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觉风雨如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晚饭没吃饱便回到房中,大家都心有怨怼,人人哭丧个脸。宫女们的饮食本就不太充足,平日里能吃个半饱都是好的,现下肚子更是咕咕直叫。
  安素也有些饿的慌,她正打算赶紧入睡,用睡眠来抵抗这饥饿的感觉。但思绪流转,突然就想起了欢宁殿附近的那片树林。那林子挨着白英草丛,里面的树木长得十分茂盛,似乎树上还结满了果子。若是将那些果子打下来做成汤,或许能垫一垫肚子。
  “初若,我有办法让大家吃上东西,你叫几个人跟我去帮忙。”
  此话一出,原本愁眉苦脸的众人顿时精神起来。既然能弄到吃的,帮忙自然不用多说,很快就有好几个人自告奋勇的站了出来。安素指挥她们拿了箩筐,悄悄往那片林子里去。
  留在卧房里的几个人原本也是想去的,约莫是担心她们吃独食,但安素表示得留下几个人应付突发情况,她们才没有跟上去。不过,这还是头一次宫女所的家人子们团结一心,没想到竟是在这种状况下。
  这个时间卡的正好,天空才黑了些许,晚膳刚刚结束,夜里巡视的宦官们也还没开始当差。安素带着她们熟练的左拐右拐,很快就摘了满满一大筐果子,又飞快的窜回了宫女所。
  从前在清河郡的时候,安素就爱尝试各种各样的新型菜肴,两个弟弟总被她拉着品尝。她的手艺很是不错,他们往往吃上几大碗,一天的粮食便省下了,但偶尔也有失手的时候,最严重的一回,两人只喝了一小口,便捂着喉咙吐个不停。
  安素借了宫女所里的小厨房,又喊了几个人在旁边帮衬着,总算用那些果子做出了一大桶汤来。
  “味道怎么样?”安素看着薄初若尝了一口,试探着问道。
  初若把一碗汤喝了一大半,才砸吧着嘴说道:“上官姐姐,你的手艺真是太厉害了,简直和宫里的御厨不相上下。”
  听她这样说,其他人才敢尝一尝手中其貌不扬的果汤。果然和薄初若说的一样,这汤虽然不太好看,喝起来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又多了几个人的认可,旁边那些观望着的宫女也纷纷上前来盛汤喝,说出口的全是赞叹之词。
  “你们今儿个是翻了天了,刚闹完一场,现在又吵什么呢!”许是大家得了吃食,一兴奋起来,声音便大了些,引得勤嬷嬷闻声而来。
  一个多时辰以前刚被训斥了一同,此时大家见到勤嬷嬷更是战战兢兢,不自觉的就将安素推到了最前面。
  “嬷嬷,大家的晚饭洒了,我们做点汤来填填肚子。”安素想着宫女所的规矩里并没有不准自行煮汤这一说,便大着胆子盛了一碗汤,捧到勤嬷嬷跟前,“嬷嬷,这汤味道还不错,您也尝尝?”
  见勤嬷嬷依旧板着脸,安素悄悄给初若使了个眼色。她立刻会意,在一旁帮腔道:“是啊嬷嬷,这汤可好喝了,您也尝尝吧!”
  勤嬷嬷瞥了她们两眼,终于拿起碗喝了一口,安素也稍微松了一口气。
  “是还不错。”勤嬷嬷的表情缓和了几分,但马上又觉着不对,复而板起脸来,“但你们哪儿来的食材?莫不是在小厨房里偷拿的?”
  “嬷嬷别急,我们没动用小厨房里的东西,这做汤的果子是从欢宁殿旁的小树林里打下来的。”
  “欢宁殿?小树林?”勤嬷嬷越想越不对劲,“你们打下来的那果子,是不是青色的梨形果?”
  安素点了点头,看勤嬷嬷的神色,这果子似乎有什么问题。
  “完了,这下完了,你们闯下大祸了!”勤嬷嬷将手里的汤碗重重的搁在了桌子上,“这可是许美人的爱树,皇上特意从她的家乡北犁郡给移栽过来的,这可怎么办才好?”
  “什么?!许美人的爱树?天哪!这可怎么办?”方才还兴致勃勃喝汤的众人都拉下脸来,任凭她们在宫里待了不久,也知道这罪过可比深夜私自外出要严重多了。若是遇上主子心情不佳,掉脑袋都是有可能的。
  “这事跟我们没关系,都是上官安素干的,是她撺掇我们出去摘果子的。”姜清冉缩在人后喊了一声,顿时大家都同仇敌忾起来。
  “对呀!都是上官安素惹的祸,不管我们的事,我们只是被她骗了。”
  “我早看出上官安素不安分,竟然把主意打到许美人的爱树上了,应该把她绑起来,交给许美人处置才好。”
  “......”大家七嘴八舌,述说的都是安素的罪过。
  还是初若听不下去了,站出来反驳了她们一句:“你们怎么这样!果子是大家一起去打的,汤也是大家一起做的,你们刚才不是喝的挺开心的吗!”
  “我们那是被上官安素算计了,她就是想拉我们给她当垫背的!”
  “好了!”勤嬷嬷狠拍了一下桌子,“安素,你怎么说?”
  “此事确是因奴婢而起,奴婢愿一力承担。只是敢问嬷嬷,许美人会在何时发现树上的果子丢失?”安素心中也有些慌乱,但转念一想,此事若是利用的好,或许也能是一个机会。
  勤嬷嬷狐疑,不知她为何会突然问上这么一句,但安素向来机敏,或许已有对策。她便如实告知道:“若是按往常来看,明日午时就会有欢宁殿的人前去查看。”
  安素点了点头:“嬷嬷可否借一步说话?”
  果子已然做成了汤,再担忧也没了转寰的余地,安素便让大家把剩下的都喝完。但事已至此,大家有心也没了胆,只想赶紧回房远离安素。只有薄初若一个人傻傻的待在原地,把那果汤又喝了两大碗,才安静的等着安素和勤嬷嬷说完话。
  说是借一步说话,其实不过是走到了小厨房后面的院子里,这里堆放着一些杂物,通常是不会有人过来的。
  “安素啊,你这次真闯了大祸了,嬷嬷我也保不住你啊!”勤嬷嬷十分忧心,像安素这样聪明漂亮、能说会道的家人子,好几届都难得遇到一个。
  “谢嬷嬷挂念,奴婢倒是有办法可以一试,只是需要嬷嬷的帮助。”
  “你说说看。”勤嬷嬷将信将疑。
  “嬷嬷在宫中这么多年,对各宫主子的脾性定然拿捏得清楚,对于许美人的好恶,还望嬷嬷能告知一二。”
  “你莫非是想投其所好?”勤嬷嬷在宫中多年,早已混成了人精,安素这样一问,她便能猜到一些。
  “也算不上是投其所好,许美人深受皇恩,想要什么都有。奴婢只是稍稍了解一下,心里好有个数,免得再触了许美人的霉头,被更加重罚了去。”
  “许美人是北犁郡人,闺名唤作‘秋怡’,性子清雅娴静,对待宫人们也很温和,好些人都想到她宫里去当差呢!许美人进宫不过几个月,皇上很是宠爱,甚至把欢宁殿赐予她一个人居住。”勤嬷嬷想了想,继续说道,“听说许美人对吃食颇为挑剔,欢宁殿的小厨房里换了好些御厨,都没能让她满意。”
  “还有其他的吗?”安素继续追问。
  勤嬷嬷摇了摇头:“许美人入宫时候不长,我所了解的便只有这些了。”
  安素想起了那个装着曼陀罗花的香囊,其中的那些小颗粒她还没来得及查,便不知能不能派上用场。
  “嬷嬷,许美人近来有没有什么病症?”
  “你怎么会突然这么问?许美人身体康健,太医都不曾传过,哪会有什么病症呢?”
  安素笑了笑:“没事,就是随口一问,奴婢先告退了。今日多谢嬷嬷告诉奴婢这些。”
  “唉......也不知这孩子能不能全身而退。”勤嬷嬷看着安素离开的背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待安素回到小厨房,薄初若已经将那些汤汤碗碗都收拾好了,正坐在旁边打着瞌睡。安素看着她强撑着困倦的模样,忍不住弹了一下她的脑门。
  “上官姐姐,你回来了。”初若惊醒过来,忙拉住她的手,“姐姐你没事吧?勤嬷嬷有没有罚你啊?”
  “好了,我没事,咱们先回房去。”
  众人原本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一见到安素推门进来便噤了声。她们防备的盯着安素,大约是因方才出卖了她,担心她会报复。安素对她们这副样子并不以为然,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们几个人里面有没有懂得些许医术的?”
  “没有,没有,我们都不知道。”她们现在看安素有如妖邪,哪里还会好好和她说话。
  “上官安素,你这样害我们大家,就算我们有懂医术的,也不会帮你的忙。”姜清冉现下已经将染上了汤水的衣裳换了下来,休息片刻之后,便又有了精神和安素作对。
  安素淡漠的瞥了她一眼:“既然我已经将此事担了下来,便不会在许美人那里提起你们。就算我受了再重的责罚,也会保你们安然无恙。但若是你们不愿领情,我也可将大家一起去摘果子做汤的事情说出来,到时候谁也逃不掉。”
  众人相互对视了几眼,眼中的恐惧和犹疑清晰可见。安素又接着说道:“我再问一遍,这个屋子里有没有懂得医术的?”
  大家依旧面面相觑,安素叹了口气,看来真的不巧,她们这一届家人子中竟没有会些医术的。她敛了神色,正要去休息片刻,不得从角落里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我会医术。”
  那是一个极其不起眼的宫女,容貌平平,也是她们同一届入宫的家人子。但她很少跟大家在一起说话,总是一个人默默的待着,时间长了大家都忘了有这么个人,连她的名字也想不起来了。
  “真的吗?你真的会医术?”安素有些惊喜,但此人先前一直默默无闻,她便不敢轻易相信。
  “嗯。”
  “太好了,这位姐姐怎么称呼?”安素越过众人,走到她面前坐下,声音尽量温柔。
  “苏子离。”
  “能否请子离帮我看看,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安素展开手帕,将那些药物递给她。
  众人现下本就不待见安素,见她同这个不起眼的小宫女说话去了,便更加无心理会,又聚到另一处去了。只有薄初若依旧跟到她身边,安静的听她们说话。
  苏子离脸上的表情一向冷冰冰的,她几乎从来不笑,正因如此,很少有人愿意靠近她。此时安素坐在她的身边,倒让她有些不适应了。她一把拿过安素手里的帕子,只想赶紧解答她的问题,让她尽快走开。
  苏子离将曼陀罗花和那些小颗粒分别捻起,放到鼻子底下嗅了嗅,又用牙齿咬了一颗。随后便将东西包好,递还给安素,表情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曼陀罗花和火麻子。”
  “这两样东西混在一起,可有什么特殊功效?”
  “使人嗜睡,久而心智受损。”
  “我知道了,谢谢子离。”安素站起身来,想起她刚才似乎没去喝汤,便从怀中掏出一只果子,“这个给你,就这样吃,味道也不错的。”
  苏子离愣了许久,她眼神空洞的盯着安素手中的果子,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安素也不着急,静静的等待她收回思绪,才将果子递到她面前。
  “我不饿。”苏子离还是冷冰冰的说了一句,也没有伸手去接果子,便直接拉过被子将自己捂了起来。
  安素笑着耸了耸肩,便顺手把果子递给了旁边的薄初若。她倒是怎么吃都吃不饱,得了果子便咬了一大口。
  “上官姐姐,虽然今天吃的很开心,但刚才勤嬷嬷说明天许美人就会发现果子不见了,我们该怎么办呀?”
  安素摸了摸她的头发:“你什么都不用办,好好待在这里,我自有办法。”
  “什么办法?”初若追问。
  “明日再告诉你。”安素朝她挑了下眉。
  实则安素还没有想出什么好主意,她的心中也很是忐忑。尽管问了勤嬷嬷,但她对许美人的了解还并不透彻,也不知用什么方法才能让她消气,暂时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