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垂杨荫御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马球比赛当日,安素作为管事宫女,带了宫女所的众人去送花草。这比赛甚是浩大,也是每年一次的盛典,若是宫人们有幸得见,必是三生修来的福分。只是宫女所虽然跟这差事扯上了边,但也只是在比赛之前去布置场地,并无缘见到比赛的盛况。
  不过,即使是这样,也足够让这些年少的宫女们大开眼界了。送花回去的路上,众人实在忍不住,便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比赛来。安素原本想要制止,但她们也是看热闹的心性,声音也压得很低,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听说这次马球比赛,参加的都是真正的王公贵族,甚至已有了封地的一些诸侯王也会回到宫里来参加呢!”
  “是啊!这可是一年一度的盛典,比赛连着两天,晚上还有晚宴。”
  “我听说这次回宫的诸侯王中,赵王,燕王,还有代王也会来。这三位诸侯王都是相貌英俊,才华横溢,若是我能嫁的如此郎君,就是让我短命十年都愿意。”
  “你胆子可真大,这些都是皇亲贵胄,哪能看得上一个小小宫女?更何况赵王是鲁元公主的夫婿,你难道还敢和公主抢人吗?”
  “我就是说说而已,这不是还有燕王和代王吗?”
  “燕王好女色,光是妾室都纳了二十几个,还不算在外眠花宿柳的。至于代王,那可是所有诸侯王中长得最好看的一个,听说代王文武双全,又待人和蔼,是个难得的谦谦君子。多少女子巴不得往上扑呢,哪还能轮得到你?”姜清冉瞥了那宫女一眼,鄙视的说道。
  “我想想还不行吗?”
  一名长久未出声的宫女突然说道:“其实我有幸见过一次代王。”
  “什么?你见过代王?真的吗?”
  她认真的点了点头:“我的家乡就在代国附近,有一次出去浣衣,正好遇上代王带人在外游猎。我虽不敢上前去,但也匆匆瞥过一眼,果真惊为天人。”
  众人又纷纷议论起来,大抵是在表达对那宫女的羡慕。那宫女倒是想了想,又说道:“不过我在宫中也看到过,同代王容貌不相上下的男子。”
  “宫中?是谁啊?”
  “也是匆匆一瞥,不过我听旁的人唤他‘顾相士’。”
  安素听到这个称呼,心中猛然一惊,随即嘴角便扬了起来,仿佛自己珍藏的宝物得到了别人的认可,心里甜滋滋的。
  “顾相士?你是说顾相士来到宫中了?”姜清冉也是有些兴奋。
  不知怎的,安素听到她们夸赞顾闻舟虽也开心,但却打心底里不愿别人多提他,仿佛是怕自己的宝物被旁人夺了过去。她听得姜清冉如此追问,便只想着赶紧阻止她。
  “好了!我们今日是出来办差事的,不是议论主子们的。若是谁再多嘴,小心回去挨板子!”安素做了管事宫女以后,也不常挑她们的错处,现下偶有斥责一句,效果便还不错。
  “安素说得对,主子们的事情,哪是做奴才的能嘴碎的。”原本待在宫女所的勤嬷嬷竟然从旁边的宫道中走了出来,“头一次让你们自个儿去办这样重要的差事,我还真有点不放心,找过来看看,便见着你们多嘴嚼舌的。”
  “嬷嬷,大家也是从未见过这样的盛况,一时多说了几句,以后不会再犯了。”安素也没想大家真的受责罚,此时便出言打着圆场。
  “也罢,都赶紧回去吧!”勤嬷嬷领了大家,继续往宫女所回去,这下便没有人再敢悄声议论了。
  绕过披香殿的转角,有一条极长的宫道,似是一眼望不到尽头。每当从这条路上走过时,便觉此处正像这宫中的日子,漫长且无趣。安素正感叹着这宫中生活的辛苦,一声羊叫声却钻入了耳中。
  这倒是新鲜,按照宫中的规矩,宫道上是不可驱车的,更别说带着羊行走了。但刚才听到的那几声,确确实实是羊的叫声。
  宫女队伍正有条不紊地往前走,忽的从前方窜出了一辆羊车。那羊车直冲宫女们而来,车上的人还在哈哈大笑,仿佛是故意驱使着羊车来冲撞她们。一时间大家惊慌失措,缩着身子向各方奔逃,就连勤嬷嬷都往宫墙旁让了好长一段距离。
  那驱羊车的人见她们如此,笑得更是开心,又拽着羊车追赶那些尤其害怕的。待他玩的累了,便注意到站在原地一动也没有动的安素,这才终于将羊车停了下来。
  “奴婢叩见皇上。”安素这一声倒是让坐在羊车上的刘盈惊了一惊,没想到一个刚入宫不久的宫女,竟能认出他来。
  其他奔逃的宫女们听见这声,各个面面相觑,眼看着勤嬷嬷也跪下行了礼,才意识到眼前此人就是当今的天子,赶紧哆嗦着跪下,直把头都埋到地上,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你认得朕?”刘盈饶有兴味的下了羊车,抬手让安素起来回话。
  “奴婢原是不识,只是听闻宫中有所规矩,任何人不得在宫道上驱车。规矩是祖宗定的,祖宗就是天子,天子就是皇上,能改变这条规矩的人,定然也只有皇上了。”
  “说得好,那方才她们都四处奔逃,你为何不躲?”
  安素淡然一笑:“奴婢既已猜出驾驶羊车之人就是皇上,那还为何要躲?这后宫是皇上的后宫,我们身在后宫,自然也都是受皇上庇护的人,难不成皇上还会让我们真受伤了去?奴婢信任皇上,所以不曾闪躲。”
  “好啊,没想到宫女里边还有这般能说会道的,你是在哪个宫里伺候的?”刘盈看向安素的眼神里多了几分赞赏。
  “回皇上,奴婢刚进宫未满半年,还未分配到主子们宫中,现今正待在宫女所受训。”安素低着头,感觉到刘盈正在向她靠近,心中突然惴惴不安起来。
  “不用再受训了,这样就很好。”刘盈忽的将安素打横抱起,“这样的容貌和胆色,做个宫女岂不可惜了,朕许你做个主子可好?”
  安素先前想着皇宫偌大,定是轻易见不着皇上的,便从未打听过皇上的脾性和喜好,谁知几句话惹了他的注意,竟让事情走到了这般地步。她从未和男子这般接触,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
  “皇,皇上,请听奴婢一句!”
  刘盈原本想将安素抱上羊车,闻言却停了下来,就这样看着她,等她的后话。安素轻轻挣扎了几下,刘盈会意,便将她放了下来。安素双脚落到平地上,才多了些安全感,她在脑子里急速思考着该怎样答话,既能全了皇上的面子,又能让自己避过这一劫。
  “奴婢愚钝,承蒙皇上不弃。但奴婢出身农家,不知宫中的规矩,在宫女所受训也是免了日后因不懂规矩闹出些笑话来。所以奴婢恳求皇上,请皇上允许奴婢待在宫女所,直到受训结束。”安素想着若是直接拒绝,无论怎样说都会让皇上不高兴,不如退而求其次,多为自己争取些时间。
  “你倒是懂事,但既然成了主子,就不必再学些劳什子的规矩了。”
  “皇上,奴婢曾有幸见过几位娘娘的风范,皆是彬彬有礼,仪态万千,奴婢本就不能及,若是成为主子和娘娘们站在一起,连最基本的礼节都不会的话,奴婢可真要贻笑大方了。且奴婢为人耻笑倒还无事,若是让皇上因奴婢而脸上无光,那就真是奴婢的罪过了。”安素一边说一边将目光瞟向勤嬷嬷,恳请她帮着自己说上两句。
  “是啊,皇上,咱们宫女所教的都是最基本的规矩,学一学还是好的。”勤嬷嬷果然开口帮腔,只是点到即止,并不多说。
  “那就平日里在宫女所学着,晚上到未央宫来伺候。”
  “皇上,若是如此,宫女所的姐妹们必定将奴婢当做主子来对待,便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亲近相处了。”安素再次找了个说辞,为求真切,还抹了抹眼睛。
  刘盈见她如此,也不好再坚持,便朝安素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皇上,奴婢上官安素。”
  “上官安素,不错。”刘盈点了点头,又转向勤嬷嬷,“在宫女所将安素好生照料着,日后有你们的赏。”
  “诺。”
  待刘盈驱着羊车离开后,众人才敢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任凭这些宫女们平日里多么闹腾,骤然见着皇上,也是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安素望着刘盈离去的方向愁眉不展,进宫本就不是她的本意,如今往这泥潭里越陷越深,可怎么办才好?
  回到宫女所,安素依旧苦恼着,初若倒是有些小得意。众人先前因安素惹勤嬷嬷喜欢,便一直不太爱站在她一边,如今被皇上青睐,总能说明安素的好了。
  “上官姐姐,你马上就要成为主子了,为什么还闷闷不乐啊?”初若回到卧房,总算发现了安素的情绪。
  “初若,你觉得在宫里做主子好,还是做宫女好?”安素突然问出这样一句。
  “当然是做主子好了。”初若几乎是脱口而出,“做宫女天天被人使唤,动不动就要下跪行礼,一不小心犯了错,还要受到主子的责罚。做主子的话,每天什么活都不用干,还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可做了主子,上面还有地位更高的主子压着,遇见高位嫔妃也要下跪行礼。做宫女到了年龄就能出宫,可做主子便要一辈子困在这皇宫里了。”安素想起了被刁难的许美人,不知究竟为谁所害的胡八子,还有郁郁寡欢的皇后。
  “以上官姐姐的资质,肯定能讨皇上喜欢,兴许有朝一日能做个夫人呢!到时候可就神气了,只需要听皇上、皇后和太后的话就行了。”初若的想法总是这般可爱,安素又被她逗得笑了起来。
  “安素,勤嬷嬷叫你过去一趟。”子离推门进来,安素便敛了神色,赶着往勤嬷嬷那里去。此时勤嬷嬷叫她过去,必然就是为了皇上要宠幸她的事情了。
  到了勤嬷嬷的房门口,安素先停留了片刻,在脑子里思索了一番今日之事,才轻轻叩响了房门。
  “你打算怎么办?”安素刚一进去,勤嬷嬷便直言问道。
  安素也不含糊,直接一下跪倒在勤嬷嬷面前:“求嬷嬷想法子帮奴婢避宠。”
  勤嬷嬷扶起安素:“你当真不想做皇上的妃嫔?”
  “嬷嬷在宫中这些年,定然已经见惯了妃嫔们争宠吃醋闹出来的事情,若是成了皇上的妃嫔,奴婢又怎能独善其身。”安素垂下眼眸,“更何况奴婢初入宫不久,便见着了胡八子和其婢女的惨死,实在不愿在宫中争斗一辈子。求嬷嬷成全。”
  “打从你进宫那日起,我就知晓你是个有主意的,嬷嬷愿意帮你。”勤嬷嬷叹了口气,“只是这避宠的法子行不行得通,还得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嬷嬷有何办法?”安素脸上总算有了些喜色。
  勤嬷嬷朝窗外看了几眼,压低声音道:“皇上年幼登基,太后临朝听政多年,现下虽退居后宫,手中却仍掌握着实权。听说皇上虽有夺回大权的意思,但太后强悍,皇上只能处处忌惮。若是你在宫女所受训结束之后,能去到太后宫中伺候,皇上必定是不会去长乐宫要人的。”
  “如此就真是太好了,只是方才听嬷嬷的意思,似乎想进长乐宫并不太容易?”
  “你果真聪慧。”勤嬷嬷点了点头,“长乐宫里都是跟在太后身边多年的老人了,太后多疑,轻易是不会添新人过去的。但咱们差事还得做,便每年都有新人拨过去,只是每每过不了几日,就被长乐宫给打发了出来。”
  “所以嬷嬷方才说要看奴婢自己的造化,便是告诉奴婢,须得自己想法子留在长乐宫,否则便没有其他办法了。”安素的眉头又稍稍揪了起来。
  勤嬷嬷拍了拍安素的肩:“嬷嬷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多谢嬷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