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零落花如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回到宫女所,大家已经都歇下了,屋子里十分安静,便愈发显得安素的心跳的厉害。顾闻舟总能轻易激荡起她剧烈的心跳,即使已经分别,仍然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大家方才围观整件事,兴许是被皇后对姜清冉的重责吓到,一个个进了卧房便缩进了被子里。安素不便打扰她们休息,只轻手轻脚的回到自己的床铺面前,却忽的瞧见苏子离正坐在床上,还没有入睡。
  安素想起方才那所谓的贼人,正好有事情想问她,便敲了敲床沿,示意她一起出去一趟。两人将房门虚掩,照旧来到了院子角落的大树下。
  “子离,我只让你秘密去给顾相士递消息,再把倪总管请过来,你是否还做了其他的事情?”安素问的委婉。
  “你是想问被姜清冉环抱的那贼人吧?”子离倒是一点就通。
  安素听她说的直接,便也大方的点了点头。宫女所后门口的宫道,白日里都几乎不会有人经过,更何况是晚上。盗贼一说也不可信,皇宫内院守卫森严,哪就能这样巧的来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贼。
  “那是用被褥做成的假人,我给他披上了男子的衣衫。”子离原本就不想瞒着安素,只是事发突然,找不到时间来知会她一声。
  “你竟也料到了姜清冉会在今夜出手?”安素记得此事时间紧迫,便没能把完整的前因后果告知于她。
  “我并未料到,只是从她先前的种种行为来看,便知她打的是什么主意。不知她何时出手,早做准备总是好的。”子离本不想多说,担心安素继续询问,便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只给她安上个诬陷他人的名头,不过打一顿板子而已,要彻底铲除掉这个人,惑乱宫闱是个很好的理由。”
  “只是那被褥......若是被人发现......”安素的谨慎不是没有原因的,宫女的被褥都是统一发放,熟识的人一看见,便知是出自何处。
  “放心吧!只是用些旧衣裳拼在一起,将棉絮往里塞了做成被褥,再在其外披上一层男子的衣裳。顾相士藏在宫墙之上,找准时机将那假人身上的衣物抖掉,顺手将被褥扔出了宫外。看今儿个白日里的天气,夜里定会有一场雨的,我那阵脚松散,被雨水淋的七零八落,必定再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即使被有心人拾到,也不过是些旧衣裳而已,作不得什么数。”
  安素不得不承认,这心思倒是灵巧,一环接一环的,让人找不出错出来。只是闻舟竟也参与其中么?
  “顾相士他,也知晓此事?”
  “原是不知的,只是顾相士谨慎,我同他借衣裳时,他便问出了此事。听说是帮你的忙,他便也欣然参与了。”子离顿了顿,又加上一句,“安素,顾相士很关心你。”
  安素低下头去,她何尝不知,只是在这宫墙之下,若是这份关心能够长久一些,便已是奢求了。
  明白了此事的前因后果,安素才完全放下心来。姜清冉被打发出宫,周梅红自然也不再兴风作浪,之后的日子过得顺风顺水。安素和初若自是逍遥自在,连同子离也多了些言语,时日一长,三人便偶尔能聚在一处多说几句了。
  这一日晚间,三人都有些睡不着,便一齐约了往晾衣架旁的台阶上去坐着聊天。原本初若是想去后门口的台阶那儿的,穿过两个杂物间,便更觉安全些,所说的话不会被谁偷听了去。但安素总想着那里是她和顾闻舟相会的地方,便也不太想贸然前去,还是子离细心看出了她的心思,提议来到了这里。
  “明日就要分配去各主子宫里了,你们有想去的地方吗?”安素知晓她们都是为此事而睡不着。卧房里的大家都是一样,有的虽躺在榻上,却始终无法入眠,还有的索性说起了悄悄话,像她们这样直接跑出来的倒是不多。
  “安素,你真的决定要去长乐宫了吗?”子离有些担心,太后不是好相与的性子,此事宫里人人皆知。毕竟临朝听政多年,和那些久经沙场的老臣们打过交道的,能宽厚到哪里去。
  只是安素坚定的点了点头:“幼弟还未寻到,我必须待在宫中,但如今皇上有意封我做妃嫔,若是想要避开,便只有长乐宫一条路可走了。”
  “上官姐姐,可我听说,每一年分配进长乐宫的人,过不了几天都被太后赶出来了。”初若也很是忧心。
  子离接话道:“是啊!从长乐宫赶出来的人,其他宫里谁还敢用,都是打发去永巷了事的。永巷那地方,可不是进去了能轻易出来的。”
  “永巷?就是犯了错的宫人们待着的地方?我听说那里的宫人每天都要干很多粗活,若是做不完还会遭到嬷嬷们的毒打。”初若慌了神,“上官姐姐,你可千万不能去那种地方啊!”
  “你们两个,就不会想我点好的吗?”安素笑了出来,“说不定我能留在长乐宫呢!”
  “谈何容易啊!”子离叹了一声,便引得安素也在心里跟着叹了一声。
  是啊!谈何容易!只是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唯有长乐宫是她唯一的出路,不去又能怎样?难道真要做了皇上的妃嫔,十年如一日的盼望着一个男人,最后老死在这深宫之中吗?不,与此相较,安素倒宁愿往永巷去罢。
  “好了,别老揪着我的事情不放,你们呢?有没有想去的宫里?”安素把两人的手握在一起拍了拍。
  “我别无所长,性子也不受主子们喜欢,只稍懂得些毒理医术,也只能去太医院了。”子离先前为了帮安素拿到学徒名册,常找着各种借口往太医院跑,也稍稍有些熟识了,她去太医院自然是最好。
  “太医院也算是个好去处。”安素暗自点头。
  “子离姐姐快别谦虚了,你的医术比起那些太医来也不会差。”初若笑得眉眼弯弯。
  “初若,你呢?”子离也问了出来。
  初若见安素和子离都盯着她,倒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说起话来也吞吞吐吐的:“我......若是可以,我是想去......想去舞坊的。”
  初若的声音越说越小,她待在清河郡姜家时,曾和姜清冉一同学过舞蹈。只是上头被清冉霸着,不许她多学,又嘱咐教习们不必细心教她,以免被她抢了风头。但安素曾见过初若的舞姿,技艺不足,动作倒是极美,她跳起舞来也比平常看起来自信许多,想来是真心喜欢的。
  “你若是想去舞坊,那便放心的去吧!”安素捏了捏她的手,“现下姜清冉已经被逐出宫外,不会再有人阻挠你了。”
  “上官姐姐,我不是担心这个,只是觉得......觉得自己的舞技肯定比不过舞坊里的那些舞姬的。”初若说着愈发低下头去。
  安素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担心这个做什么,你是刚进宫的宫女,到了舞坊也是从最基础的学起,自然是不比那些久经训练的老人。等日后你多加练习,总有一天能越过她们去。”
  “安素说得对,谁不是从最基础的学起的,你大可不必忧心。”子离也在一旁劝慰。
  “可是我又想和上官姐姐待在一起。”初若是小孩子心性,总不爱一个人待着。
  安素深知自己去长乐宫的凶险,自然不能带着她一起涉险。不知太后是如何脾性,稍有不慎便会被罚进永巷,安素实在没有完全的把握留在长乐宫,更别说将初若一同护着了。
  “初若,你喜欢跳舞,舞坊是个很好的地方,你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们都同在宫中,若是有闲暇时候,再相见也是很容易的,不必为了和我待在一起,而放弃你喜欢的东西。”
  初若咬着唇过了良久,才乖巧的点头:“嗯,那我听上官姐姐的。”
  次日便是分配去向的时候了,勤嬷嬷和几位年迈的宦官嬷嬷们站在前面,宫女们则在她们跟前排成几队,安素这个管事宫女就站在队伍的最前边。
  “按照宫里的规矩,宫女们的去向先由自己挑选,各宫都有名额,若是人数多了差了,再由咱们一一调和。”勤嬷嬷从身后拿出竹简和刻刀,“有识字的吗?”
  “嬷嬷,我会识字。”队伍里有一个宫女自告奋勇的站了出来,便充当记名者。
  随后大家排队走上前去,将自己的意向告知,让那宫女一一记录下来。到了最后,便只剩下了安素一个人。
  “嬷嬷,都记下了。椒房殿、昭阳殿、披香殿、太医院都将将好满了,御膳房和舞坊各多出来一个人,欢宁殿多出来两个人,乐坊和增成殿各差一个人,长乐宫......长乐宫一个人也没有。”
  这倒是在安素的意料之中,宫中是消息传播最快的地方,恐怕进长乐宫就相当于进永巷的消息已经在宫女们中传开了,故此谁也不愿趟这趟浑水。但长乐宫向来是要去两个新进宫女,除了安素,必定还会有一个人。
  “你们先稍作歇息,我和几位嬷嬷管事商量商量,将人数调整好了再告知你们。”勤嬷嬷拿着竹简转过身。
  那些选了人数刚好的地方的宫女,便不再担心,反观那些多选的,倒是一个个捂着心口,生怕被划进了自己不想去的地方。实则这些宫里都还不错,只是长乐宫让大家谈其色变了。
  安素想着方才那宫女说的话,太医院人数将将好,子离便没了后顾之忧。舞坊似乎多出来一个人,安素扭头看向初若,果见得她满脸紧张,两只手不断的绞着衣摆,牙齿紧紧咬着下唇,看起来实在可怜。
  安素看了她好一会儿,她才感受到这束目光,抬起头来也看向安素。
  “别担心,你一定可以去舞坊的。”安素用口型告诉她。
  半晌之后,勤嬷嬷终于拿着修改好的竹简回到大家面前,队伍里深呼吸的声音此起彼伏,夹杂着的还有一些努力压制的笑声。
  “你们的去向大多数已经定下来了。”勤嬷嬷将竹简上的内容一一念出来,安素便只拣自己在意的听,“......苏子离去太医院......薄初若去舞坊......上官安素去长乐宫......”
  安素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她们三人都是最好的结果。但继续往下听,却又听到了一声:“......周梅红去舞坊......”
  这倒是让安素刚刚放下的心又揪了起来,虽说姜清冉在时,周梅红总跟在她身后听她的话。但平心而论,此人的城府要比姜清冉深的多,她能在最初一直追随姜清冉,关键时刻却又为自保而背叛她,必定不是什么善茬。若是让她和初若同入舞坊,指不定初若会被她怎样欺负了去。
  “好了,这就是你们各自的去向,只是最后还有一个重要的地方未定。”勤嬷嬷的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才继续说道,“那就是长乐宫。大家都知道,长乐宫是太后的居所,是整个皇宫里顶重要的地方。姜清冉被驱逐出宫,原本确定的名额便少了一人,但其他各处可以少人,长乐宫却是万万不能的。所以得在你们之中再挑一人,同上官安素一起去长乐宫伺候。”
  此话一出,原本为自己分了个好地方而高兴的宫女们都安静了下来,重新紧张兮兮的等着勤嬷嬷的宣判,仿佛一群待宰的羔羊,等待着谁先被按上砧板。
  “上官安素,你是咱们宫女所的管事宫女,又是去往长乐宫的第一人,这另外一人就由你来挑吧!”勤嬷嬷竟将这得罪人的差事交给了安素。
  不过,安素倒是欣然接受,她正想着如何保证初若不受周梅红的欺负,没想到机会就送上门来了。
  “多谢嬷嬷给安素这个机会。”安素狡黠一笑,从勤嬷嬷手中接过竹简,手里的刻刀便落在了舞坊下面的两个名字上。
  初若先前也没少被周梅红欺负,她能去舞坊本是高高兴兴的,听到周梅红也去时,便忍不住忧心起来。现下得了机会,若是能和上官姐姐一起去长乐宫,想来也挺不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