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落花人独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安素扫着无止尽的落叶,转眼间就到了夜晚。院子里的烛火很暗,月光也模糊着,安素心觉是斛谣嬷嬷使坏,故意将烛火熄了几盏。她的手臂已经酸麻,看着这地上被风卷着忽东忽西的落叶,便愈发觉着这样下去得在院子里扫一晚上了。
  安素撑着扫帚思索了一会儿,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个主意。她瞧了瞧院子的方位,里面虽说种着不少的树木,但中间一块却是空出来的,此时更是什么东西也没有。这正合她的心意,此法一通,便是能够回去休息了。
  将扫帚随意扔在院子里,安素便去提了两大桶凉水,又拿了好些抹布打湿,围成一个偌大的圆圈。做好这些,事先的准备工作便是完成了。
  随后,安素将那些落叶仍然扫作一团,拼尽最快的速度将它们倒入湿抹布围成的圈子里,并毫不犹豫的拿起烛火点燃,落叶瞬间燃成了一片,院子里开始明亮起来。
  这些落叶打扫起来不少,但烧起来也算不上太多,不过一小会儿就能化为灰烬。故此,在斛谣嬷嬷带了救火的宦官急匆匆赶过来时,安素已经将烧完的黑灰打扫干净,那些抹布和水桶也早已归回原位了。
  “院子里怎么会有火光的?你这死丫头又干了些什么?”斛谣嬷嬷四处找不着有失火的痕迹,唯有把目光定格在安素身上。
  安素原本想着,若是早被发现,便如实说出自己的办法。这法子虽有些危险,但好歹也是完成了斛谣嬷嬷派给她的任务,没什么好隐瞒的。但如今她们来的晚了些,安素既已把用具都收拾好了,也没必要再多费口舌解释了。
  “嬷嬷说笑了,奴婢一直在院子里清扫落叶,并未见到什么火光,想是嬷嬷看错了。”
  “不可能!”斛谣嬷嬷吸着鼻子仔细嗅了嗅,又蹲下去在地上抹了一把,虽然不太明显,但指尖上隐约有黑灰的印记,“看来太后说的没错。”
  斛谣嬷嬷摆手让前来救火的宦官下去,绕着安素走了一圈:“你能留在长乐宫,就算是个有本事的。不过,本事厉害过了头,就不得不遭人嫌了。”
  安素不以为然,只低眉顺目道:“嬷嬷,奴婢已经将院子打扫干净了。”
  “你是聪明,可嬷嬷我法子多着呢!有的是时候慢慢教训你。”
  安素实在不明白,她和斛谣嬷嬷只见过一次面,为何非要这般折腾她。原本以为是长乐宫对新人的刁难,但想想也不对,若是太后容不下,直接打发到永巷便省事了,无须将她留在眼前。但无论明白不明白,既然身处此地,必定是要慢慢熬着的。
  “奴婢多谢嬷嬷夸奖,但奴婢不想惹事,只想好好待在长乐宫,求得吃饱穿暖而已。”
  “行了,既然院子打扫干净了,那就下去吧!”斛谣终于松了口,安素累了一个下午,总算能够回房休息了。
  到了这个点,安素又累又饿,放下扫帚便只顾着往房间奔去,自然没能听到斛谣在后面叹的一句:“嬷嬷我也不想折腾你,但太后留你在这里,可不只是想让你吃饱穿暖的。”
  回了房间,安素的眼睛都快闭上了,简单收拾一番后,正要上床睡觉,忽的听见窗户外面有些动静。尽管困意一阵阵的袭来,她还是强打起精神,在屋子里找了根木棍,蹑手蹑脚的靠近窗户边。
  安素白日里曾观察过自己所住的地方,这里位于长乐宫东偏殿之后。东西偏殿后面都是住着在长乐宫伺候的宫人,但老人们将西偏殿后面住满了,新人只好安排在东偏殿之后。连续几年长乐宫都没有添过新人,若是周梅红在,安素好歹还能有个伴儿。现下东偏殿这边只有她一个人,若是真有贼人闯进来可就糟了。
  “外面是何人?”安素试着问了一声,并没有人回应她,便又沉声道,“这里是长乐宫,你若是识趣的,便速速离开,否则惊醒了值夜的宦官,可有的你受的。”
  听见她一本正经的恐吓,外面那人终于忍不住笑了一声。这笑声很是熟悉,安素将窗户稍稍打开一条缝,便又有一股熟悉的清香钻进鼻子里。她心下明白了是何人,便不再防备,一下子把窗户完全打开,迎面对上的便是顾闻舟笑盈盈的脸。
  “闻舟,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儿?”安素的眼中满是惊喜。
  “我想知道,自然就知道了。”顾闻舟往周围瞧了瞧,长乐宫平日里本就少有人靠近,到了晚上便更加清静,绵长的宫道上只有他一个人。
  “不过这么晚了,你来找我做什么?”安素把头撑在窗檐上和他说话。
  “你先出来再说,我有东西要给你。”顾闻舟朝安素伸出了手。
  安素此前从未爬过窗户,尚在清河郡的家里时,房屋破旧且小,根本无窗户可爬。到了宫里,便是宫规深严,更无法做出这等不合规矩之事。今日却是个例外了,若是从正门出去,免不了要惊动一些宦官嬷嬷们,唯有爬窗户是最佳之选。
  好在顾闻舟紧紧握住安素的手,全程将她护的好好的,直到她安稳落地。
  终于又站在了平地上,安素深吸了一口气。夜晚的空气似乎比白日里要香甜了许多,她贪婪的呼吸着,脑子里的困意竟也消退了些许。安素刚想伸个懒腰,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还被顾闻舟握在掌心里,她便瞬间红了脸,赶紧把手抽了出来。夜晚寒凉,手上和脸上竟都升起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温度,安素暗自庆幸是在夜晚,不必担心自己脸上的红晕被发现。
  “今晚皇上宴请大臣,也邀了我同去,想着你如今在长乐宫,便顺路给你捎了些吃食过来。”顾闻舟打开拎着的食盒,里面有些糕点,还有一荤一素两个热菜,少许米饭。
  食物的香味钻进了鼻子里,将安素已经饿得麻木了的馋虫又勾了起来,她的肚子也不争气的叫唤了一声。
  顾闻舟勾起了嘴角:“来时还担心着你吃饱了晚饭,便没心思再吃些别的了,现下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
  “可不正是时候嘛,我正饿着呢!”安素没打算向他隐瞒自己的状况。
  在这宫里,子离和初若都是和她亲近的人,但安素总想着保护她们,烦心的事自然是不能同她们提起的。而顾闻舟屡次对她施以援手,又是同自清河郡而来,安素总觉着和他待在一起很有安全感,自己所受的委屈便也毫不忌讳的和他多说几句了。
  “你在长乐宫,似乎不太顺心?”顾闻舟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免不了有些心疼。
  安素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放慢了咀嚼的速度:“主子们各有各的脾气,待在哪个宫里都会有些委屈受的,我没那么娇弱。”
  顾闻舟垂下眸子,过了好久才又出声道:“若是你......若是你做了皇上的妃嫔,便不必再受这样的苦了。”
  安素手里的动作停顿了一瞬,心里像被针扎了一下,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做了皇上的妃嫔,也会有其他的苦要受啊!”
  “总会好过现在,做主子是有盼头的。”顾闻舟信奉天命,从不会劝人行事,他认定一切皆有天命所在。但自从卜出安素的凤凰命相之后,他便如同着了魔一般,若是此番与国运相干的卦象应验了,便是他此生最大的追求有了善终。
  安素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放下碗筷,直勾勾的盯着顾闻舟的双眼:“你真的希望我去做皇上的妃嫔吗?”
  顾闻舟想脱口而出肯定的回答,但话到了喉咙里却像是被卡住了一样,无论如何都无法顺利说出来。他感觉到自己的心抽痛了一下,虽说一直在变着法子劝她,但心底里笃定她会拒绝,便总是有恃无恐。现在认真想想,若是她答应了,自己是否真的会心生喜悦呢?
  安素从未见过顾闻舟这样纠结的神情,她下意识的不想让他揪起眉头,便出言缓和道:“别多想了,就算你这样希望,我也不会答应的。我只想赶紧找到弟弟,然后......回家。”
  安素说“回家”二字之前顿了顿,她想着若是自己带着弟弟回到清河郡,或许便再也无法见到顾闻舟了。意识到这一点,她心中竟生出一种想要晚些找到弟弟的想法,安素赶紧摇了摇头,将这般胡思乱想甩出脑海。
  “我并非一定想你去做皇上的妃嫔,但你是凤......”顾闻舟就要脱口而出,想了想又话锋一转,“我只想你能过得畅快一些。”
  “我知晓你是为了我好,但我在长乐宫挺不错的。”安素深吸了一口气,“况且我有喜欢的人,便不会喜欢皇上了。若是不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我宁愿吃不饱穿不暖。”
  顾闻舟愣了一瞬,他一心只想着天命和国运,还从未明白过女儿家的心思。只是在安素说出这番话之后,他本应担心凤凰命相是否得以应验,但心里头一个冒出来的思虑,竟是她喜欢的究竟是何人。
  安素见他似乎也陷入了沉思之中,便起身把食盒收拾好:“闻舟,今日多谢你来给我送吃的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