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痴心妄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白素云浑身摔断了几处骨头,咬牙切齿的闷哼一声,看向宋怀瑾的眼睛红的似要吃人。
  就是宋怀瑾!
  就是她,抢走了她的未然哥哥!
  就是她,害死了自己腹中胎儿!
  就是她,害的自己家破人亡一无所有!
  白素云感受不到疼痛一般,颤抖着站起来狠狠掐住宋怀瑾的脖子,宋怀瑾身侧一凌,侧身躲开,将她狠狠闪在地上。
  白素云眼角充血,正要再次爬起来却被陆锦宸按倒在原地,依然声嘶力竭,近乎疯狂的吼着:
  “宋怀瑾,我要杀了你!就算我死了,变成厉鬼,我也要吞了你,咬死你,日日找你索命,我要你永远不得安生,永远不得好死!”
  白素染浑身带血,已经奄奄一息,被赵一恒扶过来摊倒在宋怀瑾身边,忍着疼含着泪骂回去:“白素云,不许你骂我姐姐,咳咳咳...”
  宋怀瑾被她满身的伤痕刺痛了眼,在白家,只有白素染对她是真心的,却差点被白素云活活捅死。
  她摸了摸白素染的头轻声安慰着:“没事,跟一个疯子计较什么?”说罢让赵一恒带了白素染去看大夫。
  白素染走后,宋怀瑾才伸手打开机关戒指,缓缓挪到白素云身边,狠狠捏住她的下巴:
  “你活着的时候斗不过我,死了还他娘的痴心妄想,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
  宋怀瑾说话越来越重,直接抬手狠狠划开了白素云的脖子。
  几滴血顺势滑到了她脸上,血腥味扑鼻,她的心中却莫名敞亮了起来——白家的最后一个人死了,深植在原主骨子里十几年的噩梦,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宋怀瑾心里一松,几乎虚脱的坐在地上,陆锦宸忙上前扶起她:“去休息吗?”
  “不了,去...看看染儿吧。”宋怀瑾收起机关戒指,有气无力的抬抬手。
  白素染以前虽然经常被打,但这种生死一线的阵仗倒是第一次见,一定吓坏了,况且,她身上的好几道刀伤都很严重,宋怀瑾不放心。
  “好。”陆锦宸抱起她去了白素染房间。
  忙了一夜的军医早就守在那里,伤口很深,处理起来触目惊心,宋怀瑾一直握着白素染苍白无力的手,想要给她最好的照拂。
  夜里,干脆直接趴在白素染床边睡着了。
  许是着了凉,许是伤口感染,宋怀瑾难得的发了烧。
  平日里没什么事的人,一病起来特别凶险,宋怀瑾连着好几日不去上朝,一应事物全部堆到了家里。
  好不容易攒了点力气爬起来看看折子,还看到了一件大事——景阳城守军造反,意图独立自立为国。
  怎么烦心事一桩接着一桩?
  宋怀瑾伸手揉了揉撑涨的太阳穴,忽然感觉一双手轻轻搭上了她的肩膀。
  她一惊立刻睁眼,一只手瞬间警觉地压住了对方的手,看清来人时才稍稍放松下来:“殿下,这大半夜的,你怎么来了?”
  陆锦宸漫不经心的从她手中夺过折子,自顾自看了一眼,神情微微一顿,随后从背后轻轻环住她,顺手将折子放在了她面前的桌案上,靠在她耳边道:“这大半夜的,你怎么还不休息啊?”
  宋怀瑾呆呆看着摊在自己面前折子,心里忽然微微一凉。
  陆锦宸刚刚的眼神虽然转瞬即逝,但还是被她尽收眼底。
  他也看到了景阳城的事!
  陆锦宸对于景阳城似乎特别执着,执着到“挡我者死”的地步。
  这种执着在他刚发现她有景阳城的那张藏宝图时尤其明显,看得宋怀瑾心惊胆战。
  而且,自从上次在玉峰山同生共死之后,两人的关系越来越暧.昧,却一直因为事情堆积没来得及挑破。
  那这又算什么呢?
  宋怀瑾忽然有些矫情的想起了跟陆锦宸相遇相知的种种,仔细想来,似乎每一步都充满着刻意的接近,难道他只是想要利用自己找到景阳城藏的传国玉玺吗?
  那现在抱着她又算什么呢?
  宋怀瑾脑子混混沌沌,忽然鬼使神差的开口:“六殿下,想去景阳城吗?”
  陆锦宸神色微微一僵,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一瞬间脑子里闪过无数想法,到了嘴边却只吐出了一个字:“想。”
  “是想找前朝的传国玉玺吗?”宋怀瑾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病糊涂了,不然为什么能口无遮拦的说出这些话。
  “是!”
  “那你刚开始接近我,也是为了更快的得到线索?”
  问出这个问题时,宋怀瑾忽然感觉心上压了一块大石头,有些喘不上气,又生怕呼吸重了听不清他的回答。
  半晌,陆锦宸才放低了声音,破罐子破摔:“是。”
  宋怀瑾呼吸一滞,压着隐隐作痛的心,尽量平静道:
  “那我明天就去找九殿下请命,出发去景阳城平叛,你也一起来吧。好了,我困了,六殿下也赶快去休息吧,你想要的东西就近在眼前了。”
  宋怀瑾轻轻推开陆锦宸起身,抬腿往床边走了两步,脚却如刚刚蹒跚学步的婴儿一般,死活使不上力气。
  不该的,对于感情,不该如此,况且,她还没来得及跟陆锦宸生出多么深的感情。
  她努力向前迈步,想要赶紧甩开身后之人。
  陆锦宸站在原地许久不动,心里没来由的霍开一个大口子,不疼,却空落落的。
  明明最初的目的就是接近她拿到玉玺,现在已经达到了目标,为什么要难过?
  “怀瑾...”
  宋怀瑾脚步一顿,却没有停留,只是自顾自回到了里屋,安然躺下,听到外面脚步声远了,才握着被角长长舒了口气,自嘲一笑。
  他是名震天下的六王爷,多少女子趋之若鹜,自己又在期待什么?
  真是可笑!
  景阳城,城主府。
  “五殿下,尝尝,这是清明后的嫩芽泡的龙井。”景阳城主曹明阳为陆锦宁送上一杯茶。
  陆锦宁温柔一笑,接过茶品了一口,点头道:“确实不错,玉玺找到了吗?”
  曹明阳为难一笑道:“没有,不过已经派所有亲卫去找了,殿下再耐心等等。”
  “哎。”陆锦宁长舒一口气:“怕是没时间啊,老九知道景阳城要造反一定会派兵来镇压的,到时候他的人一来,我就不得不走了。”
  曹明阳一想到九皇子就头疼,求助道:“那依殿下之见九皇子会派谁来平叛啊?”
  “九弟手下没几个人,安奕或者...宋怀瑾吧?”一想到这个名字,陆锦宁忽然多了几分兴趣,明亮的桃花眼微微一转,若有所思道;“好久没见到宋怀瑾了,怪想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