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哪儿还睡得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宋怀瑾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睡意惺忪间感觉有一双小手轻轻解着她的衣衫。
  手?
  宋怀瑾心下一颤,猛然睁眼,冷冷望向那手的主人。
  “是楚将军让奴婢来侍奉您的。”
  楚未然让个侍寝婢女来试探她,这是迫不及待要在九王府揭穿她的女儿身了?
  宋怀瑾狠狠捏住那婢女的下巴,眼神晦暗不明的盯着她,盯得那少女如芒刺在背,忙解释道:“奴婢,还是处子之身,先生......奴婢伺候您宽衣。”
  那婢女说着,又要去解宋怀瑾的衣带。
  “滚!!!”宋怀瑾心中怒火顿起,一抬手将那婢女掀翻在地。
  果然,在她说出“滚”的下一刻,楚未然便带着九皇子破门而入,见到屋里眼泪汪汪的侍寝婢女,十分得意的道:
  “怀瑾先生这是为何把这婢女赶走啊?是不喜欢女人?还是女扮男装想欺君罔上啊?”
  见到楚未然那得意的样子,宋怀瑾就知道他已经把自己是女儿身的事告诉了九皇子,挑唆九皇子不信任她,甚至是杀了她。
  真是其心险恶!
  九皇子年纪小,心思单纯,又被楚未然挑唆,此刻正一脸疑惑的看着宋怀瑾:
  “这是我府里最好的侍寝婢女,还是清白之身,怀瑾先生这么生气,莫不是真的是女扮男装?”
  “唉!”宋怀瑾像放弃了什么,垂泪哀叹道:“九殿下有所不知啊,臣其实好男色,而且臣两年前已经......为爱自宫了。”
  宋怀瑾说着从腰间颤颤巍巍的拿出装着楚未然“宝贝蛋”的荷包,露出一小节里面的东西给九皇子看。
  九皇子小小的心灵受到了重创,一瞬间的怔楞之后立刻道:“对不住啊怀瑾,本王不知道你有如此隐疾,是本王错了。”
  楚未然见此气的几乎是眼冒金星,指着宋怀瑾大骂:“你胡说,那东西明明......”
  “明明什么?”宋怀瑾哭着:“明明是你的吗?楚将军,这东西每个男人都有一个,你自己没有吗?何故要来同我抢?”
  “你......”楚未然气的气血上头,忽觉身下一凉,便知道今天自己匆匆包扎好的伤口大概又裂开了。
  楚未然心中更怒,他从未见过宋怀瑾这般无耻无赖的女人,她简直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什么话都说得出口。当即被气昏了头,上前就要给宋怀瑾一巴掌。
  宋怀瑾闪身夺过,随后一巴掌甩在楚未然脸上,义正言辞的道:“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将军,要被你如此针对,你若是非要置我于死地,我也不会对你客气!”
  楚未然受够了委屈还待在反击却被九皇子严厉呵止:“楚未然,你先跑来揭别人伤疤,怀瑾先生大度不与你计较,你还想干什么?!”
  宋怀瑾连忙擦擦眼泪,以表示自己的委屈以及对九皇子明察秋毫的感激。
  楚未然差点被当场气死,捂着被打的脸,满心怒火的吼道:“殿下,您不能信她呀!”
  九皇子怒目瞪着楚未然:“楚将军还嫌今日闯的祸不够吗?本王命令你马上给怀瑾先生道歉!”
  “殿下,这......”
  楚未然这一生也没给谁真正道过歉,如今难道真的要给刚刚甩了他一巴掌的废物认错?
  宋怀瑾见他不语,抽泣两声靠近九皇子,委屈巴巴的道:“想必楚将军也是为殿下着想,怕臣别有用心害了殿下,今日之事就算了吧,臣受点委屈没什么,千万不要影响您和楚将军的君臣关系。”
  这一句,又说软了九皇子的心,他更加厌恶的看向楚未然,呵道:
  “你看看怀瑾先生是何等的肚量?你赶紧给他道歉,不然这将军之位你也不用做了!”
  要罢免他的将军之位?
  楚未然忍下满心的怒意和委屈,对宋怀瑾深深作揖:“对不住了!”
  宋怀瑾收起眼角残留的泪花道:“楚将军何出此言,我不介意的,日后还要精诚合作一起辅佐九殿下呢。”
  楚未然被气的脸色煞白,忽然,滴答一声突兀的响起。
  楚未然立刻低头查看,他的血已经浸透了裤子滑落在地上。
  那一滴血迹,落在白石地面上,月光一照,分外明显。
  宋怀瑾立刻关心道:“楚将军怎么流血了呀?小生的医术还是不错的,可以帮忙治疗,楚将军就先进来吧,我帮你看一看。”
  看着宋怀瑾明知故问,故作良善的样子,楚未然差点气的当场吐血身亡,随**了握手里的五千两银票,想着自己的子孙袋也不能再拖下去,便忍痛咬牙切齿道:“那就有劳怀瑾先生了。”
  见状,九皇子更加看重宋怀瑾,赞叹道:“看看怀瑾先生这心胸,还会帮你治伤,以后谁要再敢为难他,就是跟本王过不去。”
  九皇子说罢离开,楚未然面色惨白的跟着宋怀瑾进了屋。
  手术很顺利,放走了楚未然,宋怀瑾数好了五千两银票找地方藏好,刚准备站起来,就听系统君亲切的声音自脑海深处响起。
  【初级任务二:让陆锦宁截杀陆锦宸。】
  “什么?!”宋怀瑾怀疑自己幻听了。
  【初级任务二:让陆锦宁截杀陆锦宸。】
  系统君亲切友好的又重复了一遍。
  宋怀瑾满脸的生无可恋,她本打算去一趟陆锦宸的军营劝他绕道而行,系统忽然下达这样的任务实在是太难为她了。
  据她观察,陆锦宸和陆锦宁心思一个比一个深沉,跟他们两个斗自己这条命还要不要了?
  “007啊?”宋怀瑾试探着商量:“能不能换个任务啊?”
  【宿主拒不履执行任务,系统自动实施惩罚,3,2,1.】
  “停!”宋怀瑾绝望的打断系统的声音,狗腿的笑道:“我再想办法……想办法……”
  宋怀瑾答应完无良系统,喝了几口凉茶让自己冷静下来,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向里屋,再次躺上床榻之时又被一只手揽住腰身。
  宋怀瑾一个迟来的激灵还没打完,陆锦宸低沉的声音就从耳侧响起:“怪不得不愿意来我定的客房呢,这榻是比客栈舒服多了。”
  “你怎么来了?”
  “你不来找我,我只能来找你了。”陆锦宸懒洋洋的搂着她的腰:“听说你想去我的军营啊。”
  这一天到现在已经发生了太多糟心的事,彻底磨没了宋怀瑾的好脾气,她不知从哪儿来了力气,一下子推开陆锦宸控制住她的手,不耐烦的问:
  “你到底想做什么?!”
  陆锦宸置若罔闻,忽然翻身把她压在榻上。
  男子的气息迎面洒下来,借着浓稠的夜色多了几分旖旎。宋怀瑾的耳朵当即不争气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发现这一变化的陆锦宸似乎很开心,身下女子薄薄的耳垂被月光照的晶莹剔透,配上这微微的红竟然很是俏皮可爱。
  陆锦宸鬼使神差的低头轻轻在她耳垂上落下一吻,笑道;“那就明日军营见,我先走了,你睡吧。”
  陆锦宸说走就走,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宋怀瑾忽然没来由的生出几分落寞,进而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忍不住回想刚刚那个吻。
  这他娘的哪儿还睡得着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