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一去两归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次日上午,各宫嫔妃已经聚集在了玉凉台。这是一个大好的日子,日头高悬,蔚蓝的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偶有微风吹过,带来一丝凉意。
  安素拎着食盒和御膳房过来的人并排站在一起,顶着大太阳晒着,额头上已经渐渐冒汗。不远处的凉亭里,娥眉夫人坐在主位上,周围围绕着一些嫔妃。安素向勤嬷嬷打听过,皇后年幼,也不爱参与宫中之事,这样的聚会自然是不会来的,众嫔妃便以位份仅次于皇后的娥眉夫人为尊。
  而娥眉夫人行事高调,光是招待各嫔妃的点心就准备好几桌,安素所在的是第二桌,需得等到她们先用完一回,撤下来之后再呈上去。拎着两个食盒,安素的手酸得厉害,原本应是初若和她一起送来的,但她打定了主意要一个人受罚,便强硬的将初若留在了宫女所。
  “许姬娘娘到——”一声宦官的传呼将安素的目光拉向了姗姗来迟的许美人。她被陌裳小心扶着,看上去还是一副疲倦的样子,那只乳白色的香囊依旧挂在腰间。
  娥眉夫人的目光从她身上的香囊上一扫而过,嘴角噙了些笑意。其他嫔妃们看向许美人的眼神并不大友好,约莫是她刚进宫不久便荣获盛宠,惹得旁人生妒。
  安素仔细观察了一遍这些嫔妃,里面好似没有菱角的主子胡八子的身影。上次听那宦官提到胡八子有孕,也许是留在宫中休息了,眼前这些嫔妃中并没有大着肚子的。
  “妾身见过柳姬娘娘,柳姬娘娘长乐无极。”许美人向娥眉夫人行了大礼,又一一见过周围的落雁夫人、齐夫人等人,最后依旧拘着礼面向娥眉夫人。
  “各位妹妹们觉得这点心味道如何?这可是本宫特意嘱咐御膳房为妹妹们做的。”娥眉夫人并不理会许美人,也不叫她起身,她便一直拘着礼蹲站在原处。
  “柳姬娘娘心思灵巧,又一向厚待妾身们,这点心自然是上好的。”钱良人向来跟在娥眉夫人身边溜须拍马,此刻也不愿放过这个阿谀奉承的好机会。
  娥眉夫人倒是很吃这一套,她挥手示意身边伺候的宫人们将桌上的点心撤下去,再换上另一些。安素看着身边的人排着队往凉亭里走,手心里不由得出了些汗,但动作上仍和其他人一样,将食盒里的点心拿出来捧在手里。
  安素排在队伍的最后一个,并不太引人注目,她也尽量低着头。只是走到亭子里时,便可见许美人额上的冷汗,她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抖。已经过去了好些时候,娥眉夫人依旧没有让她起身,安素心生同情,一个主意便冒了出来。
  “下一道,芙蓉翠玉糕——”宦官很快就念到了安素应该呈上去的糕点。
  在心里打定了那个主意,安素便疾步走上前去。走到拘着礼的许美人身边时,她脚下猛的一滑,手里端着的点心竟一下子摔了出去,将将好砸到许美人身上。
  “娘娘恕罪,娘娘恕罪,奴婢不是故意的。”安素立马跪了下来,扮作一个受惊小宫女的模样,不断的磕着头。
  “你这丫头,也不知道小心点儿,我们娘娘的衣裳和头发全被你弄脏了!”陌裳抢先斥了一句。
  “你是在哪儿当差的宫女,怎么毛手毛脚的?”娥眉夫人许是见到许美人出丑,心情似乎很不错。
  安素抬头瞥了一眼娥眉夫人,夸张的舒了一口气:“啊,还好还好。”
  “什么还好还好的?柳姬娘娘问你话呢!”钱良人鄙视的看着安素。
  “正因为是柳姬娘娘问话,奴婢才能说还好的。”
  “哦?这是为何?”娥眉夫人提起了些兴趣。
  “回娘娘的话,奴婢素来听闻柳姬娘娘不仅貌美,性子也是极好,待宫人们也极为宽和。还好奴婢这回犯错是在柳姬娘娘跟前,若是在别处,拖出去乱棍打死也是有的。”
  “你们私底下都是这样夸本宫的?”娥眉夫人对这一招果然受用。
  “那是当然,不过底下人再怎么夸赞,也描摹不出娘娘万分之一的姿容来。奴婢今日头一次见到娘娘,实在忍不住贪看了两眼,便失手打翻了糕点,还请娘娘恕罪。”
  “罢了,也不是什么大的过错,你就......”娥眉夫人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把目光转向了狼狈不堪的许美人,“你就伺候许美人回去换一身衣裳,将功补过吧!”
  “诺。”安素连连应了,和陌裳一人搀着许美人一边,快步走出凉亭外。
  身后还能听见钱良人的声音:“柳姬娘娘,那宫女这般冲撞,您就这样轻易放过她了?”
  “那依你的意思,要将她千刀万剐?”娥眉夫人好笑的看着她。
  “那也不至于,但好歹也得打上几板子才是啊!”
  “你刚才没听她说吗?本宫待人宽和,性子极好,若是重罚了她,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娥眉夫人面有喜色,“况且本宫看那许姬身边的婢女似乎对她很是不满,若是许姬出手罚了她,正好让她领了苛待宫人的名声,映衬着本宫的宽和来。”
  “娘娘好计策,娘娘英明。”
  果真如娥眉夫人料想的一般,陌裳一路上没少指责安素。许美人为赴娥眉夫人的宴,打扮起来也很是为难,穿得太艳丽怕抢了她的风头,穿的太素雅又怕被指责不尊敬她。在宫里挑来拣去,只好穿了皇上赏的一件淡青色织花衣裳,被那些粉色的糕点沾上,便尤其显眼。
  “陌裳,你先行回宫去准备要换的衣裳,本宫有话要和安素说。”许美人沉默了一会儿,才对陌裳吩咐道。
  “诺。”
  安素原本以为许美人有话要对她说,便会绕远路回欢宁殿,不曾想她只是放慢了脚步。这条路上来来往往的宫人有许多,见到她时虽仍恭敬地行礼,但也忍不住往她的衣裳上瞟上几眼。若是其他嫔妃,遇上这样受辱的事情,早就迁怒于旁人了,许美人倒是云淡风轻。
  “陌裳不懂,本宫却是明白的,方才多谢你为本宫解围了。”
  “娘娘言重了。”安素顿了一下,还是决定把真相告知许美人,“实则奴婢也不完全是在为娘娘解围。”
  “那些并不是芙蓉翠玉糕,对吗?”
  “娘娘察觉到了?”安素倒是没想到许美人当时拘着礼还能注意到糕点。
  “你方才献上去的那些,是本宫亲手做的玉露糕,又怎会不认识呢?”
  “奴婢有罪,不该用娘娘亲赏的珍贵糕点来替代芙蓉翠玉糕。”安素一下子跪倒在许美人面前,实话实说道,“只是事出紧急,奴婢也是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宫女所都是新进宫的家人子,实在无法接触到主子们所用的点心,能与那芙蓉翠玉糕有几分相似的,也只有娘娘赏的玉露糕了。”
  “你不用紧张,本宫没有要责罚你的意思。”许美人把安素扶了起来,“听你的说法,原本应当呈上去的芙蓉翠玉糕是出了差错。但你是如何能够料到,娥眉夫人会那般刁难本宫呢?”
  “娘娘,奴婢并未料到此事。原本奴婢只是打算先用玉露糕替着,待走到娥眉夫人面前时,便装作崴脚,将糕点都洒出去。如此一来,在场众人的注意力都会落到奴婢身上,便不会有人去关心糕点的样式了。”安素解释道,“只是当时见着娘娘您拘着礼,额上又出了汗,便心生此计,顺势解娘娘的困局了。”
  “可若只是装作崴脚,娥眉夫人必定不会放过你的。”
  “娘娘说的是,奴婢也并未奢求娥眉夫人会饶过奴婢。只不过是想着若呈上去的糕点样式有异,整个宫女所都要跟着受罚,但若是奴婢打翻了糕点,便可撇开宫女所,奴婢一人担下责罚即可。”
  “你倒是聪明,胆子也很大,若是欢宁殿有像你这样的丫头,一定有意思多了。”边走边说着话,很快就到了欢宁殿门口,许美人又嘱咐了一句,“安素,那糕点本宫分得清,娥眉夫人定然也能分清楚,只是方才一时不察,让你钻了空子。虽说这一次过去了就过去了,但等她反应过来,必定会记恨于你,你以后可得要小心了。”
  “多谢娘娘提醒,奴婢定会小心行事的。”
  这一次回到宫女所,倒是没人像上次那样等着看好戏,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安素一进门,她们便赶紧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询问玉凉台的情况。安素实在是累得很,摆摆手表示没事,便径直往卧房里去休息了。
  许美人说的很对,娥眉夫人若是发现自己吃了这个哑巴亏,以后定会报复回来。安素告诫自己,以后可得更加小心,绝不能留下什么把柄才好。
  原本是打算好好睡一觉的,但有几丝微风透过窗户缝隙吹了进来,便吹得她又睡不着了。安素索性翻身起来,把前几日重新去摘回来的白英草取出来,在圆钵里细细捣碎,一会儿再给勤嬷嬷送去,正好趁机问一问新进宦官名册的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