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你给我下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华氏大惊失色,“腾”的一下站起来连忙热络的握住宋怀瑾的手,假笑道:
  “相爷回来了,我正说呢,我就是来看看怀瑾这丫头,谁曾想她非说屋中无茶,非要亲自去给我打热水,我就说不用了,她就往外走,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这样吗?”宋询疑惑的看了看宋怀瑾。
  感受到华氏握着自己的手不停颤抖,宋怀瑾释然一笑道:“是啊,十二年了都没给姨娘奉过茶,怀瑾想弥补一下。”
  华氏松了口气,握着宋怀瑾的手松了松,额角已经渗出了一层冷汗。
  看来她还挺怕宋询的。
  宋怀瑾乐了,拿出手绢边为华氏擦脸边假惺惺的道:
  “哎呀,这屋里也没暖气啊,姨娘怎么出了一脑门子汗啊?我这就去打水给您泡茶压一压。”
  “不用了,怀瑾,不用了。”华氏手下徒然一紧,刚刚放松点的心又紧张起来。
  宋询也道:“是啊,这些都是下人做的活,你去凑什么热闹?”
  “就是,就是。”华氏连忙接道:“下人做的活儿怎么能让怀瑾做呢?我这就去调几个聪明伶俐的大丫鬟过来怀瑾园伺候。”
  “嗯,去吧。选几个机灵点的。”宋询话音未落,华氏便身体僵硬的出了门。
  宋怀言和宋怀玉连忙跟上,绕是打着灯,华氏也差点被门槛绊了个狗啃泥,踉跄的远离了怀瑾园。
  宋怀瑾关好门后,才认认真真打量起了宋询。
  一袭暗棕色锦衣,头发胡子花白,偏生身上还藏着几分书卷气,看起来有一种超越年龄的精明。
  这个父亲在原主的生命里只有一个模糊的背影,现在却如此清晰的呈现在了眼前。
  “过来坐吧。”宋询指了指身旁的椅子,宋怀瑾走过去坐下。
  宋询把玩着桌上那截铁丝,淡道:“刚刚是怎么回事啊?”
  “就是女儿想给姨娘奉茶。”
  “不是吧?”宋询笑的意味深长:“我猜猜,是不是她们有意为难你不给你开房门,你就自己拿着这段小铁丝撬开了,然后华氏来兴师问罪,你就想自己出去罚站装装可怜,对吗?”
  宋怀瑾听的心惊胆战,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她脸上把这事儿写的这么明显吗?
  这宋丞相还真是个老狐狸,什么都能看的出来!
  “不用惊讶,我太了解她们了。”宋询道:“可我纳闷啊,你为什么愿意大雪天往雪地里走呢?”
  “三十六计,博取同情。”
  “哈哈,那后来为什么不跟我说实情呢?”
  “她认怂了,没有必要。”
  “通透!”宋询满意的笑了,随后一伸手将一盒巧克力放在桌上:“皇上今儿赏的,西洋进贡的小玩意,甜的发腻,给你了。”
  “甜的发腻才给我啊?”宋怀瑾脱口而出,立刻意识到不合适,又磕磕巴巴道:“那个...多谢相爷。”
  “谢谁?”
  “多谢...父亲...”宋怀瑾别别扭扭叫了一声,这才把宋询送走。
  刚坐回去,系统的声音就响起【成功入住丞相府,初级任务六完成商城积分+200。】
  【初级任务七:告知丞相景阳城玉玺一事。】
  “为什么?”宋怀瑾讨好道:“系统君,007,给我个理由呗。”
  【对不起我无权剧透。】
  宋怀瑾懒懒靠回椅子上,渐渐想到了丞相那仿佛能洞察一切的眼睛,不由得脊背发凉。
  这巧克力怎么办呢?送给赵一恒好了!
  华氏派的丫鬟很快就到了,有送菜的,收拾屋子的,放炭火的,添置生活用品的,不一会儿小小的房间就有了人气儿。
  吃饱喝足后,宋怀瑾给送白素染和赵一恒安排好房间才躺回榻上。
  连日奔波的疲累瞬间传遍四肢百骇,宋怀瑾觉得今日的安神香格外受用,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不久,几个黑衣人悄无声息的潜入了宋怀瑾的房间,将睡得死沉的女子套进麻袋,打包带走。
  宋怀言站在后门接应,一见来人立刻上前狠狠踹了两脚麻袋:
  “送到醉月楼之后,记得多找几个人好好伺候她,轮了最好。”
  “是。”几个黑衣人领命,扛起麻袋,旋风般消失在黑夜中。
  ......
  热,好热!
  宋怀瑾难受的抵抗着体内不断翻滚的热.浪,耳边传来几声男人的低语,“哎呀,这小姑娘长得真好。”
  “这也是我喜欢的类型啊,只可惜公主不让碰。”
  “七公主,您不是喜欢我们吗?干嘛护着这个小丫头啊?”
  宋怀瑾费力的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绝艳的女子面容。
  凤眼含情,樱口噙笑,妆面点缀的艳丽却不媚俗气,只一眼,便能让天下男子彻底沦陷。
  她对着这张脸足足愣了三秒,才渐渐回过神来:“你是?”
  “醒了?”那女子坐开一点对她笑道:“我是陆锦和,想必你多多少少听过我的事。”
  宋怀瑾立刻反应过来,艰难开口:“见过七公主。”
  七公主陆锦和,乃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女儿,年纪轻轻就获得封号出宫自立府邸,一生养过无数男宠却并未婚配,最后干脆开起了以男(女支)为主的醉月楼,成为京城乃至天下人最大的谈资。
  文化熏陶下,导致七公主为天下女子所不齿,可宋怀瑾倒不觉得有什么,这只是七公主自己的生活方式,旁人无权干涉。
  只是自己明明在睡觉,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
  她动了动身子想坐起来,奈何全身发软,根本使不上任何力气,终于不可置信的看向陆锦和:“你...你给我下药了?”
  “天地良心啊。”陆锦和叹道:“药是他们下的,可不是我。”
  宋怀瑾忍着浑身的难受环视四周,这个几乎被红罗和玫瑰花覆盖的房间里,站了足足十个男子,有妖气的,清秀的,英朗的,儒雅的,各个眉目俊秀,让人移不开眼睛,再拖着这被下药的身体,真是...
  宋怀瑾咬牙抓紧了被角:“公主,怀瑾万无此爱好,还请公主高抬贵手。”
  “又不是我把你弄来的,应该是你们家后宅的恩怨,有人想毁你清白名节什么的。”陆锦和见怪不怪道:“这种事我见多了,可这我第一次出手相助,没让他们碰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怀瑾愚钝。”
  “因为我想让你帮忙,明日皇子们述职开宴,我想让你帮我把这个放在陆锦宸身上。”
  宋怀瑾犹豫的看着陆锦和手里的药包,一言不发。
  “放心,不是毒药。”陆锦和道:“只要你照我说的做,我就会给你解药,不然的话,我可就不管你了,我的宝贝们可都很稀罕你呢。”
  “为什么...是我?”身上药劲儿越来越大,宋怀瑾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努力保持清醒。
  “因为陆锦宸喜欢你。”
  陆锦和继续道:“从这些流行的小说到白日里你们的相遇,我都看得出来,他喜欢你,所以你是最能接近他的人。”

章节目录