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怎么傻乎乎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两个小混混见老板被抓,立刻明白了二人的身份。
  干这行没几个是要命的,立刻一人一边拔出桌下藏的长剑朝着宋怀瑾劈过去。
  陆锦宸身子前倾,一脚踢开距离宋怀瑾最近的长剑,直接夺剑杀人。
  药房掌柜还要跑,却被宋怀瑾按住脖颈,压着他的头狠狠往桌子上一撞。
  哗啦!
  桌子和那掌柜的头一起破裂。
  动静太大,周围人数还在增多,药房掌柜倒地不起的那一刻,忽然“啪”的一声响起。
  多年特工,宋怀瑾对这个声音太敏感了。
  枪!
  宋怀瑾立刻靠着本能听声辨位闪躲,几颗子弹擦着脚边而过,击起地面一片尘土。
  可是周围的枪声似乎越来越剧烈,那枪不只一条,听声音,至少在五条以上。
  宋怀瑾气急败坏。
  靠!这是什么年代,还有枪?!
  女子身形凌厉,很快看准了一个用枪的新手。
  三两步调转方向朝着他奔过去,那人几枪连射打不中她,也害了怕,手抖着连扳机也扣不动,直接被宋怀瑾一脚踹在心口。
  宋怀瑾踹人夺枪毫不含糊,直接戒指出鞘划破了那人的咽喉,一翻身在地上滚一圈拾起那把枪。
  抬手便对准了一个围攻陆锦宸的人,却没注意到身后已经有枪口对准了自己。
  砰!
  那一声响起时,宋怀瑾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眼见已经不可能避开,只好猛地站起来试图避开头部用身体接住子弹。
  两者相害取其轻,宋怀瑾深知这个道理,可是刚刚站起来一点,就被陆锦宸从身侧抱住,整个将他扑到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到门口。
  枪林弹雨还在继续,陆锦宸没有片刻停歇,立刻拉着她向楼上跑去,九皇子带兵应声赶来,直接包抄了整个药房。
  两人身后一路流血,拖出了一朵艳丽的花。
  出来的时候,陆锦宸的唇角明显苍白了许多,头发蓬乱,连平日一直桀骜不驯的眼睛此刻也黯淡了神采,却还是低头检查着宋怀瑾的身体:
  “怀瑾,你没受伤吧?这么危险的地方你说你跟来干嘛?!诶,你别哭啊...我不说你了...你怎么了?”
  宋怀瑾看着他满身的血污,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你先别说话...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不会的...你...你中弹了!”
  她拼命伸手按着他腹部的三个枪口。
  可是两只手太小了,这个枪口还没堵严实,血就又从另一边冒出来。
  “啊?”陆锦宸被这样一提醒,疼痛后知后觉的才自腹部传来,他擦着女子眼角的泪:“没事,我不疼。”
  不知道是不是失血过多,陆锦宸觉得他的眼睛渐渐对不准焦距了,视线越来越模糊。
  他只是怕宋怀瑾吓到了,想安慰她别哭,可是为什么手脚全不听使唤了。
  “快!送六哥回九王府!”
  陆锦宸记得,这是他闭上眼睛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宋怀瑾亲自操刀,不眠不休的忙活了大半夜,才把陆锦宸身体里的弹片全部取出来。
  还好这个时代武器不够先进,那他们俗称的火枪射程只有几十米,不然她这次可真就争不过阎王爷了。
  几乎一天一夜的不眠不休,宋怀瑾身体和精神一直处在紧绷状态,做完这场手术一下子就虚脱了。
  九皇子劝她去休息,被她拒绝了。
  她就呆呆的靠在陆锦宸的床边,仔仔细细打量那张苍白好看的脸,忍不住伸手在他额头上弹了个脑瓜崩。
  靠在他身边,用头蹭着他暖烘烘的手臂“平时看起来挺精明一个人,怎么办起正事来傻乎乎的。”
  不知不觉,就这样靠着他睡着了。
  第二日,宋怀瑾是被九皇子叫起来的。
  九皇子道:“怀瑾,昨日正好是黑市上所有人的一个聚会,我们进去正好把他们一窝端了,所有操控安陵五石散黑市的都头目都在那里,今天早上我还在九王府门口发现了五花大绑的白家管家——马长峰。”
  宋怀瑾揉了揉胀痛的鬓角,起身道:“开庭吧,我去审审他们。”
  “怀瑾啊,这个不急。”九皇子看她实在累的够呛,劝道:“六哥他已经没事了,应该再休息一两日就会醒,你先去歇会儿吧。”
  “无妨,洗把脸就好了。”宋怀瑾开口,确是声音沙哑:“这帮孙子害的我们差点丧命,我一定要亲自去给他们定刑!”
  “我...我这还给你做了件衣服呢...不如,换上再去审吧!”九皇子说话间有些窘迫。
  “你给我做衣服做什么?”
  “你帮了我这么多,我...我该感谢一下的。”九皇子说着无意间低头蹭了一下鼻子道:“我这就让丫鬟给你送过来。”
  随后立刻起身离开。
  其实,他也喜欢他的一等谋士啊!
  只是看到昨夜怀瑾和他六哥在一起的场景,尽管陆锦宸受伤了,可他们之间似乎有一种冥冥的气氛,让外人无论如何也插不进去。
  活了十六年第一次喜欢一个人,还未说出口就被劝退,这感觉真是又委屈,又伤感。
  九皇子走到房间,拿出那件用南洋的羊毛做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衣服,交给了一个丫鬟,就像交出了他的喜爱。
  从今以后,他与怀瑾,只是君臣。
  宋怀瑾来到另一个房间借着冷水洗了把脸,脑子总算清醒了一点。
  丫鬟们给她束发更衣完,俨然又是那个神采奕奕的小谋士。
  宋怀瑾起身来到了九王府议事厅,议事厅下,安安稳稳跪了许多人。
  包括那药房掌柜,包括马长峰,甚至包括安婆子。
  一共三个头目,两个白家的下人,说白子健跟这黑市一点关系也没有,鬼才信。
  宋怀瑾看完了一沓罪状,随手扔在了桌上,目光沉静,冷冷扫过堂下。
  药房掌柜依然是那副鄙夷的神情,只是这次宋怀瑾可以透过那层倨傲的伪装看穿他心底的恐惧。
  马长峰和安婆子的身子抖成了筛子,甚至不敢抬头看宋怀瑾的眼睛。
  再往后,跪了大约五十个抖得厉害的下属。
  环视一周,宋怀瑾轻轻开口:“昨天从济世堂搜出十斤精装五石散,这些东西,足以让你们所有人吃枪子了。”
  几十个下属闻言,立刻纷纷磕头认罪,好几个头磕出了血,只求宋怀瑾对他们从轻处罚。
  “现在开始。”宋怀瑾道:“你们自动站成一列,开始逐个交代你们整个黑市的货物走向,其他货物藏匿点,上下买家,说的对的,给改过自新的机会,说不上来的,杀,胡言乱语的,也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