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亲人还能亲吐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想到这个可能,宋怀瑾默默的吸了口凉气。
  有人想杀他们!
  可若是要杀他们,尽可以用鹤顶红和砒霜这种容易买到且烈性的毒,为什么非要用五石散这种朝廷明令禁止却又不致命的毒药呢?
  与其说是毒药,五石散更像是毒.品,消耗神志,致人上瘾。
  而白家在安陵也算是名门望族,究竟是谁能在悄无声息间把五石散下到她的饭菜里?
  宋怀瑾越想越可怕,正琢磨不出头绪,忽见前方济世堂中,一个衣衫褴褛,浑身是伤的少年被几个壮汉抬着狠狠摔到了大街上。
  一串佛珠脱开那少年的手滑到了宋怀瑾脚下,她伸手捡起时,系统应声响起
  【恭喜宿主获得关键道具“护国佛珠”,砸一砸,有惊喜哦。】
  【同时发布系统任务四:治好少年的腿伤,并帮他完成复仇。】
  碍于系统那只能接受任务的驴脾气,宋怀瑾收好佛珠,抬眼打量那少年。
  他棱角分明的侧颜分外好看,皮肤白到看不见任何杂质,如巧夺天工的神人妙手绘就的工笔画,却倾其一生只能创作这一件稀世珍品。
  济世堂的几个壮汉低头指着少年大骂:“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这腿根本就没得治,别他么耽误我们生意,赶紧滚!”
  “就是,臭小子,再来这死缠烂打,把你另一条腿也打废了。”
  “拿个破佛珠也想来我们这儿蹭药,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这济世堂什么时候成了黑店,专干打人的买卖?!”宋怀瑾上前,出声打断那群壮汉。
  几个壮汉面面相觑,显然不认识宋怀瑾这幅陌生的面孔。
  一个壮汉站出来指着她的鼻子,趾高气扬道:
  “你算哪跟葱,想当出头鸟啊?老子现在就把你打趴下!”
  宋怀瑾毫不示弱:“不怕死的话,你就试试。”
  壮汉被激怒,抬起一拳就要抡到宋怀瑾身上。
  可还不等宋怀瑾出手,那地上被打的满身是伤的少年忽然一伸手拽住壮汉脚踝,毫不费力的将他狠狠摔在地上。
  那壮汉当即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似乎不明白一直被他们揍得半死不活的少年为什么有这般武艺。
  宋怀瑾也愣在原地——都被打成这样了,那少年竟然还有如此爆发力?
  少年并未理会这些,冷目瞪着宋怀瑾,惜字如金道:“佛珠还我。”
  宋怀瑾这才下意识的藏起自己那“砸一砸,有惊喜”的关键道具,讪笑道:“这佛珠本来就是我的,不巧前几日丢了,如今失而复得断无还你的道理,不过……”
  眼见少年拳头已经举到了自己面前,宋怀瑾立刻改口:“不过我可以给你钱,甚至可以帮你治伤。”
  少年眨眼思索片刻,似乎对目前这个答案还算满意,僵硬的点点头:“好。”
  还真不客气!
  宋怀瑾给他拍了拍身上的土,道:“走吧,我带你去买药。”
  少年点点头,很识趣的跟在了宋怀瑾身后。
  被掀翻在地的壮汉明显不服气,直接站起来,吐了口血唾沫骂着:“小贱人,我要你的命!”
  “住手,也不看是谁,怀瑾先生你也敢打?”济世堂的老板本来想出来处理一下那少年,不曾想看见了宋怀瑾,立刻阻止手下,满脸堆笑着迎上来:
  “哎呦,怀瑾先生,您怎么来了,来买药啊?快,里面请。”
  壮汉们一听这就是名震安陵的怀瑾先生,拳头当即软了下去,立刻乖顺的低下头道歉,只求宋怀瑾不跟他们计较。
  宋怀瑾没理会那群壮汉,看向老板:“我一个弃女,怎么好意思来白家投资的药房买药啊?”
  老板立刻听出了话里的讽刺意味,当初宋怀瑾被白家赶出来之后,到济世堂买药,伙计没好气的给人一顿嘲笑。
  他当时也没在意,可他怎么也想不到,曾经的废物弃女,短短数月,摇身一变成了安陵第一谋士,文官之首,皇子近臣。
  老板尴尬一笑:“怀瑾先生这说的什么话啊?哪个不长眼的伙计敢这么说您?回头我就把他开了。”
  “就是他。”宋怀瑾忽然伸手指了指那店里正在包药的伙计,冷声道:
  “也别回头了,我宋怀瑾不是什么大度的人,要开的话,现在就开了吧。”
  几个壮汉闻言,立刻吓得瑟瑟发抖,宋怀瑾这睚眦必报的性格,幸好刚才没来得及把她得罪的太狠。
  老板被这一句问的憋出一个半酸不苦的笑脸,宋怀瑾难道没听出来这是客套话?
  可是话赶话说到这份上,只好为难道:“怀瑾先生,您看那伙计是我这里的掌柜,干的也挺好的,不如您看我让他给您道个歉可好?”
  老板本以为宋怀瑾不会同意,已经做好了自讨没趣的准备,可是谁承想她思虑片刻后忽然道:“好啊!”
  见她松口,老板立刻狗腿的招呼来那掌柜命令道:“给怀瑾先生道歉!”
  掌柜不动,看宋怀瑾的眼神依然满眼不屑,似乎只要给他道歉就是折辱自己一般。
  老板见场面僵持,刚要开口就见宋怀瑾已经转眸看向那少年:
  “刚刚是不是他找人揍了你一顿?”
  少年点头。
  “他刚刚怎么找人揍你的,你就怎么揍回来。”
  那少年并不客气,立刻揪起掌柜直接罩着肚子来了一拳。
  一顿猛揍之后,掌柜最后只能连连求饶,哭着喊着给宋怀瑾和那少年道了一圈歉。
  几个壮汉纷纷吓出了一身冷汗,不曾想这日日被他们揍的遍体鳞伤少年竟如此厉害,看着那一拳拳招呼在掌柜身上,比自己挨揍还恐惧。
  然而宋怀瑾好像并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又道:“这几个直接揍你的,也顺道收拾一下吧。”
  撂下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宋怀瑾在一众壮汉不寒而栗的目光中,拉着陆锦宸,和老板一起进了药房里屋。
  介绍完每个药材放置的地点,老板便点了安神香出去招呼客人,让宋怀瑾根据需要自己挑选。
  香气缓缓入鼻,给人一种久违的舒心之感,宋怀瑾刚要叹一句服务周到就被身后的陆锦宸一把拉住,直接顶到了药柜上。
  炽烈的吻伴随着纷乱的气息一股脑的袭来,一瞬间搅乱了宋怀瑾的呼吸,她奋力挣扎想要推开陆面前男子,却被他不由分说的按住,紧接着是更加疯狂且带有明显惩罚意味的吻。
  又或许说,那已经不能算是吻了,陆锦宸此刻双目血红,呼吸粗重,不似动情,更似一头野狼,要将她整个人拆吃入腹。
  宋怀瑾双.唇被啃的火辣辣的疼,陆锦宸这样子分明是体内毒发。
  宋怀瑾好不容易抽出一只手对准了他的软麻穴,可还不等她出手,陆锦宸忽然猛的推开她,踉跄的后退两步,捂住钝痛的心口忽然“哇”的吐出一口黑血。
  宋怀瑾:“……”
  她还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呢,这人怎么倒自己先吐血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