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重回白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陆锦宸似信非信的看了她一眼,率军冲阵,果然顺利通过。
  进入一线天峡谷时,武将们纷纷回顾宋怀瑾,眼中透出赞许之色,跟上陆锦宸道:“这宋怀瑾还挺讲信用,以后若是落在咱们手里,咱们可得放她一马!”
  陆锦宸并不接话,警惕的抬头看了看高崖,立刻道:“全军盾牌防御!!!”
  “什么?”武将们始料未及,崖顶已经滚石飞下,乱箭齐发,纵然有陆锦宸提醒,军队还是伤亡惨重,基本上一半生,一半死。
  陆锦宸逃亡的半年间,第一次下令举白旗投降,这一场伏击才结束。
  武将们抬头恶狠狠的看着崖顶,上面的宋怀瑾保持着职业假笑,和陆锦宁一同观战。
  “可恶!陆锦宁还是不放过我们!”武将们双手握的咯咯作响,自从军队东海兵败,五皇子陆锦宁就像疯了一样的截杀他们,如今九皇子刚好要放过他们,却又被陆锦宁钻了空子。
  很好,这个仇,他们记下了!
  崖顶上,看着插遍了崖底的白旗,陆锦宁饶有兴致的看了看身旁的宋怀瑾。
  这女子先代表九皇子对陆锦宸做出一副和善的面孔,骗陆锦宸率军进入一线天之后再拉着自己打伏击,显得倒是自己不顾兄弟情分,非要截杀陆锦宸,成功的把九皇子从中摘了出来。
  真是好心机。
  陆锦宁被狠狠坑了一把也不生气。只是笑看宋怀瑾:“怀瑾先生真是聪明绝顶。”
  宋怀瑾被他柔和的目光盯得如芒刺在背,顶着浑身的冷汗推脱道:“不敢,不敢。”
  “先生可有兴趣做我的谋士?”
  “不敢,不敢。”
  “我们回去吧,我猜过几日陆锦宸就会来求和了。”
  “五殿下先请。”宋怀瑾客客气气给陆锦宁做了个请的手势,留了军队在崖顶镇守,自己紧随其后回了九王府。
  宋怀瑾明白,她这点心机,骗骗那些武将们还行,可骗不了陆锦宸,这一下子为了完成任务把陆锦宸和陆锦宁都得罪了,往后的日子可就没那么好过了。
  【截杀成功,初级任务二完成,商城积分+200,成功开启商品栏,并获得初级道具,机关戒指一个。】
  心情悲凉的宋怀瑾刚到九王府就受到了系统君的嘉奖,立刻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取出系统给的银戒指戴上——戒指上有个小小的机关,里面藏着一个吹毛断发的小刀片,是绝佳的暗器。
  宋怀瑾如获至宝的握着那个小戒指,几分怆然的想:真好啊,以后就能自保了。
  这一计成功之后,九皇子对宋怀瑾感恩戴德。立刻封她为一等谋士,各种绸缎金银一车车的赏赐,甚至还要特赐府邸,被宋怀瑾拒绝了。
  因为她想要的荣誉和地位已经有了,她不需要自己的府邸,她要名正言顺的搬回白家去,让那一群曾经骑在她头上耀武扬威的人,付出代价。
  翌日,白府外面停了一辆由十几个护卫保护的雍容华贵的马车,也正是因为这辆马车的到来,让白府上上下下忙了个通透。
  管家马长峰站在厨房门口吩咐着:“今天那位新任的一等谋士要来咱们家做客,怀瑾先生近来可是很得九殿下的宠信,现在来咱们家咱们可得好好招待。”
  安婆子很是开心的附和道:“是啊,若是能跟怀瑾先生搞好关系,咱们家又要飞黄腾达了,咱们的赏钱和月钱又能涨一涨了。对了,我听说怀瑾先生才十八岁,少年英雄,生的可俊俏了。”
  “瞧你那老脸,还想怀瑾先生看上你不成?”
  安婆子得意道:“这说的哪里话?眼下我有个女儿十六岁,说不定还能攀上怀瑾先生呢,果然啊,这个家没了宋怀瑾那贱人一下子就转运了。同样叫怀瑾,看看这差距,真是祸害走了,福星就来了!”
  马长峰一听宋怀瑾这名字就嫌弃的皱皱眉,直接道:“别跟我提她,提起我就觉得晦气!”
  安婆子忙安慰道:“就是就是,看我这张嘴提那个废物做什么,她被赶出去都快一月了,大概不知喂了哪个虎豹豺狼,肯定连尸首都找不到了。”
  一听安婆子如此说,一众婆子瞬间开心了不少,纷纷哈哈大笑起来。
  婆子们正打趣着时,守门的家丁来报:“管家,怀瑾先生的马车来了,说是跟您是旧相识,让您亲自去迎接。”
  马长峰一听这话,嘴角立刻列到了耳根。
  一等谋士怀瑾先生跟他是旧相识,他身价可就立刻不一样了,在安陵混个官做也是不在话下,怎么还会留在这里给别人做管家?
  马长峰立刻像捡到宝一样,三步并作两步向大门跑去,来到门口时还特意好好整理了一下衣裳,无比郑重的走到马车前弯腰道:
  “恭请怀瑾先生!”
  马长峰满脸堆笑,眼睛像看一车金子一般紧紧盯着那辆马车。
  很快,一位月白衣襟的小公子缓缓踏车而下,衣襟随风轻扬,俨然一派桀骜高士的风采。
  看清眼前人脸时,马长峰的笑几乎是僵硬在脸上,整张脸瞬间白了一层。
  宋怀瑾很客气的对她笑道:“马管家,好久不见啊。”
  马长峰反应了许久才微微能颤抖着嘴唇出声:“宋......宋......宋......”
  宋怀瑾微笑:“送什么?我才刚来您就要送客吗?”
  马长峰双拳紧握,身体控制不住微微颤抖,宋怀瑾这个废物竟然还活着,而且,为什么会从一等谋士怀瑾先生的马车上下来?
  一定是这个废物使了什么手段勾引了怀瑾先生,他一定要当面戳穿她。
  马长峰这样想着,心绪稍稍平稳,再一次嫌恶的看向宋怀瑾:“怀瑾先生呢?”
  宋怀瑾淡笑:“就是我啊,这里除了我还有别怀瑾先生吗?”
  马长峰一听这话身躯又是一震:“不可能!你不可能是怀瑾先生,九皇子的一等谋士,怎么可能是你这个废物?!”
  他依然不敢相信,这个被逐出家门的废物应该早就死了,怎么会是那个如今风头正盛的一等谋士?
  马长峰撞了撞胆子上前几步一把掀起那马车的车帘,马车里空无一人,竟然......只有宋怀瑾那个小贱人吗?
  宋怀瑾站在门口,微笑着摇摇头:“马管家若是不信我就是怀瑾先生,大可去问你们白家未来的姑爷楚未然,我今日是来吃饭的,别无他意。”
  “不可能,你绝对不会是怀瑾先生!”马长峰猛然转头,立刻对几个守门的家丁喊道:“给我拦住她,别让她进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