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风露立中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来,跟我走。”顾闻舟当机立断,起身便拉着安素往林子另一边奔逃。
  这白英林子边有一条小道,白日里或许能一眼瞥见,到了夜晚便不太能瞧见。虽说那些宦官已经离的近了,从这小道上走,到底能隐蔽几分。
  安素被顾闻舟捏着手腕,另一只手紧紧拿着装药的圆钵,跑起来便有几分吃力。那些宦官常年在夜里巡视,对宫里的环境是何等熟悉,追着他们的脚步也是丝毫不放松。
  跑了一段距离,安素留意到这边的树木高了许多,结满翡翠色果子的大树枝繁叶茂,一眼望去,竟看不清里面是何样貌。安素顿时停下了脚步,她扯了扯顾闻舟的衣袖,示意他看向这片树林。
  两人的心思一拍即合,在林子旁的小道上拐了个弯,便钻进了树林里面。这里边虽然隐蔽,浓密的树冠却遮住了原本就微弱的月光,眼睛上像是蒙了一层黑纱,根本看不清眼前是何物。
  “人呢?刚才明明看到往这边跑了,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外边的声音离得很近,安素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前边是什么地方?”像是为首的大宦官的声音。
  “师父,前边是许姬娘娘的欢宁殿,这会子皇上也在呢!”
  “既是有皇上在,那贼人定然不敢往那边去,就在附近给我找。若是让那小贼惊了皇上,咱们都得跟着掉脑袋。”
  外面宦官走动的声音渐起,约摸是在四处搜寻。安素蹲在林子里一动也不敢动,今日冒险来此,没找到幼弟不说,若是把自己也搭进去可就糟了。
  “师父,我们已经四处找过了,实在没有看到那贼人的踪影。”
  首领宦官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林子旁边:“这里边进去瞧了没?”
  “师父,这林子里面这般黑,指不定有什么蛇虫鼠蚁,那贼人怎么会躲进这里面呢?”
  首领宦官踱了踱步,似是仔细思考了一番,便觉那小宦官说的有道理。他眼珠子一转,把在场的人都叫了过来。
  “咱家今日带着你们巡视,你们都看到些什么了?”
  “师父,我们发现有贼人在宫里鬼鬼祟祟。”
  “那贼人呢?哪儿去了?”
  “我们没抓到,跑了。”小宦官如实回答。
  那首领宦官恨铁不成钢地在他们头上敲了几下:“都被猪油糊了脑子了?在宫里发现了贼人又没抓到,那就是咱们的失职了!”
  首领宦官轻咳了两声,重新问道:“你们再说说,今日巡视都发现什么了?”
  几个小宦官初出茅庐,还是不明白其中的门道,担心说错话,便站在原地一声不吭。过了一会儿,一个年岁稍大些的宦官才缓缓开口:“师父,咱们今日一切如常,什么都没有发现,宫里平静的很。”
  首领宦官这才露出了欣慰的神色:“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那出声的宦官得了夸奖,转身向其他人道:“都听到了吗?咱们今日巡视一切如常,从不曾见到什么贼人。就算有人见到了,那也是天色太暗,眼花看错了。”
  “诺。”众人应了一声,便又排好队,按着寻常路线继续巡视了。
  待他们的脚步声慢慢走远,安素才长舒了一口气。原本以为官员渎职实在可恶,不曾想正因这样,才阴差阳错的让他们躲过一劫。但若真是为害宫中的恶徒,被他们轻易放过,岂不是让整个后宫都处于危险之中?
  安素心中忧思着,钻出林子时脚下不慎,竟被树枝勾了衣襟,一个踉跄往前倒去。
  处在黑暗之中,完全不知前方有何物,安素畏惧的闭上了眼。但倒下之时,却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凶险,反倒是跌进了一个柔软而温暖的地方。安素感受着那温度,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是倒在了顾闻舟怀中。那股清香更加浓郁了几分,引得安素脸上发烫,脸颊上的红晕更是延伸到了脖子根。
  “上官姑娘,你没事吧?”顾闻舟的声音近在耳畔。
  安素赶紧重新站好,离开了他的怀抱。若是再晚一秒,她那不受控制的如鼓心跳定会被他察觉了去。
  “我没事,多谢顾相士。”
  “没事就好,事出情急,顾某再次冒犯,还请姑娘莫怪。”顾闻舟说话一向温言软语,此时却也有些乱了节奏。
  以免再次被绊倒,顾闻舟便走在前面探路,安素紧随其后。
  终于再次沐浴在月光下,安素一眼便发现,顾闻舟洁白的衣袍后面沾上了一大片污泥,衣摆还被树枝勾出了一条缺口,看上去十分狰狞。安素深知,这定是方才为了救她才弄出来的,心中不免多了几分愧疚。
  “上官姑娘,出了这片林子,离宫女所便只有一步之遥了。”顾闻舟指给她看,“这条小道原是从避风台穿过欢宁殿后门处,再拐个弯出来,旁边的宫道就是回宫女所的必经之路了。”
  安素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果然如此,她先前就是从这条宫道出来的。只是宫女所那边似乎闪着微弱的灯光,这倒是怪了,这么晚了竟还有人点灯么?安素顿时生出了几分警惕,或许她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去了。
  “顾相士,到了这儿我便能自己回宫女所,你也早些回去吧!”
  “好,上官姑娘一个人当心些。”
  安素点了点头,在顾闻舟的注视下往前走去,但走了几步,她又回过头来,给了他一个难得的笑容:“顾相士,今晚谢谢你了。”
  顾闻舟就站在原地,轻轻朝她挥了挥手,随后一直等到看不见她的身影,才转身回自己的住处。他能看出安素比寻常的宫女有胆色,那凤凰命相的卦象,也不知何时能够应验。
  安素回到宫女所时,那点微弱的灯光已经变得透亮。远远望去,卧房里宫女们的影子在灯光中摇曳,大家似乎都已起身。她在门口顿了顿脚步,心中暗自思索了一番,才将装着草药的圆钵藏在身后,理了理衣衫往里走去。
  “哟,还知道回来呀!”
  刚一踏进门,安素便被倚靠在门上姜清冉和周梅红拦住了。她们专程等在这儿,就是要在安素进门时就堵住她的去路,以免她又使了计策脱身。上次被蜈蚣吓到,姜清冉虽然心中有气,也暂时不敢发作。这一回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她必然不会轻易放过安素。
  “你们有何事?”安素依旧把手藏在身后,淡漠的看着她们。
  “你这么晚偷偷溜出去,肯定是去和哪个野男人幽会了吧!”姜清冉瞥见她藏在身后的手,便更加得意洋洋道,“你身后藏的是和那野男人的定情信物吗?拿出来给我们瞧瞧。”
  “你真的想看?”安素突然笑了。
  “可不是我想看,你半夜出去坏了规矩,我们是要替勤嬷嬷教训你。”姜清冉如同一只斗鸡般趾高气扬。
  安素瞥了一眼卧房里的影子,稍稍提高了声音:“真是笑话,你们才进宫几天,如何替得了勤嬷嬷?”
  “你!”姜清冉气上心头,身边的周梅红赶紧拉了她一把。
  “上官安素,不管咱们替不替得了勤嬷嬷,今晚坏了规矩的人都是你。”周梅红倒是有几分理智,“你手里的东西肯定是要拿出来检查的,到时候大家都会看到,你想瞒也瞒不了。”
  “我可没想瞒着什么,只是担心你们看到那东西,又会吓得睡不着觉。”安素挑了一下眉毛,刻意走到姜清冉身边,“我从小在田地里干农活,对一些蛇虫鼠蚁有着很深厚的感情,偶尔不见还会想念。所以今晚出去,就抓了几只蜈蚣,蟑螂什么的,带回来和大家一起赏玩。你若是喜欢,我也可让你先挑几只,怎么样?”
  安素说完,便佯装着要把背后的东西拿出来,姜清冉果然急了,往后连退了两步,幸得周梅红搀着才没有摔倒。
  “你走开!”姜清冉用两只手挡在面前,“勤嬷嬷就在里面,你今晚私自外出,大家都可以作证,不管你出去干什么了,一顿责罚是少不了的。”
  安素先前暗自数了卧房中的人影,知晓勤嬷嬷必然已经在此等候,心中也有了些许准备。她懒得再和姜清冉二人多做口舌之争,便毫不畏惧的走了进去。现下夜风微凉,外面的月光也似乎更亮了些,是个好兆头。
  一进到屋内,好些人便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偶有几个面色平静的,约莫还在睡梦中没能完全转醒,只有薄初若忧思重重,看到安素进门更是一脸担心。好歹还有一个真心相对的,安素先朝初若笑了笑,示意她不必担心。
  “奴婢见过勤嬷嬷。”安素向勤嬷嬷行了个礼,并无其他言语,只等着勤嬷嬷先发问。
  “大半夜你不睡觉,出去做什么了?”
  “嬷嬷,奴婢有些想念家乡,睡不着,所以出去走走,散散心。”
  “规矩第一天就教给你们了,安素,你说说,半夜私自离开宫女所,按规矩该怎么办?”勤嬷嬷审问过许多坏了规矩的宫女,有痛哭求饶的,有强行辩解的,还有攀扯别人的,像安素这样不卑不亢的倒是头一次见。
  “杖责二十。”
  “你没什么要辩解的吗?”勤嬷嬷从安素的脸上没有看到一丝畏惧的神色,这倒是新鲜。
  “是奴婢坏了规矩,请嬷嬷责罚便是。”安素仍然一脸淡然。
  勤嬷嬷叹了口气:“你倒是懂事。”
  眼看着勤嬷嬷打算按照规矩责罚安素,姜清冉面上便难掩喜色,她屡次对付安素受挫,这回总算能扬眉吐气了。但周梅红倒是机灵的很,她总觉着安素承认的这样爽快,肯定是想掩饰更加严重的事情。
  “清冉姐姐,只是杖责二十岂不是便宜她了,她手里藏着的那东西若是被勤嬷嬷看到,肯定会受到更重的责罚。”周梅红缩在姜清冉背后,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道。
  姜清冉闻言果然觉得有道理:“嬷嬷,先前进屋的时候,上官安素就一直把手里的东西藏在身后。她今晚偷偷出去,肯定不只是散心而已,那东西或许就是她跟人私会的证据。嬷嬷,您可千万别被她给骗了。”
  “是吗?把东西拿出来看看。”勤嬷嬷蹙起了眉头,宫女同男子私会可是大事,严重些的可直接杖毙。安素是她在这届家人子里最看好的一个,若是因此等丑事而殒命,那可就太可惜了。
  安素皱了眉头:“嬷嬷,奴婢只是出去散心,顺手采了一些花草而已。”
  “既是花草,拿出来看看也无妨。”
  安素又犹豫了一下,才将圆钵小心翼翼的捧了出来,里面是几株长得极好的白英草。勤嬷嬷见此松了一口气,想让此事到此为止,姜清冉却不依不饶。
  “嬷嬷,这夜黑风高的,哪里看得清什么花草?肯定是上官安素的奸夫送给她的。”
  勤嬷嬷厌烦的蹙了一下眉头,她实在想赶紧了结此事,但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未免日后议论她偏心,便只能又转向安素。
  “她这么说,你有何辩解?”
  安素低着头佯装为难,又犹豫了一会儿,才一咬唇说道:“嬷嬷,其实奴婢今晚是专程出去采这白英草的。”
  “白英草?”
  “对,奴婢在宫外时曾听一位医师说起过,白英草捣碎敷在伤处,有清热利湿,消肿止痛之功效。先前奴婢和初若随嬷嬷一同到昭阳殿给落雁夫人送糕点,嬷嬷腿疾发作,奴婢后来见着附近有一处的白英草开的极好,便想着摘些来入药,让嬷嬷以后腿疾发作时能好受些。”
  “是啊,我可以作证,上官姐姐时常念叨着嬷嬷的腿疾呢!”薄初若见事情还有转寰的余地,赶紧出来帮安素说话。
  “既是如此,方才为何不如实相告?”勤嬷嬷伸手将安素扶了起来。
  “奴婢虽是去采药,但夜里私自出去还是坏了规矩,不如实相告是担心会让嬷嬷为难。”安素把圆钵递到勤嬷嬷手中,“请嬷嬷责罚奴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