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偏偏去若飞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高毅呢?”太后靠在椅背上,慵懒的问了一句。
  高毅也是个只敢欺负弱小的纸老虎,听着太后问到他,便连滚带爬的冲了出去。他直到现在还没有明白,这一切都是太后为将他置于死地而设的一个局。
  “太后,这匕首的确是奴才的,但奴才今早才发现,匕首已经丢失了啊!”高毅歪倒在太后的脚边,“太后,求您明察,奴才什么都没干啊!”
  太后抬眼望向方才指认高毅的那名宦官:“你说他日日都要将这匕首取出来查看,是吗?”
  “是,每晚高侍从回到卧房,都会取出这匕首把玩一番,每天都没有落下。”
  “你听听,还在狡辩。”太后满脸失望的朝高毅摇了摇头,“既然每天都会将匕首取出把玩,那为何今早才发现匕首丢失?”
  “这......”高毅一时语塞。他昨日倒真没把匕首拿出来,因怨着太后对他的责罚,连带着太后所赐的匕首也不想瞧见了,但这话自然是没办法拿到明面上来说的,便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高毅啊,哀家当时就嘱咐过你,不要对这两个丫头怀恨在心,日后又去找她们的麻烦。你为何就是不听呢?现在闹出了人命,就是哀家也保不住你了。”太后说得悲伤,眼里却隐约能瞧见喜色。
  “不,太后,这丫头这不是奴才杀的啊!”高毅惶恐的摇头,“奴才就是胆子再大,也只敢用鞭子抽一抽,吓唬吓唬他们,哪敢真的杀人啊!太后,您是知道奴才的,奴才胆子小的跟老鼠似的,是万万杀不了人的啊!”
  “那你说说,既不是你杀的,为何你的匕首会扎在她身上?”
  “这......这定是有人想嫁祸奴才!”高毅转身面向众人,他随意揪起一名宦官,“是不是你?”问完又转向另一名宫女,“还是你?”
  “够了!”太后至此,才终于把目光望向了安素,“你昨日去周梅红房间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些什么?”
  安素如实答道:“奴婢进去时屋里没灯,找了好一会儿才点上蜡烛。奴婢发现周梅红不对劲,正要出去叫人,却被人当头打晕了,醒过来的时候便已经到这里了。”
  “太后,的确是咱们今早发现她晕倒在周梅红屋里,便一同将人抬到院子里来了。”玉贤站在太后身边小声提醒着,他腰间系着的玛瑙红玉牌也跟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摇摆。
  “你被打晕的时候,看到那人的模样了吗?”太后故意问道。
  安素的目光在玉贤身上流转片刻,终于下定决心似的点了点头:“回太后,奴婢在被打晕之前,确实瞧见了那人的面容。”
  玉贤的眉头不经意的皱了皱,太后则是丝毫不乱,她的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那你倒是说说,杀害周梅红的恶徒究竟是谁?”
  安素咬了咬唇,似是狠下心来,伸手往太后的方向一指:“正是这位高侍从。”
  “你!你胡说!你哪只眼睛瞧见咱家了,咱家昨晚根本没去周梅红的屋里!”高毅原本等着安素的证词替他洗清嫌疑,此刻却是大惊失色。他昨晚的确不曾去过那里,周梅红的死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安素被他质问,心中也是心虚,只能往后退了几步,好在玉贤很快就将他制住了。安素心中明白此事与他无关,但太后有意拿此事试探她,若是指出玉贤为真凶,自己定然要被打发去永巷了。她自己待在永巷倒是不打紧,但那般还如何有机会寻得弟弟。
  周梅红生前遭了高毅的鞭打,他也不算什么好人,让他替了这罪责,也算不上可惜了。至于玉贤,也是奉着太后的命令,太后何许人也,恐怕普天之下还没人能动的了她。既然无法撼动对手,保全自身才是最聪明的做法。安素心中尽管有着对高毅的愧疚,但还是明白究竟怎么做才是正确的选择。
  “既然证物和证人都有了,高毅,这一劫你怕是逃不掉了。”太后揉了揉太阳穴,像是在为失去了一个忠仆而烦恼,复而又摆出一副公正的模样,“玉贤,把他拖下去,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之后就送到沉水阁去罢。”
  直到玉贤离开了许久,高毅的求饶声还在院子上空回荡,所有的宫人对这一切都是冷眼旁观,仿佛从来不曾认识过此人。安素心中稍稍有了些许安慰,看来高毅此人平日里的确是作恶多端,让全宫上下一人为他伤心,甚至连叹息都没有一声。
  “好了,事情就到这里,大家都散了吧!”斛谣挥了挥手,又招呼了几个宫人将周梅红送出去掩埋,这桩事关人命的大事就这样处理完了。
  “上官安素,你跟哀家进来。”
  安素跟在太后身后,心中对周梅红的死颇有感概,但宫中的秩序绝不会被一个小宫女的生死打乱,她十分明白这个道理。
  “你是个少见的聪明丫头,也够狠。”太后此话一出,安素倒不知是在夸她,还是在贬她了。
  “太后叫奴婢进来,有何吩咐?”安素的确按着太后给的路走了,但并不代表她认同太后的做法。尽管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高毅的确是该被处死的,但周梅红何辜,太后一开始便想以她的性命除掉高毅。甚至在安素表现出自己的聪明之前,太后也是想送她一起去见阎王的。
  “以后你就留在长乐宫,不必惦记着永巷那地方了。”太后在主位上坐下,倒是不看她。
  “多谢太后,奴婢告退。”安素心里混乱,实在不想再应付太后言语上的诸多陷阱,只想赶紧出去喘口气。太后微微点头,便是默许她退下了。
  安素一走,松荷就奉了一盏茶上来,顺口不满道:“这丫头也太不懂规矩了,太后还没让她退下,竟就要自行告退了。”
  “她还年轻,有些事情还想不过来,以为周梅红和高毅的死都是她间接造成的,这会子心里正不舒坦呢!”太后嗤笑了一声。
  “那也不该在太后面前这般不懂事。”
  “有能力的人都是有些脾气的,能力越大,脾气自然就越大。她刚进宫不久,还不太懂得宫中的生存之道,这性子也得再磨一磨。”太后看了看松荷,“这事就交给你和斛谣了。”
  “太后是想让奴婢给她点苦头吃?”
  “先慢慢来,不必太过,等到哀家要用人的时候,再好好打磨这颗明珠。”太后满意的笑着,提笔挥墨,一个“代”字便在纸上呈现出来。
  安素回了房,自觉累的很,昨晚头上挨了一棍,此时还疼的厉害。一沾上床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直到身上挨了一巴掌,她才慢慢转醒。
  “太后留你在长乐宫,可不是让你在这儿偷懒睡觉的!这都快申时了,还睡着!”斛谣又往她身上打了一巴掌,“赶紧起来,去给我把整个前殿都打扫一遍,否则不许吃晚饭!”
  “知道了。”安素揉着被打痛的肩起身,她初来乍到,好不容易才从太后那儿得到了留下来的机会,是不敢再轻易得罪任何人的。
  长乐宫很大,前殿自然也不小,打扫起来更是费劲。尤其是那院子里的落叶,今日有微风,叶子扫到一起,若是慢了片刻,便会再次被风吹散。安素知晓那斛谣嬷嬷是在难为她,这样大的地方,平日里是得由六七个宫女一起打扫的,现下交给她一个人,还得在晚饭之前扫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安素扫着扫着,饭香味便钻进了鼻子里,她先前贪睡,午膳也是没用的,此时肚子便一个劲的叫唤。看着吃完饭的宫女们从她面前一一走过,安素继续扫了几下,忽的想起了斛谣嬷嬷吩咐她的那句话,心中顿时有了主意。
  她低着头走过去,和其他人一样领了饭,随便找了个角落,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但还没吃到一半,斛谣嬷嬷就眼尖的发现了她的身影,气冲冲的走过来,便是毫不留情的一脚将她手里的食物踹翻。
  “我说过了,前殿不扫完不准吃晚饭,你听不懂吗?”
  “嬷嬷,奴婢已经扫完了。”安素不卑不亢。
  “你当我人老了眼睛也瞎了?”斛谣伸手指向院子里被风卷起的落叶,“那些是什么?你自己看看!”
  “嬷嬷,您只让奴婢把前殿打扫完才能吃晚饭,可没说要打扫干净啊!”安素坦然道,“这些落叶奴婢先前已经扫过了,这时起了风,残叶又被卷了起来,可不是奴婢能够控制得了的。”
  “你!你!胡搅蛮缠!”斛谣说不过安素,索性斥道,“滚出去把落叶都扫干净,扫不干净今晚就在院子里睡觉吧!”
  “诺。”安素低下头,看着地上弄脏了的食物,心里默叹了一口气。知道斛谣嬷嬷看到会来找碴,虽准备了说辞,还是要紧赶着大口填饱肚子。可惜晚了一步,只咬了几口就没了,这会儿肚子里还是饿得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