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今来花似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母后,儿臣也觉此法尚可。”皇后也在旁言说了一句,安素同她相视一笑。
  “也罢,若是你们能赶得上,就证明那些宫女们命不该绝,若是赶不上,正好过去给她们收尸吧!”太后叹了一声,也算是妥协了。
  只是安素捕捉到此话的深意,她忽的想起方才从殿内出去的斛谣和成蛟,他们莫非就是奉着太后的命令去处置那些宫女了?
  “太后,不知那些宫女们现在何处啊?”安素着了急,赶紧追问。
  “哀家说过了,赶不赶得上都是天意,至于她们在哪儿,也就看你们找不找得到了。”太后伸出手,松荷赶紧扶上,“哀家累了,得休息会儿,你们去折腾吧!”
  “松荷嬷嬷......”安素想着太后不愿说,或许能从松荷口中知道,但刚一叫出口便被打断了。
  “安素,太后能给她们一份希望已是仁慈,别再得寸进尺了,赶紧去找人吧!”
  “诺。”安素没有办法,只能试图自己去探寻那地方,只是时间紧迫,这可是好几条人命啊!
  满心忧思的走出长乐宫,皇后便凑到了安素身边:“你可有法子,这皇宫各处都有关人的地方,若是要整个找上一遍,怕是找到之后人都死透了。”
  “不能这样没头没脑的去寻。”安素垂着头思考着,突然猛一抬眼,“皇后娘娘,您知道长乐宫附近有哪些地方是皇上从来都不会去的吗?”
  “皇上不常来长乐宫,但要说起从来都不会去的地方......”皇后认真想了想,突然恍然大悟,“那便是曾经囚禁过先皇戚夫人的彘室了。”
  的确,皇上曾提过他便是因此对太后疏远,自然不会再去这样的地方。安素赶紧禀了皇后,几人一同往彘室去。
  “安素,你为何如此确定她们一定会在彘室呢?”皇后常在椒房殿不出门,跑了几步便有些吃力了。
  “皇上心善,若是知晓怀了自己骨肉的女子被囚禁,定然不会听之任之。太后了解皇上,她囚禁这些有孕的宫女,必定不会想让皇上再见到她们,所以一定会选皇上绝不可能踏足的地方。”安素一边向皇后解释,一边更加加快了脚步。
  紧赶慢赶着来到皇后所说的彘室,安素才发现,原来这里不过只是一件破败的茅屋,连正经的宫墙都没有。其中还有阵阵臭味飘出来,离正经的宫殿也远了些。
  安素捏着鼻子靠近去看,那彘室的地面上已经有了许多暗红色的东西,还散落着许多人的头发。皇后在安素身后也瞧见了,顿时不再向前走去。
  “皇后娘娘先留在此处吧,奴婢过去看看。”安素看出了皇后的胆怯,便自告奋勇的先进去。
  在室外看着有些可怖,但真当走进去以后才发现,那些暗红色的东西虽是血液不错,但已经干涸许久,应该有些年代了。再看那些头发,倒是像最近才掉下来的,屋子里也有人住过的痕迹,想来那些宫女们的确曾在此处,只是现下却没了踪影。
  安素转身出去:“皇后娘娘,她们不在这儿。”
  除了这个地方,皇后也想不出其他的地方皇上必不会去了,她原本就不和皇上亲近,对皇上的心思也是不大了解。
  正当安素和皇后都愁眉不展的时候,忽的听见不远处的宫道上传来了一声马鞭声。此地少有人来,马车也轻易不会经过这里,两人都深觉这声音必定同那些宫女有关。
  跟着那声音的方向来到宫道上,正好有一辆马车快速朝她们冲了过来。安素来不及思考,直接站在宫道中间,将那疾驰的马车给拦了下来。
  “谁人在马车里?”安素等到马车在她面前停了下来,才质问驱车的宦官,“皇后娘娘在此,还不快让里面的人都下来。”
  那宦官一鼓溜的滚下车来,身上还打着哆嗦:“奴才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长乐无极。”
  “里面的是什么人?”皇后走的慢些,这时才被梨心搀扶着上前来。
  “这......”那宦官惶恐的往后望了望,支支吾吾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安素猜测,这些宫女们若是死在宫里,后来也不好处理,或许是斛谣和成蛟指使了这宦官,让他将她们带到宫外再处置。
  这般思忖着,安素便斥道:“皇后娘娘和我都是奉了太后的命令,来此处解救被困的宫女们,顺带着恕她们无罪,要好生送出宫去安置的。若是马车里载着的正是她们,还请拉开车帘让皇后娘娘见上一见。”
  那宦官依旧不知所措的往后瞟了几眼,直到里面的人拉开车帘走了出来。
  “安素,是朕。”
  安素着实是吃了一惊,从那马车里走出来的,竟赫然是当今皇上刘盈。不过虽然惊讶,礼数还是不能忘的,安素赶紧行了个礼,后面的皇后也依着礼数拜了一拜。
  “皇后也在啊!”刘盈只淡淡的提了一句皇后,便转向安素问道,“你也是来救她们的?”
  即使安素身在长乐宫,但自从上次和刘盈交谈过后,他便对其十分信任。刘盈也不知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只是在这深宫之中,能在保全自己的情况下留得一点善良之人,已经是少之又少了。作为皇帝的刘盈算一个,安素也算一个。
  “太后有意杀之,奴婢努力转寰,也幸得皇后娘娘同在一旁言说,太后才许了我们前来。若是能在这些宫女被处死之前找到她们,便能留得她们的性命,并将其送出宫去生活。”安素如实告知。
  “朕也是得了成蛟的消息,才知她们被关在此处,现下正是要将她们送出宫去。”刘盈长舒了一口气,“方才还以为是母后派人来了,原来竟是和朕相同目的的你们。”
  “皇上,眼下时间紧急,不知太后会不会突然改变主意,还是赶紧将她们送出去吧!”安素提醒了一句,刘盈才对那宦官挥了挥手,示意他将宫女们继续往外送。
  “朕只能陪你们到这儿了,这里离宫门已经近了,你们且放心的出宫去吧!日后的钱币开销,朕都会托人带给你们的。”刘盈对着马车里说了几句,便有努力压制着的抽泣声传了出来。
  安素心中唏嘘,这些宫女们也是受苦,一朝被皇上宠幸,原本是该飞上枝头的,她们却落得如此下场,还真是命途可叹。只是能在太后的强权之下保住性命,也算是难得了。
  “只愿她们出宫之后能够平安生下孩儿,也不枉费朕的这番心思了。”刘盈看着马车向宫门外奔去,也不由得叹了一声。
  皇后一直不曾言语,安素转身看她,只见她低着头,双手拈着衣角,似乎在进行着剧烈的心理斗争。安素心中忽的生起一股惧意,她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方才刘盈说是成蛟将宫女们的所在之处告知他的,但成蛟分明是太后刚刚派出来处置那些宫女的。安素很清楚,成蛟对太后绝对忠心,必不会无缘无故来告知皇上此事。就算真要告知,他作为太后的心腹,从前就应该知晓宫女们被关的地方,为何偏偏要在此时才说?
  “皇上,这事不对劲。”安素抬起头来忐忑问道,“太后身边的成总管去告知您这件事时,还有没有说些别的?”
  刘盈见安素神情严肃,便认真的想了想:“没有啊,只是告知了朕,说母后要处死她们,提议朕赶紧安排马车送她们出宫。”
  “那敢问皇上,送她们出去的马车是由谁人准备的?那驾车的宦官又是何人?”
  “马车是成蛟准备的,那宦官也是成蛟推举的。”刘盈说到这里也发觉了不对劲。他先前听到这个消息时心急如焚,对其中的一些细节便想也没想,一心只念着宫女们的安危。
  “不好!”安素想到了一种可能,赶紧往马车出宫的方向追了过去,皇上和皇后也后知后觉的跟了上来。
  果然,安素跑到宫门口,透着即将关闭的宫门往外望,方才还疾驰如飞的马车,此时已经和宫墙外不远处的一棵老树相撞,残骸碎了一地。马车里刚刚还抽泣着的宫女们,脖子上都有明显的匕首划过的痕迹,即使出了宫,她们也无一人生还。
  先前那战战兢兢的驾车宦官,也已经不见了踪影。远处跑在杂草中的一个人影,倒是同他有几分相像。
  安素看着这凄惨的一幕,宫门渐渐在她面前合拢,将那些出去了的宫女隔在外面,而把安素她们这些活着的人留在了里面。她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从前不是没有直视过死亡,但没有任何一次比这一回来的震撼,安素的眼眶湿润了。
  皇上和皇后虽来的晚些,也在宫门关上之前看到了这一幕。刘盈紧紧拽着拳头,指甲几乎嵌进了肉里,他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只是盯着紧闭的宫门。
  安素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转身,双目炯炯的盯着皇后躲闪的目光:“皇后娘娘,这一切你都是知道的吧?方才在长乐宫和太后说话时,你就已经知晓了将要发生的一切,我说的对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