耳中。安素循着这声音的源头往里走,避风台中的凉亭旁有一条隐蔽的小道,两边有宫墙阻隔,莫说夜晚,就是白天也少有人来,此时却从中传出了人声。
  安素靠在墙边,借着月光往里望,那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女子所穿的是宫女服饰,比普通宫女多了些装饰,约莫是高阶位的宫女。而那男子,安素原本以为是在附近当差的宦官,但细看衣着,倒更像是守夜的侍卫。
  两人的声音刻意压低着,安素完全听不清楚,只看到那女子将一方帕子交给了侍卫,侍卫便小心收着了。
  安素心觉遇着了一对趁夜色相会的有情人,深宫寂寥,她也不愿扰了他们难得的时光,便小心翼翼往回走。谁知脚下一滑,只顾着稳住身形,便踢到了几块石头。石子滚动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夜里显得十分突兀,自然引起了那两人的警觉。
  “谁?谁在那里?”果然,刚一站稳便听见了那女子的斥问。
  安素犹豫了一下,但心中又思索着,若是自己出去,便会被他们发现她夜半私自外出,但他俩相会也不合宫规。双方各自握有对方的把柄,势均力敌,也能相安无事。
  “别鬼鬼祟祟的,快出来!”那女子显然有些不耐烦了。
  安素深吸了一口气,打算就这样走出去,但往前踏了一步,却猛然被人拉回了黑暗之中,嘴巴也被捂住。一只黑猫便从她脚下窜了出去,伴随着石子滚动声和喵喵猫叫,那女子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只猫啊!”那女子叹了一声,又把声音压低,安素便又听不太清了。
  他们许是受了黑猫的惊扰,匆匆说了几句话,那女子便又塞给侍卫一个包裹,两人警惕的分头离开。那包裹远远看上去沉甸甸的,似乎有些分量。
  待整个小道完全安静下来,安素才挣开了背后那人的束缚。在清河郡曾让她如沐春风的那股清香又钻进了鼻子里,安素的心跳不自觉的加快了几分,她慢慢转过身来,望见的果然是顾闻舟那双狐狸眼。
  “方才事况紧急,冒犯了上官姑娘,是顾某的不是。”
  “多谢顾相士相助。”安素退后一步,以免被那股清香迷了心智。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顾闻舟在月光下展露出温柔的笑容,和安素初见他时一样。这样的笑容在宫中实属难得,安素不禁贪看了几眼,竟正好和他的目光撞上。
  安素慌了神,赶紧把目光移向别处,仿佛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她粗略的望向不远处的凉亭,亭子里树影摇曳,风起天凉,也是清爽。再看向小道旁的宫墙,红砖绿瓦,在月色下也别有一番风味了。总之,此时此地,什么都好。
  “上官姑娘,夜里守卫森严,顾某送你回去吧!”
  安素正想点头,忽的又惦记起手里的圆钵,那片白英林子似乎就在回宫女所的必经之路上。既然出来一趟,至少得办成一件事情才是,安素便不急着回去了。
  “顾相士,我还有些许事情要办。”
  顾闻舟的目光在她手里的圆钵上落了一下:“若是上官姑娘不弃,顾某愿助一臂之力。”
  “真的?”安素的眼中难掩惊喜,但很快又低下头去,“还是不麻烦顾相士了,夜里巡视的侍卫和宦官颇多,若是被人发现,岂不是连累了你?”
  “正因为各处都有人巡视,顾某才更要护着姑娘的安全。”顾闻舟看着安素仍在犹豫,宽慰她道,“进宫这些时日,宫中的道路宫殿,顾某已经记牢,定然不会让人发现了去。”
  安素终究妥协,不仅为自己的安全考虑,还有一丝对顾闻舟身上那股清香的贪念。他们并肩走在月色下,一边注意着旁侧的动静,这样忐忑又腼腆的心情,像极了背着爹娘私会的一对小情人。
  只是这样的时光总过的太快,那日觉着颇远的白英林子,今日却出现的猝不及防。安素轻飘飘的叹了口气,向顾闻舟道一声别,便钻进林子里采药,谁知他竟也跟了进来。
  原以为顾闻舟是远近闻名的相士,又常以一副翩翩贵公子之姿示人,定然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却不曾想到他采起药来也是一把好手。安素看着他娴熟的手法和对药草恰到好处的处理,深觉他定是会些医术的。只是看着他这样清新脱俗的人,也会摆弄这淤泥中长出来的东西,便总觉得和他不太相称。
  “白英捣碎敷在伤处,有清热利湿,消肿止痛的功效,但也要斟酌用量,虽说这种草药毒性轻微,用的太多也是不好的。”顾闻舟将采好的白英放进圆钵中,一边嘱咐安素。
  “顾相士,你很懂药材?”
  “早年流转各地,机缘巧合之下同一神医学过一些皮毛,略知一二而已。”
  安素看着他笑:“顾相士谦虚了。”
  药草采完,话刚说上两句,不远处便突然出现了一些打着灯笼的宦官,他们疾步走来,似乎已经发现这边有人了。
  “谁人躲在那边?给咱家出来!”
  一个尖细的嗓音传进耳朵里,安素赶紧拉着顾闻舟蹲下去,但周围遮掩物极少,若是他们走近,定然能瞧见两人的身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