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风抚桃花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安素看着他的神情,总觉着他似乎已经知道自己在等何人了。此时顾闻舟的笑眼里好似多了些其他的东西,让那双好看的狐狸眼不再像以往那样神采奕奕了。
  “我自有办法。”安素见着他这个样子,心中更是不想他掺和此事了。但想来想去,却总没有好的说辞,便只能干巴巴地冒出这一句。
  顾闻舟的目光更是暗淡,他顿了好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我竟不知你同朱虚侯还有些交情。”
  安素何尝聪明,见他这副神情,心中便有些猜测。原本就是不想让他误会,但现下反倒是越描越黑了。安素赶紧敛了神,直言道:“你莫要多想,朱虚侯曾偶然帮了我一回,我在长乐宫得知太后意图对他不利,赶着过来向他报信,让他能够逃过此劫。我和朱虚侯并不相熟,绝无其他想法。”
  顾闻舟猛地抬眼,似乎在万丈深渊中看到了一根垂到他手里的绳索,只要抓住这根绳索,便能逃出生天。安素暗自觉着自己做的很对,顾闻舟眼里的光又回来了。他果真和自己有着一样的心思么?安素心中止不住的喜悦。
  “出来了。”安素正思索着自己的心事,顾闻舟忽的看向太医院的方向,那边有一个身影正越墙而出,就跟安素那天看到的一样。虽说对此人的身影并不熟悉,但能猜的出这一定就是朱虚侯了。
  “他走得太快,怎么办?”安素想要追上去,但朱虚侯就像上次逃脱侍卫一样,只拼了命的往前奔。
  “你想别急,我帮你去追,你且慢慢过来就好。”顾闻舟弄清楚了事情的始末,对朱虚侯自然也没什么敌意了。
  安素此时别无办法,只能点了点头,任由顾闻舟先冲了出去。追过两个转角,朱虚侯落到了离太医院稍远的宫道上,这里少有人来,还算是个说话的好地方。
  “朱虚侯请留步,我有一位朋友有重要事情要告知于你。”顾闻舟几步挡在刘章面前。好在他看清了眼前之人并不是驻守太医院的侍卫,才稍稍放下心来同他说话。
  “我与阁下并不相识,可否告知您的那位朋友是何许人也?”刘章带着警惕的目光望向顾闻舟。
  他不做言语,只是笑着往旁边让了让,身后的安素便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他们都是习武之人,速度较常人来说便是极快,安素紧赶慢赶着才勉强能够追上。
  “你是......”朱虚侯见来人是个身着宫女服饰的丫头,眼中的警惕便稍退了几分,“......上官安素姑娘?”
  “难为侯爷还记得我。”安素客气了一句,也不耽误时间,直接将在长乐宫所听到的事情告知于他了。
  太后的雷霆之威朝中人人皆知,朱虚侯自然也不例外,他联合一众刘姓子孙,暗中谋划的就是对付太后。此时得知太后要先下手为强的消息,面上也不见震惊之色,想必是早已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
  “你是长乐宫的宫人,将此事告知于我,不怕被太后知晓了,会死无葬身之地吗?”刘章饶有兴趣的看着安素。
  安素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在不远处等候的顾闻舟,认真道:“有一个人告诉过我要遵从本心,你帮过我,我便也帮你这一回。至于太后会不会知晓,这是以后的事情,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那便多谢上官姑娘了,若是以后有用得着本侯的地方,尽管拿此物来朱虚侯府寻我。”刘章取下腰间的一块令牌,将其交到安素手中。
  安素顿了一下,便将令牌接了过来:“多谢侯爷。”
  刘章走后,安素也和顾闻舟道了别。这些日子长乐宫的差事不多,但若是突然有了活计,斛谣嬷嬷寻不到她的人,便也是免不了一顿训斥的。安素通知到了朱虚侯,便是了了一桩心事,现下只快步往长乐宫赶。
  “哟,还知道回来?你是真把自个儿当主子了?”安素刚一踏进长乐宫的大门,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
  斛谣嬷嬷就站在宫墙后边,似是在守着宫门,又像是在特意等待着安素。
  “嬷嬷,奴婢在宫女所时的一个朋友生病了,奴婢只是抽空去瞧一瞧她。”安素低眉顺目,她知道和斛谣多争辩是捞不到好处的。
  “抽空?你身在长乐宫,就是咱们长乐宫的人,你能有什么空闲?你所有的空闲时间都是要在长乐宫候着活计的!”斛谣好几天没有找安素的麻烦,现下逮到机会,无论如何都是不能放过的了。
  “嬷嬷教训的是,奴婢知错了。”安素已经摸着了规律,不管自己是争辩,还是顺着斛谣嬷嬷的话来,最后都会受到责罚,既然如此,少说两句也就罢了,免得多费口舌。
  “哼,既然犯了错,就要受到责罚。”斛谣的下巴朝院子里扬了扬,“你就在这儿跪上几个时辰吧!”
  “诺。”安素依旧不多言语,顺从的走过去,便跪在了院子里。
  “跟块木头似的,真不知道太后为何就要栽培这样的人。”斛谣横了安素一眼,正要进去内殿伺候,便觉脚下踩到了一样东西。那洁白的绸缎做成的手帕,实在是难得一见的上好之物,约莫是方才从安素身上掉下来的。
  斛谣嬷嬷的眼珠子转了转,总觉着安素这般无财无势的小宫女,实在不该拥有这等上好之物。兴许是偷来的,斛谣想到这种可能,便悄悄将那手帕揣进了自己兜里,一会儿进了内殿须得禀明太后。既然太后有心栽培,那此人必定不能是一个偷鸡摸狗之人。
  安素外出了一趟自是不知,长乐宫今日又来了一位贵客,那便是太后唯一的女儿鲁元公主。鲁元公主嫁与赵王张敖,平日里不在宫中居住,只是偶尔进宫看望其母太后和其养女皇后。鲁元公主深受太后宠爱,若是来到长乐宫,那必定是举宫上下都欢喜的大事。
  斛谣这番进去之时,鲁元公主正和太后谈得高兴,便是连她进来行了礼也没有理会。斛谣也不觉有所不妥,规规矩矩的站到了松荷旁边,想必这种事情已经发生过许多回了。太后年岁已高,皇上又不爱与她亲近,身边能说些知心话的,便也只能是鲁元公主了。
  待到两人说了会子话,鲁元公主品尝起太后特意留下的新茶,斛谣才得了空档,将那条手帕送到太后面前。
  “太后,这是方才从那丫头身上掉下来的,料子看着是上等,恐怕不是她该有的,奴婢便留了个心眼拿过来给您瞧瞧。”
  “手帕?”太后狐疑的接过去,倒是觉着这手帕有几分熟悉。
  鲁元公主品了口茶,将一抬起头来,便望了太后手中的帕子。这是她先前最喜欢的一条手帕,有一段时间总是贴身带着,遂一眼就能认出来。
  “母后,这手帕怎的会在您手中?”
  “你认得这帕子?”太后和斛谣相视一眼,又询问的望向了鲁元公主。
  鲁元公主连连点头:“儿臣曾与您提起过,先前在清河郡游玩的时候被人拐骗,是一名女子救了儿臣。这手帕正是儿臣赠与那女子的礼物。”
  “哦?救你的那女子,你可知她叫什么名字?”太后倒不知还有这层渊源。
  鲁元公主点头道:“她叫上官安素。”
  太后又望了一眼斛谣,这世间还真是无巧不成书,被她挑中的棋子,竟是自己女儿曾经的救命恩人。
  “斛谣,你去把她叫进来。”
  片刻之后,安素跟在斛谣身后缓缓走了进来。她跪了一些时候,膝盖上已经隐隐作痛,此时刚一起身便被唤至殿内,难免有些行走蹒跚。腿上的衣裙也沾上了些院子里的尘土,因斛谣叫的急切,还来不及拍一拍再走。
  安素行至殿内时,鲁元公主早已巴巴的望着门口了,她从太后的脸色上知晓,安素似乎就在这长乐宫之中。虽不清楚她为何会从清河郡来到宫中,但鲁元公主仍然很期待与她的再次相见。
  “奴婢参见太后,太后娘娘长乐无极。”
  安素自顾自的行了个礼,身边的斛谣便提醒道:“这位是太后的长女鲁元公主。”
  “奴婢参见鲁元公主......”安素转而又面向刘乐,也是按着规矩行礼,行到一半时才瞧清楚她的面容,不禁愣了神,“......阿乐?”
  “安素,真的是你!”刘乐的喜悦都展现在了脸上,“上次进宫我便瞧见和顾相士在一起的一个宫女,同你长得十分相像,那时还以为是眼花了,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
  “顾相士?”太后敏锐的捕捉到了刘乐话中的信息。
  安素心中一紧,赶紧解释道:“上次沉水阁的差事顾相士也帮了些忙,奴婢感谢他,便多说了几句。”
  太后面色上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顾相士确是个有识之士。”
  安素想起前些日子,顾闻舟将她留在长亭殿养病,说是向太后告了假,回来之后太后也从未提起过此事,现下又夸了他一句,这实在让安素很是好奇。也不知顾闻舟究竟用了什么法子,竟能将太后都蛊惑了去。
  “安素,你怎的来了宫中?”刘乐是太后最为宠爱的公主,向来在宫中横行霸道,性子也活泼的很。此时便不顾是在太后跟前,一门心思的和安素聊起来。
  但她是公主自然不打紧,安素却是要时时刻刻守着规矩的。她反应极快,先前是有一瞬间的惊讶,但也马上就接受了自己曾无意救下的这个女子便是鲁元公主的事实。
  “回公主,奴婢在清河郡参选了家人子,这便进了宫,有幸来到长乐宫伺候。”
  刘乐显然对她这样生疏的说话感到不满,柳眉一竖,便转向太后道:“母后,安素是您长乐宫的宫人,可她也是儿臣的救命恩人。在这儿得守着规矩,连话也不能好好说上几句。儿臣斗胆,想向您讨要了安素,将她带回公主府,去陪儿臣好好说说话。”
  太后皱了眉,食指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安素,你说呢?”
  安素再遇刘乐,原本是十分欢喜的,但她骤然提出这般要求,却让人很难抉择。安素想尽办法留在长乐宫,便是为了方便自己寻找弟弟,若是此番去了公主府,又怎的还能到宫中来寻呢?
  “奴婢虽也想和公主好好说说话,但奴婢伺候太后已经习惯了,忽的要挪去公主府伺候,恐怕不能太快适应。”
  “这有什么的,你是本公主的救命恩人,到了公主府,自然不会再让你做奴婢了。”刘乐抢着说道,“你可是公主府的贵客,咱们同吃同住,本公主才不会让你伺候人呢!”
  安素还想再推辞,太后却松口道:“乐儿难得如此坚定的向哀家要人,也罢,安素,你就跟着公主去公主府住上几天吧!”
  看着这母女俩笑容满面的样子,安素自知逃脱不过,便也只能答应下来。
  安素到达公主府的那天,天气晴好的就像她和刘乐初识之日一样,只是那般美好的日子,伴随着的还有父死幼弟失踪的惨烈。过往同如今,原是相通的,安素总觉着,到达公主府之后的日子,并不会过得那样顺利。
  在刘乐的要求下匆匆出宫,还来不及向顾闻舟知会一声,也没能给子离和初若递过去消息,不知他们在宫中找不着自己,会不会有所挂念。
  “安素,想什么呢?”刘乐一进屋就坐到了安素身边,亲昵的抱起她的胳膊。
  距离安素来到公主府已过了三天,这些天里刘乐带着她将公主府参观了一遍,府里的美食也尝了许多,日子倒是比在长乐宫过得轻巧。
  “没想什么,只是在长乐宫日日担着活计,忽的闲下来还真有些不适应了。”安素朝刘乐笑了笑,实则她并非不适应,只是惦记着弟弟的行踪。原先在宫里的时候,总算还有个念头,现下到了宫外,真真是一点找寻的希望都没有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