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猎人问猎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宋怀瑾只睡了一个时辰,第二天顶着熊猫眼乘马车来到了陆锦宸的军营。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坐帐军中的陆锦宸,一身墨色宽袍松松垮垮系在身上,神色几分慵懒,却完全不失震慑军队的威严。
  一群武将早已被召集在这里对宋怀瑾评头品足:
  “这就是九皇子派来跟我们和谈的毛头小子?”
  “呸!胆子不小,若不是咱们兵败于东海,怎么会被九皇子那缩头乌龟截杀?”
  “弟兄们,不如砍死这小子直接丢给九皇子踏平安陵。”
  磨刀拔剑声此起彼伏,跟宋怀瑾一起来出使的随从早就吓得瘫软在地,而那坚毅清瘦的女子立于堂中,面色不变,竟是无视周边的混乱,似在思考什么。
  陆锦宸有些好奇:“使者在想什么?”
  一个武将嘲笑道:“还能想什么?大概是被吓傻了。”
  武将们的爆笑再次响起:“小子,若是你跪下替你们那狗屁九皇子给我们六殿下磕几个响头,我们还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是啊,小子,快跪下磕头!”
  尖利的讽刺和威胁中,宋怀瑾面色不改,微微一笑道:“我在想怪不得六殿下兵败呢,原来手下尽是一群无知莽夫,我又何必来自讨没趣。”
  宋怀瑾说罢转身欲走,刚刚迈出两步忽然“钪”的一声,一柄长剑直直从她头顶飞过,扎在了她面前的地上,与她的脚尖近在咫尺。
  陆锦宸收回扔剑的手,不紧不慢的开口:“这就走啊?你不怕我真的杀了你,告慰我万千将士的在天之灵?”
  宋怀瑾回头讪笑:“那我还真是要谢谢殿下了。”
  “谢我什么?”
  宋怀瑾道:“我如今身在您的营帐,您为刀俎,我为鱼肉,您是猎人,我是猎物。试问,天底下的猎人要杀猎物还要询问一下猎物的意见吗?”
  陆锦宸被这句话说得微微发愣,忽然微不可查的拧眉盯住宋怀瑾,想要看尽女子眼底深藏的智慧。
  营帐里忽然安静下来,气氛却比刚才还要剑拔弩张。
  良久,陆锦宸坐正,双手交叠在大腿上,缓缓开口:“老九想怎么跟本王议和?”
  宋怀瑾始终对刚刚那充满杀意的一剑心有余悸,见陆锦宸终于说到了正题,忙道:
  “截杀你们不是九殿下的意思,我们九殿下也是被五殿下逼的。所以,等明日我军会在一线天前列阵,但是只列阵给五殿下看并不会进攻,你们只需闯阵通过即可。”
  “就如此简单?”
  “对。”宋怀瑾对陆锦宸行礼又扫了了一眼营帐里的武将冷声道:
  “众位将士,不要看轻任何一个人,或许有一日你就会被你曾经看不起的人杀的遍体鳞伤,我意已转告你们,先行告辞。”
  宋怀瑾迈步离去,背影坚毅,不禁让人感叹,小小少年竟有如此气度,当真前途无量。
  直到远离了营帐,宋怀瑾才敢伸手按住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脏。
  她刚刚口不择言的说到了陆锦宸的痛处,陆锦宸那一剑是真的对她动了杀心,若非有其他原因让他忍住了,怕是此刻那把剑已经从她头顶穿下去。
  宋怀瑾深呼吸好几下才攒够了爬上马车的力气,为了保住自己这条小命,果断连夜跑回了安陵。
  翌日,宋怀瑾就带头让九皇子拉了五皇子陆锦宁出来观战,她作为首席谋士来到大军阵前,正好看见了楚未然。
  一见楚未然那肿胀未消的脸,宋怀瑾不禁有些想笑:“哎呦呵,楚将军今日负责列阵啊,真是辛苦辛苦了,脸还没好呢?前日确实是我下手重了,对不住对不住啊!”
  宋怀瑾贱兮兮的打完招呼站好正准备迎接陆锦宸,却忽然被一个声音呵斥。
  “呸,卑鄙小人,以为立了功劳就了不起了?拿着三寸肉舌忽悠旁人,我可不会上你的当。”
  宋怀瑾蹙眉回头,看见那骂她之人正是楚未然身边的参将,姓李。
  这李参将可是个势力的主儿,靠着恭维楚未然混了个参将的职位,平日里嚣张跋扈的很。
  宋怀瑾笑道:“忽悠旁人?能耐你他娘的忽悠一个,还有,你这个旁人是指谁?是五殿下,九殿下?还是六殿下?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看他们哪个不比你强?”
  一见这边吵了起来,坐在一旁的九皇子隐隐不安,刚要上前阻止却被五皇子陆锦宁拦住。
  陆锦宁看戏一般,饶有兴致的观察着宋怀瑾。
  李参将被她一句话吓的脸色一白,这家伙竟然搬出几个皇子来压他?
  李参将适时的看了一眼一旁无意插手的二位王爷,更加断定宋怀瑾没那么受宠,继续趾高气扬道:
  “血口喷人,我何时说过几位殿下,还有,你个还没上位的谋士竟然敢对楚将军不敬,快给我跪下道歉!”
  “你们楚将军还没说话,你吼什么?是不是有点狐假虎威?”宋怀瑾想了想又道:“不对,我换个词,狗仗人势!”
  李参将气的满面通红,这些年来他靠着给楚未然送钱做官,没少被人戳脊梁骨,可是旁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可今日,这个毛头小子竟然骂他骂的这般直白?
  “你什么意思?赶快给我跪下道歉!”
  宋怀瑾从容淡笑:“我不!”
  “可恶,你这个贱人,我这就把你打跪下!”
  李参将气急败坏,手上长枪猛然挥动,直接一下子敲在宋怀瑾膝弯上。
  宋怀瑾始料不及,膝盖一痛双腿不由自主的一弯,硬生生跪在地上。
  李参将立刻哈哈大笑:“你不是很横吗?还不是乖乖给我跪下了?”
  宋怀瑾没想到这小子真敢对她下阴招,猝不及防竟然着了他的道。
  但她并不含糊,直接抬手拔出腰间的匕首,一下子划断了李参将的双脚脚筋。
  匕首刀锋锋利,直到宋怀瑾收回手时李参将的脚腕才缓缓渗出血迹。
  李参将张口,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还未出口,就被宋怀瑾一下扯到地上,膝盖和双手着地,以一个极其标准的姿势趴下。
  宋怀瑾立刻抽出袖中手绢团了个团塞住了他的嘴巴,顺势将他当成一把凳子坐了上去。
  刚刚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看清,他们只是看着就在一瞬间,宋怀瑾将李参将打倒在地,大摇大摆的坐到了他身上。
  在众人错愕目光中,宋怀瑾冷声道:“到底谁该跪下道歉,我们凭实力说话。”
  李参将疼的浑身颤抖,然而脚筋被挑断的巨大痛苦让他根本无法站立更无从反驳。
  正在此时,陆锦宸率军到达,宋怀瑾起身将李参将踩在脚下,对陆锦宸行礼道:“六殿下,闯阵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