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违令者,就地处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说罢,还非常恶劣的在她耳朵上舔了一下。
  宋怀瑾本就浑身紧绷,被这一舔,触电一般徒然抖了一下,连呼吸也跟着紊乱起来。
  这一反应被陆锦宸尽收眼底,更加刺激了他的神经。
  宋怀瑾在外人面前,从来都是高高在上,从容淡定,如今竟然会因为他露出微微紧张之色,实在是太好看,太勾.人了。
  陆锦宸呼吸加重,正欲侧身推倒她吻个痛快,可此时外面却忽然响起白素染的声音:“姐姐,姐姐你醒了吗?”
  宋怀瑾身躯一震,连忙推开陆锦宸,整理好鬓边碎发,出声道:“怎么了?”
  陆锦宸手里忽然空了,一股到手的宝贝被抢的怆然涌上心头,几分幽怨的看向走到门口的白素染。
  哎!好不容易暖玉馨香!
  白素染一时看不懂他的目光,只好略带尴尬对他的欠欠身,靠近宋怀瑾道:“九皇子急召,然后......”
  白素染说着看了看门外,面露为难之色,犹豫良久还是道:“姐姐还是自己出去看看吧。”
  “怎么了?”
  宋怀瑾不明所以的迈步出门,忽然被院中场景震惊在原地。
  园子里每个房间都是大门敞开,屋里东西被乱七八糟的扔了出来,毫无章法的堆在了院子里。
  本来宽敞的院落,此时能让出一条道,让一个人挤出门都难。
  宋怀瑾按住突突乱跳的眉心,看向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赵一恒!你对我的园子做了什么?!”
  赵少爷无辜的眨巴眨巴眼睛,搜完最后一个房间走到她跟前抱怨道:“你家真穷!”
  宋怀瑾;“???”
  “连颗糖都没有。”
  宋怀瑾:“......”
  看着赵一恒无辜真诚的眼神和坚实硬朗的拳头,宋怀瑾是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滋味别提了。
  只好伸手轻轻拍拍他的肩膀:“我一会儿出去一趟,在我回来之前你给我把这个园子收拾好,我给你带糖。”
  “嗯,好!”赵一恒对宋怀瑾买糖这件事很满意,一转头动作利索的收拾起了院子。
  只是那一身出尘仙人的气质跟这满院的狼藉实在不搭调。
  宋怀瑾没管这些,吩咐了几个家丁跟他一起收拾后,便回屋换了套衣服,梳洗一番乘车去了九王府。
  送走宋怀瑾之后,陆锦宸刚要回去,就见不远处一只白鸽飞来。
  那是江彧跟他传书的鸽子。
  伸手解下鸽子腿上的信件,上面只有寥寥几字——济世堂地下室,今晚五石散交易!
  陆锦宸心下一沉,立刻顿住回府的脚步,转身去了疆域药房。
  九王府。
  宋怀瑾被丫鬟一路引着进了九皇子的卧房外间,一揖到底:“参见九殿下!”
  “怀瑾啊,不必客气,快来。”九皇子着急忙慌的拉了宋怀瑾到桌前:“你看这两份情报!”
  宋怀瑾低头看着桌上放置的两份情报:一个是怀疑白子健私自养兵,另一个是怀疑济世堂贩卖五石散。
  嘶......
  宋怀瑾抽了口凉气,这事可不还办啊!
  白子健怎么说也是安陵的守境大将军,身上系着整个安陵的安危,而济世堂是安陵最大的药房,几乎承包了安陵近一半的治病业务。
  而且济世堂又是由白子健投资的,这其中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难道......
  白子健利用济世堂做掩护,偷偷参与五石散黑市,赚来的钱用来大量养兵?
  想到这一点,宋怀瑾立刻反应过来:“殿下,昨夜里白子凌可抓获了一个叫做马长峰的犯人,他涉嫌用五石散毒杀白家嫡女白素云。”
  九皇子被问的一头雾水:“并不曾听说啊,怎么了?”
  宋怀瑾心头一紧,立刻道:“殿下,给我一队亲兵,我要去抓个人!”
  九皇子本能的相信宋怀瑾,立刻调了一队亲兵给她。
  宋怀瑾马不停蹄的赶到白家,直接破门而入。
  守门的家丁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一时吓傻了眼,反应过来后立刻跌跌撞撞的跑去给白子健报信。
  宋怀瑾带人一路冲到了马长峰的房间,屋里空无一人。
  打开柜子,里面的衣物明显收拾过——马长峰跑了!
  宋怀瑾刚要转身去追,却见白子健带着一众家丁黑沉着脸守在门口:“宋怀瑾!你带兵闯入我们家想要干什么?!”
  “白将军,马长峰呢?”
  “昨日他老母死了,请辞回家安葬去了!”白子健毫不示弱,甚至没有半点心虚。
  “是吗?他这娘死的可巧啊!”宋怀瑾观察完白子健的表情,不再着急离开,缓缓踱步到她面前,一字一句道:“难道不是因为他参与五石散黑市被发现了着急逃跑?还是白将军你为了隐瞒自己参与过五石散黑市杀人灭口啊?!”
  啪——
  白子健恼羞成怒,又与宋怀瑾积怨颇深,当即一个耳光狠狠甩在她脸上。
  清脆的巴掌声在小小的房间里格外清晰,空气一瞬间安静下来。
  武将手上力道极重,宋怀瑾抬起头时半边脸已经肿了起来,一道血痕缓缓渗出嘴角,疼得她直龇牙。
  “怀瑾先生......”一众亲兵见宋怀瑾被打,连忙上前,可还不等他们跑过去,宋怀瑾就啪啪两个耳光直接给白子健抽了回去,抽完之后一抬脚狠狠踹在他胸口。
  白子健猝不及防被打,身子一个没站稳踉跄的后退两步,扶住门框才堪堪停下。
  “白子健疑似操纵五石散黑市,豢养私兵,给我立刻拿下!”宋怀瑾的声音坚将有力,丝毫不容置喙,铁令一般落入每个人耳中。
  亲兵们立刻站直,齐整整的应道:“是!”
  眼看着亲兵们持枪靠近,白子健再也无法平静下去,自己做的事情明明那么隐秘,宋怀瑾是怎么发现的?
  恐惧如浪潮般铺天盖地的卷上心头,让他整个身子忍不住跟着颤抖,眼中恨意却并未减少,盯着宋怀瑾吼道:
  “我是九皇子亲封的守境大将军,你有几个胆子敢抓我!”
  宋怀瑾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伸手举起九皇子的令牌,慢慢靠近白子健:“见此牌如见九皇子,违令者,就地处决!”
  她每走一步,身上都带着无尽的寒意,白子健虽然知道宋怀瑾跟以前不一样了,可从未正面对上过她如此可怕的目光,身子不由自主的抖得更加厉害。
  “拿下!”宋怀瑾停在白子健面前,高声一呵,白子健当即双腿一软瘫坐在地。
  几个亲兵顺势一把治住他,架着往门外走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