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孤村不自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竞选管事的事情在即,姜清冉忙着拉拢众人,也没空再找安素的麻烦。安素乐得自在,便依旧如往常一般,闲了便去欢宁殿陪着许美人。许美人自那日在玉凉台被安素解围之后,便对她很是喜爱,她愿意来欢宁殿当然是欢迎的很。
  这一日去欢宁殿,安素给许美人带了她素来爱喝的排骨汤,还在其中特意加进了些青果,味道更鲜些。提着食盒进了殿门,却见今日的欢宁殿十分热闹,宫女宦官们都围在门口,七嘴八舌的谈论着,只是面色似乎都不太好。
  “这都是怎么了?陌裳姐姐,你怎么也在外面?不用待在娘娘身边伺候吗?”安素来多了欢宁殿,和殿里的宫人们都渐渐熟识了,问得也不见外。
  “娘娘心里不爽快,说是要一个人待会儿,让咱们都不用进去伺候呢!”陌裳愁眉苦脸着,忽的瞥见安素手里的食盒,又问道,“上官姑娘,这是又带了什么好东西来了?”
  安素举起食盒:“这是特意给娘娘准备的排骨汤,上次娘娘说过喜欢的。”
  陌裳惋惜的摆了摆手:“这可白费了姑娘一番心思了,娘娘心里不爽正是因着近来御膳房的点心花样太多,贪吃的多些便伤了脾胃。前会子太医刚来瞧过,说是得喝半个多月清粥,见不得油腻荤腥,娘娘喝了粥正生闷气呢!为了娘娘的身子着想,这排骨汤更是要不得了。”
  “难怪方才一进来,就见着大家愁眉不展的。”安素把食盒交给陌裳,“既然娘娘用不了,也不能浪费了,就给大家分食了吧!我先进去看看娘娘。”
  安素一进寝殿,果见着许美人侧卧在床上,虽闭着眼嘴巴却仍嘟着,一看便知是对那清粥十分不满。安素觉着可爱,都说有人在病中,会耍些小孩子心性,看来许美人便是如此。
  “娘娘,奴婢来了。”安素在床边的台阶上坐下,轻声说了一句。
  许美人果然没有真睡着,听见安素的声音便睁开了眼睛。她正委屈着,见着安素更是抓住她的手,声音软软的。
  “安素,清粥喝着太痛苦了。本宫听见你带了排骨汤来,就让本宫尝一口好不好?”
  安素决绝的摇头:“娘娘,治病期间总是会难受些的,熬过这半个月就好了,往后奴婢再给娘娘做更多好吃的。”
  “可这清粥淡然无味,着实喝着难过。”许美人坐起身来,依旧像孩子撒娇一般。
  安素想了想,曾经在家乡清河郡时,两位弟弟偶有患病需要忌口的时候,她也是变着法子在他们能吃的东西上做出些花样。或许也能帮许美人试试,若是做的好,总能让她吃的顺畅些,若是不好,也不过是继续喝清粥而已。
  “娘娘,奴婢回去试试,或许能将清粥做的爽口些。”安素试探着说道。
  “真的吗?”许美人果然眼睛一亮。
  “不过,毕竟是清粥,总不会好过排骨汤去,只是想法子让娘娘好下咽些。”安素还是觉着不能给许美人太高的期望。
  “本宫明白,你且去试试吧!”
  安素从欢宁殿回来,便一头扎进了小厨房,连着几日一有空闲也是关在小厨房里鼓捣。众人只当她是为了管事宫女的竞选在做准备,姜清冉在背后便嗤之以鼻,和众人冷嘲热讽几句也就罢了。
  到了竞选的前一日,安素终于将许美人的清粥做出了满意的味道,其中加的些配料都是对脾胃好的东西。这一日大家都要忙着为明日的竞选做准备,抽不出太多时间,安素便只匆匆赶到欢宁殿门口,将食盒交给陌裳之后,还来不及听一听许美人的评价就又回宫女所去了。
  听说姜清冉所准备的技艺也是厨艺,这倒是让安素有些意外,原本以为像她这样从小被宠着的大小姐,是不会亲自下厨的。但惊讶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安素对自己的厨艺有信心,别人怎样实则并无太大关系。
  次日便是这几个月来宫女所最热闹的一次,都是初入宫的家人子,没机会见到主子们,见一见更高位的宫女宦官也是好的。从一大早大家便兴奋的很,初若也老早就催着安素好好打扮。尽管这次的比试与容貌并不相关,但看在初若这样在意的份上,安素也就随了她的意思。
  安素觉着自己身为一个小宫女,穿的鲜艳些已是不太合适了,不曾想姜清冉打扮的更甚,约莫是把从家里带过来的首饰都用上了。众人一开始便看准了姜清冉会赢得这场比试,在她身边也是过多巴结,这让她很是受用。
  宫女所的大堂里已经摆好了几张椅子,负责评判的宦官嬷嬷们已经一一到来,往各自的座位上坐好。勤嬷嬷正要宣布比试开始,外面却传来了一声宦官尖细的嗓音:“许姬娘娘到——”
  这一下便让整个竞选的流程乱了套,刚坐下的宦官嬷嬷们又匆忙站了起来,带着一整屋的宫女们往外赶。众人刚一出门,便见许美人已经走了进来。
  “许姬娘娘长乐无极。”
  许美人还是头一次踏足宫女所,没想到会遇上这样大的阵仗,目光在一整片低着头的宫女身上流转了许久。她带着目的去看这些宫女,但她们的衣裳都大同小异,实在分不出谁是谁来,许美人只好放弃了自行寻找。
  “都起来吧,上官安素何在?”
  “许姬娘娘,奴婢在此。”安素原本是站在最后的,此时便绕过众人走了出来。
  “安素,你昨日送去欢宁殿的清粥,本宫很是喜欢,今日便忍不住来向你讨上一碗了。”许美人倒是直言不讳。
  安素用余光瞥了一眼身后的众人,笑道:“做粥倒是不难,只是娘娘,奴婢们正在竞选管事宫女,这才刚起了个头,若是此时打断,怕是不合规矩呢!”
  “管事宫女的竞选?”许美人进宫也不太久,对这些宫人中的事情自然不太明白,便侧过头询问的看着陌裳。
  “娘娘,这是在新进宫的宫女们之中选出一位不错的新人,担当起管理其他人琐事的职责,等到正式分派各宫之后便不必再当此差事了。”陌裳言简意赅的解释道。
  许美人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勤嬷嬷身上:“你可是这宫女所的掌事嬷嬷?”
  “回娘娘的话,奴婢正是。”
  “嗯,本宫觉着安素就不错,你们也不用费心思去竞选了,就让她担了这管事宫女的差事吧!”
  勤嬷嬷低眉顺目,正要应下,后排却有声音抢先传来。
  “凭什么?我准备了这么久,比都不比就让她赢了,这不公平!”
  “放肆!许姬娘娘的话你也敢质疑,不想活了!”勤嬷嬷连连斥责,生怕惹得主子不高兴了。
  姜清冉本是一时气恼才脱口喊出这样一句,此时被勤嬷嬷一斥,理智也回到了脑子里,便开始后怕起来。她扑通一下重新跪倒在地。
  “许姬娘娘饶命,奴婢,奴婢只是,一时着急,才......”姜清冉的话断断续续,她实在不知道该怎样解释才好。
  谁知许美人似乎觉得她的话有道理,思索了片刻便道:“你说的也不错,这样确实有失公平,那你们就比一比吧,本宫也来瞧着。”
  现下有正儿八经的主子在这,众人便更加不敢懈怠,早有宦官嬷嬷们将座位让了出来,给许美人腾了个好位置。宫女们的比试也就此开始。
  根据不同的技艺,比试的内容也都不同,勤嬷嬷按着原先的安排,分了好几个队排着,每个队自有宦官嬷嬷们评判。安素所在的厨艺队里,只有她和姜清冉两个人,勤嬷嬷便将她们俩安排在了许美人跟前比试。
  勤嬷嬷在宫里待了这么多年,察言观色的本事早已练得炉火纯青,一看便知许美人看好安素,自然不能拂了她的兴致。
  这次比试的题材是早已定好的,安素和清冉都需在一个时辰之内用特定的食材做好一道点心。至于如何分出胜负,便是由几位资历较深的宦官和嬷嬷来评定,如今许美人在此,自然也要把她的意见考虑到。
  安素做点心是做惯了的,为了保证味道绝无差错,在制作的过程中便会时而尝一尝食材,即使在比试的时候也是如此。只是这一尝便尝出了端倪,食材的味道完全不对,似乎有人在其中加了些东西。原本该是甜的竟变成了咸的,咸的又变成了苦的,一一尝遍,竟没有一样是对的。
  安素略一思索,这些用来比试的食材,都是由未曾参加竞选的宫女们准备,再一细想,似乎是由周梅红备下的。安素扭头看向姜清冉,她的点心倒是做的得心应手,感受到身边的目光之后,她还刻意对着安素一笑。
  这样事情便很清楚了,无非是姜清冉伙同周梅红,提前在安素的食材中做了手脚。如此简单的手法,虽不足为道,却最是有效。众人一同比试,安素是断不能中途叫停的,更何况她也没有确切的证据,眼下看来,的确是一局死局。
  安素对着一整桌的异味食材沉思着,方才全部尝过一遍,所有的食材非咸即苦,无一样是带有甜味的。既然如此,那便做一些咸味点心试试,虽说以往的糕点都是甜的,也并不表示咸味点心就会差到哪里去。兴许剑走偏锋,反而能旗开得胜。
  安素淡淡的瞥了一眼忙活着的姜清冉,又深吸了一口气,便开始着手做自己的事情。头一次做这样大胆的点心,安素小心翼翼的,倒像是个初学厨艺的孩子,惹得姜清冉更加轻蔑。勤嬷嬷瞧着她也是有些担忧,就连初若都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站在卧房门口暗中观察的苏子离,自然也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她靠着门栏思索了片刻,等到周梅红从小厨房里走出来,便装作无所事事的踱了进去,再轻悄悄的将厨房门从里边反锁。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许美人有病在身不能随意吃喝,一直在此干坐着也是无聊,终于等到比试结束,便尤其兴致勃勃。
  “快拿来本宫尝尝。”
  “娘娘,太医嘱咐过,您可不能吃这个啊!”陌裳第一个拦了出来。
  “无妨,本宫只两份各尝一口而已。”许美人坚持,陌裳也没有办法,只好将两盘点心端过来,盯着许美人只许她吃一小口。
  先呈上去的是姜清冉所做的,许美人尝了一口便赞赏的点了点头:“不错,颇有御膳房里陈御厨手下的味道。”
  姜清冉规规矩矩的道了句谢,心想着这许美人的舌头还真是厉害,一下子就尝出来了。她此前为了这次竞选,特意以重金贿赂了御膳房的陈御厨,求得他将这一手做点心的拿手功夫教给了她,今日便派上了用场。
  “另一盘便是安素做的了。”许美人抬头看着安素笑了笑,伸手取了一小块放进嘴里,“这点心竟是咸味的?”
  许美人大为惊讶,似是一块没能尝出确切的味道,伸手便要去拿第二块。
  陌裳赶忙上前拦下:“娘娘,只可尝一块了。”
  “只尝这一块,本宫倒分不出谁胜谁负了。”许美人像是真的苦恼起来。
  安素也正要走上前去劝劝许美人之时,外面又传来了一声尖细的嗓音:“皇后娘娘到——”
  今儿个倒是奇了,平常毫无存在感的宫女所,竟连着两位娘娘驾到。众人不敢怠慢,赶紧停下手中的活出门迎接。
  “皇后娘娘长乐无极。”
  “许美人也在?本宫闻得其中有歌舞器乐声,还有糕点的香味传来,你们聚在一起做什么呢?”皇后下了辇轿,一眼便瞧见了许美人的身影。
  “回皇后娘娘的话,今日宫女所竞选管事宫女,妾觉着有趣,便来凑个热闹。”
  “有趣?竞选管事宫女年年都会办,今年有什么不一样的吗?”皇后对宫中的事情不屑一顾,但到底还是知道些的。
  “皇后娘娘久在宫中,年年得见,自然不觉得新奇有趣,妾刚入宫几月,见识不广,倒是从未瞧见过这般竞选,所以觉得有趣。”许美人想到那盘咸味的糕点,又继续说道,“不过,刚才有位宫女竟做出了咸味的糕点,妾觉着很是新鲜。”
  “哦?咸味的糕点?果真有趣。”皇后扶了身旁婢女的手,“梨心,咱们也进去瞅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