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盗者恶其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一股熟悉的清香又钻进了鼻子里,安素诧异的抬起头,那白衣翩翩的相士就站在她面前,逆着光,同那日在辉月茶楼时一模一样。不知怎的,安素的鼻子竟有些发酸,她撑着地面站起身来,努力扬起笑脸面对顾闻舟。
  “安素。”顾闻舟还记得他们上次的约定,果真不再唤她“上官姑娘”。
  “顾......”安素脱口而出,又马上噤了声,犹豫片刻,脸上又泛起了红晕,但还是动了动嘴唇,轻轻吐出两个字:“闻舟。”
  两人在宫女所后门口的宫道上并排走着,这里安静,宫墙也不像别处那样高,视野好的很,稍一抬头就能望到宫外的景色。安素不知该说些什么,眼神便不住的往外面瞟,脚步却紧紧跟随着他。
  “安素,恭喜你了。”沉默许久,终究还是顾闻舟先开了口。
  安素一愣:“恭喜什么?”
  “我听说你被皇上瞧中,不日之后就将封为妃嫔了。”顾闻舟来之前刻意练习过说这句话时的神态,一定不会让她看出任何不寻常。
  但这句话无疑是给安素一颗炙热的心上浇了一盆冷水,她低着头咬了咬嘴唇:“这本不是值得道喜之事。”
  “安素,皇上是万物生存依附的中心,同民众的疾苦息息相关,一个开明有作为的君主,能够让百姓过上好日子。若是你成为皇上的妃嫔,或许能相助于此,为大汉百姓谋一个盛世。”顾闻舟从未这样严肃的同安素说话,他的声音仿佛穿透了宫墙的阻隔,飞到了百姓所在的每一个角落。
  “我只是个女儿家,进宫以前也只是个普通的农家女,就算被封为妃嫔,位分也不会高到哪儿去,怎有资格在政事上言语?”安素摇了摇头,“况且,我根本无心宫廷争斗,也不想一辈子被困在深宫之中。”
  “我也不愿你被困在这里,但......天命难违啊!”顾闻舟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天命?”安素询问的望着他,“闻舟,你是否为我的命途卜了一卦?”
  顾闻舟深知,她迟早会知道自己是凤凰命相,但私心里却不想让她知道的这样快。他将目光移向别处:“是,我为你卜了一卦。”
  “所以是卦象显示我会成为皇上的妃嫔?”安素知道他卜卦一向准确,此刻心已凉了半截。
  谁料顾闻舟却摇了摇头:“卦象上并没有明确表示你会嫁给皇上,但......”
  他一向是洒脱的,从不被俗事所困扰,对所有的卦象也都全盘接受,从来只知天命,遵天命,绝不违抗天命,今日却总欲言又止。
  “既是这样,也就表示我可以搏一搏,对吗?”安素急于寻求他的认可,就像溺水的人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从前说着卜卦乃是窥天命,进到宫中之后却尤其想知道自己的命运。看过宫中的尔虞我诈,纷繁复杂以后,自己将来会落得哪般田地,便成了心中的一大隐患。
  顾闻舟不小心触碰到她的眼神,正要脱口而出的话,便不忍心再说下去了。他只能点了点头:“对,若是你不愿如此,或许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
  当然这句话并不是他的本意,只是看到安素流露出伤心之色,他就总想让她高兴起来。但一时的哄骗总是持续不了太久的,顾闻舟心里明白,也就陷入了左右为难之中。
  “我想请你再帮我卜一次卦,可以吗?”安素期盼地看着他。
  顾闻舟拼命将脑子里继续劝她的话压回心里,才道:“你想知道什么?”
  “我别无所求,还是只想知道幼弟的行踪。”安素想着,若是请他再卜一卦,能够知晓少君究竟在哪处,自己或许就能在宫女所的受训结束之前找到他,然后想法子出宫去。
  可惜顾闻舟笃定的摇了摇头:“就像你问一个人相同的问题,他总会给出相同的答案,卜卦也是如此,同样的卦象,再卜一次也不会有任何差别。”
  安素略显失望地垂下眸子,她其实也能料到这个答案,但真正得到这样的回答时,心里还是止不住的悲哀。
  “我知道了,闻舟,谢谢你。”安素觉得有些累了,不知是因为走了太久,还是心中更觉疲累。
  “安素,你是凤凰命相,注定只能嫁给皇帝了。”在安素走后,顾闻舟轻声说了一句,像是在提醒着自己。
  两人各自只想着自己的心事,便都没有发现,在宫女所后门里的杂物间内,姜清冉正透过门缝紧盯着他们。她的指甲紧紧扣着门扉,已经在木门上掐出了几道印子,杂物间阴暗,姜清冉的面容扭曲着,看起来十分可怖。
  次日,安素如往常一般点了宫女们的名字,姜清冉却不在其中。安素原以为是她又闹着脾气,故意一声不吭,但在队伍里找了好几遍,依旧没有发现她的身影。
  “你们有谁看见姜清冉了吗?”
  大家互相望一望周围,皆是摇头:“没看见。”
  “周梅红,你呢?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周梅红先是摇头,随后又忽的想起什么,忙道,“哦对了!清冉早上说要出去一趟,好像是去......去椒房殿。”
  这倒是让安素疑惑了,今日没有要从宫女所送去椒房殿的东西,姜清冉平日里也不曾和皇后宫中的人打过交道,她为何要往椒房殿去?
  不过既然已经去了,也不好差人将她找回来,以免冲撞了皇后娘娘。安素心想着,或许是偶然被叫去帮忙也说不定,还是等她自己回来再说。
  但这下安素却是想错了,姜清冉确实是自己跑到椒房殿来的。她此刻已经到了椒房殿大门口,正犹豫着该不该进去。来之前她下了很大决心,能不能挫掉安素的锐气,就看此举的成败了。但眼下到了这里,看着椒房殿高耸的大门和镶金的匾额,心中却又生出些胆怯来。
  “外面那个,你是哪宫的宫女?”椒房殿里有一名宫女见着了她,三两步跑了出来,“我看你在这儿徘徊很久了,有什么事情吗?”
  “我,我想见,想见皇后娘娘。”已经有人问起,姜清冉便知犹豫不得了。
  “你要见皇后娘娘做什么?”那宫女满脸狐疑,姜清冉看着面生,手里也没什么主子的东西。一个小宫女要求见皇后娘娘,她实在想不出能为了什么事情。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禀报给皇后娘娘。”姜清冉见那宫女还是怀疑的打量着她,不免加重了语气,“这件事真的很重要,关系到皇家的颜面,一定要禀报给皇后娘娘才行。”
  那宫女咬了咬唇,终于点头道:“行吧,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帮你进去通报。”
  “好,我等着。”姜清冉总算露出了笑意。
  过了许久,久到姜清冉腿都快站麻了,那宫女才又出来将她叫了进去。她这是头一次进主子们的宫殿,虽说椒房殿里清静,她还是忍不住往四周打量着,有好些都是在家里从未见过的珍奇玩意儿,不愧是在无数宝物聚集的宫中。
  “眼珠子瞎转什么!有事说事。”梨心一看见姜清冉进殿眼神乱瞟,便对她印象不佳。按理说宫女进殿,该是目光看向脚下,先向皇后娘娘行礼才是,这宫女也忒不懂规矩了。
  “诺。”姜清冉正看得起劲,忽的被她一斥,赶紧低下头去,“皇后娘娘长乐无极。”
  “好了,你有什么事要禀报给本宫的,说吧!”皇后坐在主位上,只想赶紧打发了她去。原本就是不想见的,但若是她真有什么要紧事,自己一旦错过未处理,日后定会被太后问责。
  “皇后娘娘,皇上上个月看中了宫女所的一名宫女。”
  “本宫知道,上官安素嘛,那丫头聪明伶俐,长得也美,被皇帝舅......被皇上看上了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娘娘,奴婢昨日亲眼瞧见,那上官安素竟暗中同男子私会。本来宫女私会男子就是不合规矩的,上官安素已被皇上许诺要封为妃嫔,这个时候私会男子,岂不是打皇上的脸吗?”
  “放肆!言语上如此不尊皇上,你是又想挨板子吗?”梨心又是一句斥责。
  “又?”皇后看向梨心,她实在不记得曾见过眼前这宫女,“她从前被本宫罚过?”
  “是啊,娘娘您忘了?那日宫女所竞选管事宫女,就是她偷换了上官安素的食材,您重罚了她。”梨心在一旁提醒道。
  “原来是你啊!”皇后看向姜清冉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厌恶,“你说上官安素私会男子,有证据吗?”
  “皇后娘娘,奴婢亲眼所见,绝无半句假话。”姜清冉见皇后似乎有些兴趣,心中更是大喜,赶紧做出保证。
  “那你倒是说说,她同谁人私会?在哪里私会?除了你还有何人瞧见?”皇后压制住心中的烦躁,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就在宫女所后门外的宫道上,那里人少,平日里几乎不会有人去那里。”姜清冉说得兴致勃勃,“与她私会的人就是宫中相士,顾闻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